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當聯邦自由黨政府發佈國家安全政策時,病毒全球大流被納入8種國家安全威脅之一。但是,這次中共肺炎(COVID-19)來襲之前,加拿大政府的預警系統沒起作用。

據CTV News 2020年4月13日刊登的一篇文章,當年SARS疫情剛過去不久,聯邦政府決定把應對公共衛生緊急情況的方法與國家安全議程相結合,即在起草安全威脅評估時,把公共衛生緊急情況也包括進去。

安全和情報專家、渥太華大學公共與國際事務研究生院客座教授沃克(Wesley Wark)表示,政府當年的諾言沒有兌現,使加拿大在COVID-19(中共肺炎)危機期間慘遭打擊。「儘管我們打算用國家安全政策來做到這一點,但從未這樣做過。」

他說,結果是,加拿大只能依靠公開的信息來做決策,包括假設來自先受到疫情打擊的中國的信息是及時和準確的。「關於COVID-19(中共肺炎),預警失敗了,我們正在承受(失敗導致的)後果。」

聯邦副總理方慧蘭(Chrystia Freeland)最近被媒體問及中共當局捏造疫情數據時表示,加拿大向世界衛生組織(世衛)尋求病毒信息,因為病毒大流行是一個影響全球的問題。

不過,越來越多國家正在指責世衛在這次病毒爆發期間沒負起責任,而是一直配合中共當局的宣傳。比如在12月30日,李文亮醫生已發出警告,12月31日,台灣去信提醒世衛,但世衛都未做反應。直到1月21日,中共當局在疫情失控、承認該病毒「人傳人」 後,世衛才跟著承認這一事實。

應可預警及提前行動

沃克認為,對相關情報進行認真的分析,包括從盟友那裏獲得的衛星圖像,可能足以揭示出諸如中共當局的軍事運動、突然設置的醫療設施、殯儀館周圍的活動——「這是危機的表現,中共當局顯然在早期不急於把它公諸於眾。」

如果加拿大能在1月中旬知道中共肺炎可能對加拿大造成嚴重打擊,就會有時間更早頒佈嚴格的旅行禁令;在3月春假期間請民眾留在國內;補充國家應急儲備;開始為衛生工作人員購買個人防護設備。

從被洩漏的信息看,美國情報界可能早在1月份就已警告白宮,關於在中國爆發的疫情的嚴重性。

方慧蘭在一個新聞會上承認,加拿大是「五眼聯盟」情報共享組織成員,與美國有密切的安全與情報合作,但因為其敏感性,不能公開討論相關的情報。

樞密院(Privy Council)辦公室國際評估部前執行總裁費夫(Greg Fyffe)表示,加拿大很有可能從美國獲得了一些相關的早期情報;加拿大對COVID-19(中共肺炎)的情報評估很可能是基於多種信息來源的。但是,這類報告從不公佈於眾。

沃克表示,「絕對沒有證據」顯示,加拿大安全系統的參與者進行了病毒大流行的威脅評估;也沒有跡象表明,加拿大公共衛生局近年來對這類威脅進行過自己的評估。

他說,SARS爆發後,人們認為,設在加拿大安全情報局的聯邦綜合威脅評估中心,會定期報告病毒大流行風險及其他迫在眉睫的問題。但是,很明顯,該中心很快變成了綜合性恐怖活動評估中心。不過,「 COVID-19(中共肺炎)對國家安全的破壞,會比恐怖主義嚴重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