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官員開始懷疑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早在去年12月就已入侵社區,只是因為當時是流感季節而沒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據《洛杉磯時報》報道,三藩市灣區的一些早期中共病毒死亡事件表明,早在衛生官員開始尋找這種病毒之前,它就已經在社區內立足。滯後造成的後果就是,在社會疏離規則生效之前,中共病毒就已經在社區肆無忌憚地傳播了。

延誤了多久?本身為醫生的聖克拉拉縣縣長傑夫·史密斯(Jeff Smith)周五表示,由聯邦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地方衛生部門和其它機構收集的數據表明, 很可能是 「早在12月就開始了」。

「因為我們正在經歷一個嚴重的流感季節,這沒有被發現,」史密斯在接受採訪時說:「(中共病毒)症狀很像流感。如果你是輕度的COVID感染,你不會真正注意到,甚至不會去看醫生。醫生可能也不會做甚麼,因為他們會推測是流感。」

正如紐約的疫情與來自歐洲的旅行者有著密切的聯繫——據說他們從意大利帶來了病毒,而那裏的疫情又和經常來往於意大利及武漢的溫州商人有關;灣區疫情則直接與中國旅行者相關,那裏是中美兩地的一個天然交通樞紐。在2月4日聯邦政府批准對該病毒進行緊急檢測之前的一個星期,聖克拉拉縣就出現了兩例中共病毒病例。兩者都是從中國武漢、病毒猖獗的地方返回的旅行者。

在1月和2月的大部份時間,加州社區幾乎沒有開始進行病毒測試。CDC只向一些衛生部門提供測試材料,但限制測試對像為生病或接觸到已知感染了中共病毒者的人。那時聯邦機構的關注重點是郵輪,鑽石公主號是中國以外已知最大的中共病毒病例群。在該郵輪1月20日從日本出發5天後,首位乘客的COVID-19檢測呈陽性。最終,712名乘客和船員的檢測結果呈陽性,其中9人死亡。

直到2月27日,醫生終於決定對一名患病數周的住院女子進行檢測,中共病毒才在灣區再次出現。她成為了該地區首例社區傳播的感染者,也是該地區的第一宗死亡病例。

但從那以後,幾乎所有的陽性檢測都指向了社區傳播。「當公共衛生部試圖追蹤疾病的起始點時……我們無法找到具體的接觸者,」史密斯告訴其他縣政委員:「這意味著病毒已經在社區中——而不是像疾控中心懷疑的那樣,只在中國、並通過與中國的接觸在傳播。」

研究人員仍不確定病毒潛伏了多久,現在正轉向血庫和其它醫用存儲庫,看看是否潛伏的抗體可以證明他們錯過了首批患者。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資助的一項研究正在尋找洛杉磯、三藩市和全國其它四個城市的血庫樣本中的病毒抗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