中共病毒疫情(COVID-19)因中共隱瞞而蔓延全球。世界各國對中共的聲討聲四起。近日,逾百名國際政界人士和學者簽署公開信,呼籲重估中共的統治政策以及給全球生命健康帶來的威脅。美國總統特朗普暗示中共隱瞞疫情將面臨後果。美國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公開表示,中共正試圖操控全球性組織,儼然已與北韓、伊朗等組成「新邪惡軸心國」。

美議員:中共領銜「新邪惡軸心國」  

美國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4月11日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中共正試圖操控全球性組織,儼然已經與北韓、伊朗等組成了世界「新邪惡軸心國」,美國是時候將生產供應鏈轉移回本土了。

她還提到,過去一段時間,她正在與民主黨參議員羅伯特‧梅南德茲發起了一項兩黨合作的行動,推進《保障美國藥品內閣法案》。

布萊克本說,美國使用的抗生素等一些重要的醫療藥品都依賴著中國這個單一的來源,而現在中共政府試圖把持醫藥原料與物資要挾美國,「我們需要立法,將製造業帶回美國,確保供應鏈的安全,鼓勵藥企和本土高校合作,研發先進的藥物」。

她表示,在這個問題上,美國兩黨已達成共識,正在攜手努力立法,將會「把醫療供應鏈與製造業轉出中國」。

布萊克本指出,中共政府現在受到全球組織的保護,並具有操縱全球組織的能力。中共製造病毒、輸出邪惡,對美國充滿敵意,對世界其它國家也構成巨大威脅,而現在中國(中共政府)與北韓、伊朗和俄羅斯一起都儼然成為了「新邪惡軸心國」的一員。

布萊克本還談到,中共不僅對世界衛生組織實施「藍金黃」,還想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佔有一席,操縱聯合國機構。有鑒於此,美國應取消對世界衛生組織的資金支持,對其追究全球疫情大爆發的責任,並從中國收回製造業及供應鏈,撤除所有分散在美國各地的孔子學院,甚至擱置中共政府持有的一萬億美元美國國債,「我們會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早前,布萊克本議員曾經在推特上表示,中國共產黨是一個邪惡的政黨,有過邪惡的歷史,從毛澤東的「大躍進」開始,中共已經殺害了太多的中國民眾,而且中共的極權體制,對西方的民主與自由構成了嚴重的威脅,美國必須拒絕共產主義。

特朗普確信中共隱瞞疫情 暗示中共將面臨後果

4月13日在白宮舉行的關於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狀病毒)的新聞發佈會上,記者一再追問,為甚麼中國(中共)不用(為自己的謊言)承擔後果?

「你怎麼知道沒有後果?」特朗普反問。

「我不會告訴你(後果是甚麼),中國(中共)會知道的。我為甚麼要告訴你?」特朗普對記者說,「你(將來)會知道答案的。」

這一段影片在網上熱傳,分析指,雖然特朗普總統沒有直說中共何時會承擔後果,以及承擔何種後果。但近日美國國會議員針對中共舉措頻繁,說明了美國的態度。

4月10日的白宮簡報會上,特朗普被問及是否考慮要中共對疫情承擔經濟責任,他先強調說,由於他對中共的強硬態度,「已有數百億美元進入我們的國庫」,然後答記者說,「我認為這(疫情)是件非常可悲的事……包括WHO在內,我確信他們知道,但是他們不想告訴世界。」

許多跡象表明,在這場疫情期間,美國政界人士彌合分歧,對中共政府的態度都趨於堅定。

例如,共和黨參議員戴恩斯(Steve Daines)致信特朗普,敦促他結束美國政府對中國製造的醫療用品和設備的依賴,將醫藥類的製造工作帶回美國,來應對中共病毒的流行。

美國國會議員詹姆斯·科默(James Comer)以及眾議院監督與改革委員會成員,致信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要求提供他們在中共政府病毒宣傳工作方面的文件。信中指出,今年一月份,WHO重複中共的謊言,在社交媒體上聲稱中共病毒不會人傳人。WHO還批評了特朗普總統實施的旅行限制,稱讚了中共為對抗病毒所做的努力;在中共的操縱下,WHO拖延宣佈中共病毒是一場「大流行病」(Pandemic)。與此同時,中共政權卻在逮捕透露信息的醫生。

4月13日,四位共和黨議員巴德(Ted Budd)、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切尼(Liz Cheney)和斯特法尼克(Elise Stefanik)提出了一項立法建議——《保護我們藥品供應鏈免受中國(中共)侵害法》,要求減少美國對中國醫療產品的依賴。

國際政學界百人聯署:中共威脅全球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截至4月14日早上,從歐洲議會成員到加拿大智囊專家,有超過一百名政界人士和國際學者發佈致中共公開信。這封信題為《共產黨依靠恐嚇為主的政治統治方式危害中國公民乃至全世界》,呼籲重估中共的統治政策以及給全球生命健康帶來的威脅。

公開信直言,「中國的『切爾諾貝利時刻』是一個自我殘害的傷口」, 「當前的全球危機是許多人數十年來一直容忍或支持的政權引起的。」

英國諾定咸大學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中國本土、台灣和香港的民主鬥爭》一書作者傅洛達( Andreas Fulda)是公開信的主要編輯和中文翻譯者。他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作為中國人的「諍友」,他有義務發聲:「這就像1986年的切爾諾貝利核洩露的歷史重演。中共沒有透明負責地報告疫情,反而壓制吹哨人的聲音,不僅害了中國人,還害了全世界。中共的掩蓋就是原罪。」

對於疫情之後此起彼伏的國際清算呼聲,傅洛達並不吃驚,他早在2014-2015年左右就看到中共「失道者寡助」的苗頭。特別是2019年年底以來,傅洛達在英國教書期間接觸到一些歐洲官員,他們態度明確地對中共轉向批判。

官二代富二代國際生知道中共制度不可持續

傅洛達強調,「中共不明白,一旦信任被打破,很難再重建。我們真的想和中國打交道,但不是聆聽中國官員,而是非官方的中國(Unofficial China),包括有獨立頭腦的學者、維護公共利益的律師、記者等等的聲音。」
 
傅洛達於2004至2007年擔任中國民促會顧問,參與進城務工子女援助和環境保護等多項NGO活動,並結識到很多身體力行的公民活動家,「中國人真行,有想法的可多了。」

儘管近日的《方方日記》和中泰表情包大戰展現出甚囂塵上的民粹主義情緒,但傅洛達並不認為社媒上極端粗暴的「小粉紅們」足以為中國年輕人代言。

傅洛達有很多學生來自中國,愛國而不愛黨,甚至可以比西方人更成熟、全面的思考中國,他們可能沉默,但是不代表沒有想法。

傅洛達說,「我最近和來自大陸的國際生交流,他們其實都在思考,知道中國現在面臨十字路口。怎麼拐彎?中國人要自己決定。有很多國際生是官二代、富二代,原來政治體制的受益者,但是他們現在也知道這個制度是不可持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