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習近平在政治局常委會上的說話,含兩個關鍵詞,一個是底線思維(決不承認疫情發源國與隱瞞疫情),另一個是需要長期面對外部形勢的變化。外部形勢的變化除了我已經指出過的國際索賠要求及政治上疏離中國之外,中國當局更在意的就是以中國為重心的全球製造產業鏈外移。這不僅使中國當局面臨巨大的經濟困局,還使中國失去了外交籌碼(外匯儲備)。

中國經濟恢復能力不被看好

近日,BBC使用全球保險公司FM Global的2019年全球恢復力指數,評估了全球130個國家的經濟體質和恢復能力,評估標準中包括一國的政治穩定性,企業管理,風險控制,供應鏈和透明度。

評估結果顯示:恢復能力最佳的前十名依次為挪威、丹麥、瑞士、德國、芬蘭、瑞典、盧森堡、奧地利、美國、英國。五個彈性最好的國家包括丹麥、新加坡、美國、盧旺達、紐西蘭。無論是前十名恢復能力最佳的國家還是恢復彈性最好的五國,美國均列名其上,中國不在其列。

該文特別提到,美國的恢復能力強,對全球的經濟影響更是至關重要。美國GDP佔全球GDP總量的近四分之一,對世界經濟的影響至關重要,全球經濟的復甦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的經濟狀態。

疫情初起之時,全球一大批與中國有利益瓜葛的投行經濟學家及IMF發表的預測文章,絕大部份都預測中國經濟會在第二季度迅速復甦,只是GDP增速會有2-3個點左右的下降,國內中金公司於稍晚的3月中旬發表報告,認為將拖累4個點。

投行界與中國有利益瓜葛者甚多,將願望說成事實的也有,其中最「神」的預測,是堅持認為世界很快進入「中國世紀」。如今,「中國世紀」不僅沒有來到,反而成為泡影。

中國必須面對的幾大衰落事實

幾個嚴峻的信號顯示中國世紀幻影正在迅速破滅:

1.中國依賴的國際市場需求消失

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傳播世界,各國因疫情而死亡的人數還在快速增長中。各國現在都因疫情而發佈居家令,要求社會疏離,經濟幾乎處於休克狀態。習近平原來滿心以為中國宣佈疫情消失,強行復工之後,中國經濟會率先復甦,中國再次可以掌控世界局勢。

結果除了防疫用品的訂單之外,其它的訂單幾乎全部消失了。中國河南省EHL國際物流平台發現,最近的國外銷售額下跌了50%,外國商品進口已經停止,中國商品的訂單大幅度減少,幾乎只剩下口罩訂單 。

想了解訂單消失詳情,可看兩篇文章:《外國訂單紛紛取消,中國失業率勢必上升》(VOA,2020年4月2日),《挺過貿易戰和國內疫情,這些工廠紛紛倒在歐美疫情下》(端傳媒,2020年04月09日)

當中國的愛國小粉紅紛紛為歐美疫情嚴重幸災樂禍之時,他們可能沒想到來自歐美的訂單消失之後果,就是國內大量工廠倒閉,成千上萬工人失業。

2.口罩荒引發各國的安全擔憂

全球化開始以來,資本在世界流動的因素主要是追逐利潤,哪個國家是成本窪地,資本就逐利而去。中國的土地、勞動力、物流等各項成本雖然逐漸升高,但相對來說還有一些優勢,資本一直不願意捨棄。

但2020中共肺炎疫情中,中國因為在全球醫療用品的低端產品上佔據絕對優勢,加上疫情初起時運用國家力量在全球搜購口罩、防護服等防疫用品,短時期內形成了供給的壟斷優勢,頓時以為掌握了外交主動權,開展了「口罩外交」。

當各國發現這些防疫用品不合格有所批評時,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於3月20日發表了那番「如果有人說『中國製造有毒』,那麼請說這種話的人,不要戴中國製造的口罩,不要穿中國生產的防護服,不要用中國出口的呼吸機,以免染上病毒」。

這種「不友好者不得口罩」的惡棍嘴臉,終於讓世界看清楚:與價值觀相悖的流氓國家,可以在忍受退讓的基礎上共享經濟增長,但一遇非常時刻,流氓國家不僅會利用某種產品的壟斷卡住自己的脖子。

這次疫情期間,中國不僅不許在華美國公司將自家生產的口罩運往中國之外,還全球搜購口罩。據納瓦羅透露,中國在1月24日到2月底之間從全球買回22億個口罩。此數字相當於中共一個月囤積了中國半年產的口罩,讓他國出現口罩荒。

