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武漢當局為加緊復工宣佈新增病例歸零後不久,網上相繼傳出有多起新增確診病例出現。武漢市民表示,如果疫情反彈,市民的日子會更難過。

武漢當局於2020年3月18日宣佈當日新增確診為零後,19日開始,多區陸續傳出有新增確診病例。

3月21日晚上,武漢礄口區居民高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證實了疫情反彈的消息。兩難之中,高先生認為出去工作也許會感染病毒而病死,只能聽天由命。但是不解封,政府不提供任何幫助,一定會餓死。老百姓要出去掙錢養活自己,要生存,要活命。

採訪音頻一:

採訪音頻二:

採訪內容:

高先生:有反彈了,已經又逐步開始了,昨天(3月20日)的報道開始,都有了,我們礄口區同濟醫院門口,昨天確診的(但)不敢報確診的都有100多例,不敢說,不能說,這是報道的我才說。

記者:是復發的還是新增的?

高先生:居家隔離,誰知道誰有病,誰沒病,誰都不知道。

我們周圍小區今天(3月21日)又發生一例,人跑了,62歲老太婆,就我們旁邊小區,她跑了,人沒找到。

記者:那之前方艙的人去哪裏了,那麼多人?

高先生:先隔離,再回家。我們沒有看到他們發朋友圈,(是否)安全呀,健康呀,甚麼都沒有。

記者:如果是這樣的話,挺可怕的,你們擔心嗎,這樣子?

高先生:肯定擔心呀,日子更難過,政府不給錢,老百姓手上也沒有錢了,出門還要「享受」高物價。

記者:這種情況還是跟以前一樣,是嗎?

高先生:跟以前一樣,我這個小區稍微鬆了一點,別人也是非常緊張,它顯示不是確保零增長嘛,沒有增長率嘛,為這個目標而奮鬥嘛。

記者:但是現在已經確實有了呀?

高先生:那能說嗎?病毒聽政府的,政府要它零增長就零增長,病毒不聽資本主義的,聽社會主義的。

記者:但是這樣下去很嚇人的?

高先生:肯定的,沒有辦法,每天都生活在恐懼當中,說不定碰到一個確診的,或是一個疑似的,一旦傳染上也就完了。

記者:這樣下去會不會有像1月份一樣的情況?

高先生:應該有,反正現在老百姓基本達成共識,不能聚會,不能聚餐,不能到公共場合隨便溜躂。這一次劇烈的害怕過去以後,多少明白這一點道理,就是不要與陌生人聚會,不要到公共場合去。然後,不要隨便坐公交和地鐵,不管怎麼消毒,病毒誰都不知道,病毒上身才知道就晚了。

記者:現在關鍵是有發現確診和疑似的,但是不報道出來,也不上報,這個會產生甚麼結果?

高先生:我們武漢老百姓唯願他不報,希望早一天把城解封了,這樣讓人太難受了,希望他繼續造假,造假,我們還有希望能解封城。他不造假,我們解封城的時間就沒有了,因為我們沒吃的、沒喝的、沒工作,對不對,要活命呀,病毒和命哪個重要,命更重要呀。

記者:解封會更大面積感染,那怎麼活呢?好像兩頭都不能活?

高先生:不是病死就是餓死,困在家裏就是餓死,出門,可能病毒死,兩種死法,那我寧願病毒死,我就不願意餓死,得自己掙錢養活自己。我們沒有政府,我們政府不給錢給我們消費,我們也沒有多餘的存款,沒錢啦。水電費要交、煤氣費要交,還有貸款要交,很多人有貸款,沒錢吶。這兩個月來,政府沒給錢給你,你怎麼活命,每個月的收入僅僅是維持基本的生活保證,兩個月來沒一分錢收入,怎麼保障得了?全世界都這樣,不是中國老百姓這樣,美國、日本、加拿大、英國全部都是一樣的,老百姓一個月沒有收入的話,就生活非常艱難了,全世界老百姓都這樣,全國老百姓都一樣,沒有兩樣。但是中國政府沒給老百姓的錢,他怎麼生活,特別是武漢的老百姓。說是全國舉國之力的捐贈,物資到老百姓手上,沒有;捐贈的水果到老百姓手上,沒有;捐贈的蔬菜到老百姓手上,沒有;捐贈的油啊、米啊到老百姓手上,沒有,都沒有。老百姓還要交水電煤氣,還要到外面去買高價的菜、高價的米、高價的油回來生活,哪有錢,沒錢,那不就等死嗎?

這沒有購買力了,那還不如,就是我情願它造假,我們早點解封城,我們能出去掙幾個錢養活自己,總比餓死要強,總比病毒死要強,我說這話對不對?兩者相比,孰輕孰重,那沒有辦法。與其來說,苦不堪言當中要生存下去,這是很關鍵的問題。我要生存,要活命。像我們家,我有一個孩子和我,我們兩個人都沒有收入怎麼辦,必須要掙錢,我不能等到天上掉餡餅,不可能吶,那大路上掉餡餅的可能性沒有啊。沒錢,得自己去掙,想辦法去自己養活自己,不能餓死。不能病毒死,病毒死那是聽天由命,但是絕對不能餓死,對不對呀?你找別人去借錢,人家也著急是沒錢,大家99%的家庭都一樣。現在就一點,武漢老百姓希望武漢政府早點解封城、早點解脫,讓武漢老百姓早點能夠找點出路,養家餬口、活命。

記者:之前有看到很多人是被餓死的,在家裏。

高先生:不多,現在沒報,消息來源不多,我也看了一兩例,不太多,但是有這個事情發生。你像我這個社區,到外面宣傳每天要上門登記,查體溫,我的社區來了。一共來了三回,沒有量我體溫,來了一次是登記買菜,還花錢自己買;第二次是說要送米,我那天睡著了,這個點,9點多鐘,10點鐘,我就睡著了,沒有領到發的米,到現在59天了,也就享受過政府送的一條魚;第三次來了就問你,你打了健康碼沒有,這就是我所在社區的樣。

你讓我們居家隔離,我們響應政府的號召,積極在家裏自行隔離,最終你給我們提供生活物資和保障沒有?根本沒有,我們怎麼能安心在家裏居家隔離?居家隔離不了,而且這麼長時間了,你的物資後勤保障根本沒有,根本就是要生存,個人的生存,家庭的生存,管他政府跟我沒關係,老百姓要活命的,就是要活命。

現在擺在我們面前的病毒也是死,餓死也是死,兩個選擇,還有一種第三種,解封城市以後,我們可以自己打工掙錢,養活自己,不至於餓死,至於病毒死,那是聽天由命,沒辦法,你解決不了病毒的,但是為了活命,冒風險也得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