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世界各國不僅死傷慘重,經濟也受到重創。澳洲資深法學家、澳洲人獎獲得者弗林特教授(Prof David Flint AM)表示,「國際社會應借鑑『紐倫堡審判』,讓中共承擔賠償。」

弗林特教授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撒謊成性,掩蓋疫情,誤導世界各國,中共政府必須為其在全世界範圍內造成的死亡及巨大經濟損失做出賠償。此外,他也呼籲澳洲必須重新定位與中共的關係,加強維護主權意識,並期望人們從瘟疫中反思生命的真正意義。

中共隱瞞真實數據 必須付法律責任

「疫情蔓延前,中共掩蓋真實數據,」弗林特教授說,「英國南安普敦大學 (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的一項研究發現,如果中共不隱瞞疫情,可以減少95%的中共病毒 傳播。但中共完全違背了世界衛生條例規定其成員承擔的義務,導致了全球範圍內的重大死亡和病毒傳播,國際社會必須讓中共造成的損失做出賠償。」

他進一步表示,「國際社會可以借鑑『紐倫堡審判』,讓中共承擔賠償。」

紐倫堡解決方案是根據丘吉爾、羅斯福和史太林簽署的《莫斯科宣言》建立的,目的是將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罪犯交付給指控人,以求伸張正義。

弗林特教授建議,在志同道合的大國之間應該有一項條約,由美國主導,和其它主要歐洲受害國家共同建立條約,成立一個類似紐倫堡那樣的法庭來審理導致這次瘟疫蔓延的責任方,如何評估損失,如何落實賠償。顯然瘟疫蔓延是因中共壓制了真相,沒有向世界發出警告, 中共在這方面是有罪的。瘟疫已經是世界性的公共衛生健康危機,造成了巨大的破壞。

「如果這樣的法庭開庭,可以預計北京會拒絕出庭,但我們知道,中共在西方國家有大量投資。這些公司通過與國外公司合作的形式運作,而這些公司的總部設在中國,很大程度上受中共的控制和指導。這些公司實質是中共統戰下的前台公司。在澳洲的中共企業購買了重要戰略資產, 如達爾文港口使用權等,如果中共拒絕支付賠償金,借鑑紐倫堡協議,各國可以要求扣壓中共在海外的資本,迫使中共面對各國的訴求。」他說。

維護主權 澳洲必須保護立國之本

面對中共隱瞞、壓制真相,封鎖言論自由導致的危機,弗林特教授表示,瘟疫警示澳洲必須維護好立國之本,保護好民主制度。

近年來,中共利用澳洲開放的民主制度和包容的文化全面滲透澳洲的政界、媒體、教育界、商界,直接威脅澳洲的主權並挑戰民主價值觀。當澳洲經濟上越來越依賴中國時,澳洲又該如何維護自己的主權和價值觀呢?

弗林特教授認為,澳洲政府應該明白來自中國的企業都是受中共掌控的,這不像來自加拿大,荷蘭,比利時等國家的企業。

弗林特教授表示,「我們不是在與另一個國家的投資者打交道,而是與共產黨政府的機構打交道。有些退出政壇的澳洲議員拿著中共企業給的諮詢服務費,這樣的行為必須停止。」

「其次,在與中國進行貿易磋商的過程中,我們要知道中國需要我們的商品是因為我們的商品價格好,質量好。我們必須利用好我們的制度。世界上佔主導地位的超級大國是美國和英國。這兩個大國制度是良性的,美國可能是世界上我見過的最良性的大國。比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製定了《馬歇爾計劃》,其中向德國,意大利以及盟國包括戰敗國,提供巨額資金。」他說。

弗林特教授認為,「 我們應該記住,我們很幸運,美國是當今世界上的主導力量,任何替代(美國的)方案或另一種選擇是邪惡的力量,這種力量會否定我們賴以建立的基礎。正如美國《獨立宣言》表述的創世主賦予了人類一些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賦予您權利的不是獨裁者。我們天生擁有這些權利。」

「從中國境內發生的事情中可知,有信仰的人因為不相信共產黨的理論(無神論)而遭受打壓迫害,我們必須對此非常警惕。」他說。

災難喚醒世人尋找生命意義

突如其來的世紀瘟疫也許是人類一次自我反省的良機。弗林特教授認為這次災難應該喚醒更多世人思考共產主義的本質,尋找生命的意義。

「我認為全世界的人們都思考並認識到物質財富並不是我們生命的首要追求。基督徒都知道一句話:金錢是萬惡之源。實際上,對金錢的貪婪是所有邪惡的根源。中共搞改革開放的真正原因是中共看到蘇聯解體後,自己的政權面臨崩潰。正因為如此,中共冒充資本主義形式進行經濟改革,而實質上每個公司都在共產黨的控制和領導之下,」弗林特教授說,「我認為瘟疫會使人們了解更多真相, 讓中國人意識到健康和生命以及享有生存權,享受精神層面的生活更有意義。」

各國要求中共賠償呼聲漸高

與此同時,隨著各國對中共壓制和瞞報疫情造成的世紀災難漸漸了解,西方社會呼籲就疫情的損失向中共索賠的聲音開始高漲。

3月18日,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克萊曼(Larry Klayman)向美國德州的聯邦法院,提起民事集體訴訟 ,指控中共政府瞞報疫情,致使各國錯失最佳防禦時機,犯下反人類罪,向中共索賠20兆美元。

4月4日,英國頂級智囊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發表名為「Coronavirus Compensation? Assessing China’s Potential Culpability and Avenues of Legal Response」的研究報告,認為中共瞞報疫情信息,違反《國際衛生條例》,應向中共索賠3.2萬億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