因此,美國與歐盟一些國家都認為,不能將一些事關公共衛生安全的產品,交付中國這類國家生產。

美國「哈里斯民意調查」機構(Harris Poll)本月3日到5日調查了近兩千名美國人,了解他們對商界是否應該把製造業移回美國進行的態度。結果顯示,86% 的受訪者表示如果某公司承諾會將其中國生產線移回美國,會提升他們對這家公司的好感。

中共肺炎重擊全球供應鏈,日本政府周四(9日)已從其史上最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計劃中撥出2,435億日圓(約新台幣672.3億美元),以幫助其製造商將生產生產轉移出中國。

4月10日,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受邀參加福布斯財經網節目,主持人問他,美國公司過份依賴中國,要做甚麼才能在疫情過後改變這種商業關係?他回答「一種方法是向美國公司支付搬家費用」,包括廠房,設備,IP,結構,翻新等費用都由美國政府負擔。此方式若落實,美資將大量回流。

3.外貿出口嚴重萎縮

路透社4月1日關於中國外貿進出口的報道顯示,今年頭兩個月裏,中國集裝箱吞吐量比一年前下降了10.6%,出口萎縮17.2%。出口商和行業分析師警告說,全球對中國製造的產品需求量大幅度下滑,基本上是大勢已定。

路透社引用市場研究公司IHS馬基特公司副總裁拉胡爾・卡普爾(Rahul Kappor)的話說,「我們估計,今後幾個季度貿易增長所受到的近期衝擊的嚴重程度可能是空前的。各經濟體陷入停滯,外部需求因主要經濟體全面實施隔離措施而面臨崩潰」。

路透社說,雖然3月份製造業和物流有所回升,但是出口商擔心,出口商品數量可能會在今後幾個月再次出現更大規模的下滑。

倫敦凱投資本公司的高級中國經濟師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認為,出口滑坡問題將會持續一年左右。普里查德預計,第二季度中國的出口萎縮的幅度將會高達30%。

中共肺炎為中國製造開出了病危通知書

中共肺炎傳播遍及世界200個國家與地區,世界經濟將承受巨大的損失。目前達成共識的是:中共肺炎疫情給世界造成的損失將遠遠超過2003年中國SARS疫情,但因疫情還在發展,每一估算都會很快被證明低估。

3月9日聯合國召開貿發會議,表示經初步分析,這次疫情將使全球收益減少兩萬億美元, GDP總量損失在1%以上。其時,美國剛開始檢測病人,貿發會議對這個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經濟停擺造成的全球損失沒有充份估算,

中國的製造業必將嚴重衰退,這已經是國際投行界的基本共識:但誰將成為下一個全球製造業中心,則各有看法,目前墨西哥最被看好。

早在3月中旬,美國福布斯(Forbes)網站發表題為〈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可能是中國作為環球製造中心的終結〉(Coronavirus Could Be The End Of China As A Global Manufacturing Hub)的文章,引述投資研究公司佈雷頓森林研究所( Bretton Woods Research)負責人西諾雷利的說法,以中國作為中心的模式「在這個星期已經死亡」。

這篇文章認為「(機會)輪到墨西哥了」(Yes. It is Mexico’s turn),墨西哥會取代中國成為美國主要貿易夥伴。根據Foley&Lardner LLP的報告,當被問及全球貿易緊張局勢,是否導致他們將業務從另一個國家轉移到墨西哥時,2/3受訪者表示,他們已經或計劃在幾年內如此做。

美國管理諮詢機構科爾尼(Kearney)4月8日發佈的報告顯示出「戲劇性逆轉」(dramaticreversal),美國2019年國內製造業甩下了14個被追蹤分析的亞洲出口商,其中來自中國的製造業進口受到最重的衝擊。東南亞其它國家和墨西哥是美國公司轉移的主要目標地。

30年前美國製造商紛紛前往中國設廠,為的是降低成本;中美貿易戰開始後它們必須考慮關稅風險;而中共肺炎疫禍之後,美國製造商不得不重新考慮他們的國外產業鏈組合,要具有「韌性-能預見並適應無法預料的系統性衝擊的能力」。

彭博社在3月31日的報道,標題就是〈告別中國製造成了全球科技業的大趨勢〉(Not Made in China Is Global Tech』s Next Big Trend)。在我看來,這一無法扭轉的趨勢就是為「中國製造」開出的病危通知書。#

大紀元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