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互助共濟會(群)志願者張毅因多次接受外媒採訪,被警察十多次警告,訓誡、威脅,要其閉嘴。據悉當局正在收集資料,欲構陷其金融詐騙罪名,讓其噤聲。

張毅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說,他們最早成立的群叫前線報道,大家把看到的東西都拍成影片發到群裏,讓海內外的人知道武漢一線的情況。後來又成立了互助群。

「(封城後)有的出不了門,有的願意在外跑,大家發起一次小額募捐,給在外收集信息的一點資助,信息包括哪裏有菜賣,哪裏有防疫物資,哪個醫院可以打針等信息,大家互助自救,此前被抓的公民記者方斌也是互助群成員。」張毅指,目前當局正是想在他們的募捐上大做文章。

張毅說,互助群收到的捐款大約1.3萬至1.4萬元(人民幣,下同),因為大家都知道微信群一直處於監控之下,對捐款的管理很謹慎,很透明,會計出納由不同人分擔,每筆捐款/支出都由投票決定。

張毅列舉了其中兩筆支出具體情況,1,000元付給方斌,600元付給一名女兒在社區醫院工作的群友。

紅十字會物資堆積無人派發 卻拒絕義工

張毅對《大紀元》表示,方斌在武漢封城之初就在外面跑。他們在網上看到消息,說紅十字會在武漢國際博覽會中心有個臨時倉庫,貨物堆積如山,紅十字會說是人手不夠,無人派發。

方斌得知消息,於是去到武漢國際博覽中心,找到紅十字會的臨時倉庫,想要申請當義工,幫助分派物資,但是被拒絕了。

在方斌去紅會倉庫前,他先去菜場報了一下當天的菜價。然後路過協和醫院,同濟醫院等五家醫院,每個醫院拍了大約5分鐘影片。最後一家醫院拍到的五分鐘影片就是為大家所熟知的,進去時門口的殯葬車上有3具屍體,出來時有8具,急症室裏還有2具。

當時,武漢各大醫院醫療物資極端緊張。張毅介紹,在社區醫院當護士的他門一個群友的女兒,剛開始接收確診病人時只有一隻口罩,沒有防護服。當時中心醫院確認病人太多,就把部份病人分流至社區,一個醫護要照顧5個病人,都不允許回家。

期間這位群友摔斷大腿,住院10天,互助群撥付了600元給這位群友。

社區拒免費蔬菜 貧困戶卻無菜吃

張毅表示他們有一次幫助對接了17車援助物資,還上了央視,把醫療物資送到急需的協和醫院,金銀潭醫院和中部戰區總醫院;把對接的蔬菜送到了武漢三鎮(漢口漢陽武昌)這些有需要的小區。

當時他問了他所在的武漢市東西湖社區常青花園街道辦事處,「我們常青花園也是個有10萬人的小區,需不需要這些免費的贈品菜。結果他們告訴我,我們這邊供應物資充沛,不需要。」

然而當天晚上就有2名社區業主找到張毅,說小區有些獨居老人,無法出門的人和貧困戶,能不能給他們一部份免費菜。

張毅很快協調送去了1000斤紅蘿蔔,希望2社區配合一下把菜分發出去,結果聯繫了街道辦事處主任後,就不回覆了,最後還是業主群裏出來5個人做義工,把所有的菜分給2社區的貧困戶,在家不能買菜的老人,獨居的老人。

「金融詐騙」的構陷

張毅製作古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他把自己做琴需要的酒精和做油漆用的幾箱防護服也捐出來了,「近的我自己騎個電瓶車給他們送過去,遠的地方他們就開車過來。」

有人要4瓶酒精,張毅捐出來後,對方發了500塊錢的紅包,但他堅決拒絕,「我如果收了,他們肯定又會找我的碴兒啊,他會不會說我倒買倒賣?!他一樣可以抓我。」

但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張毅表示刨除各種支出還剩餘額八、九千元,因為大家身處疫區,不知是否能活下去,為安全起見,把錢轉給海外的武漢人管理。他們希望如果自己不幸感染去世了,還有人可以幫他們善後,如果有遺屬,也可以幫助遺屬。

「就因為這件事,前幾天,江漢區姑嫂樹派出所就給海外武漢人的親屬打電話,要傳喚他的親屬,然後跟他親屬說,他在海外涉嫌微信金融詐騙。通過他的親屬,問這個人在哪裏,然後要求他的親屬到派出所代他簽這個——微信金融詐騙承諾書。」

「我現在就認為,他們想把我們這個臨時的、自發的群友,互助共濟的這一塊,小額的捐款,他們想把它辦成金融詐騙案。」

「也有可能你會翻出慈善法來,說我們是非法募捐,但是我的金額是沒超過15,000塊錢的。而且我張毅是沒有掌管這筆錢的,我自己也沒從這裏面領過一分錢,我還捐了錢。」

綜合治理辦的陳敬美和常青花園派出所所長曾劍飛也找上門來,要張毅噤聲,要他閉嘴,不要接受任何採訪。當局一直在收集張毅的資料,一直緊密監控他。張毅接受採訪時,電話就經常被掐斷。

張毅希望通過媒體曝光當局想要誣陷他搞金融詐騙,正告武漢警方不要想方設法打壓自救的人,為疫情發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