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引發全球對防疫物資的爆炸式需求。中共試圖通過向全球提供醫療物資、並大肆宣傳來打造抗疫領導者的形象。但美媒稱,中共的全球敘事面臨一個主要威脅,即「質量控制」問題。

《洛杉磯時報》報道,這次疫情也讓很多國家親身經歷了中國醫療產品的質量問題。疫情過後,是否更多國家會尋求供應鏈多元化,將其移出中國,引發關注。

中國產抗疫物資均存在質量問題

中共病毒大流行在全球點燃了醫療用品爭奪戰:口罩、醫用長袍、呼吸機、病毒檢測盒,其中大部份醫療設備是在中國製造。

報道稱,中共正試圖將其作為病毒來源的形象重塑為對抗病毒的全球領導者。但其日前受到一個主要問題的威脅:質量控制問題。

越來越多的外國政府抱怨從中國進口的醫療設備和病毒檢測盒有缺陷,令北京感到不安。在過去的幾周內,西班牙、捷克共和國、斯洛伐克、土耳其以及英國的科學家和衛生當局都表示,從中國購買的病毒檢測盒或抗體測試盒有缺陷。在一些情況下,給外國政府帶來了數百萬美元的損失。

以西班牙為例,西班牙斥資4.67億美元購買中國產個人防護設備,包括至少550萬套的病毒檢測盒。西班牙表示,檢測盒的準確率只有30%,遠低於預期的80%,不得不退貨。

捷克媒體報道稱,該國從中國收到的病毒檢測盒80%都不能用。

格魯吉亞已經取消了與深圳市易瑞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合同。該公司此前曾向西班牙發送了有缺陷的檢測盒,測試結果顯示不正確。

格魯吉亞衛生部長葉卡捷琳娜·蒂卡拉澤(Ekaterine Tikaradze)3月27日表示,購買協議在進行交易之前已被中止。

「我們現在正在與其它公司合作,購買迅速病毒檢測盒。」蒂卡拉澤說。

英國政府4月6日揭示,從中國訂購的1,750萬個中共病毒抗體檢測盒當對非重症患者進行檢測時結果都不可靠。針對所有測試盒都沒有達到預期效果,英國首相辦公室宣佈,將會要求退款。

「如果測試不起作用,那麼我們所下的訂單將被取消,我們將儘一切可能地收回成本。」首相辦公室說。

馬來西亞選擇從南韓而不是從中國購買檢測盒,原因是中國製造監檢測盒的準確率相當低。

土耳其衛生部的應對中共病毒疫情小組的一名成員3月27日向媒體表示,該國從一家中國公司購買的檢測盒只有30%至35%的準確率,因此改從其它公司進貨。

荷蘭從中國購買了130萬個口罩。其中的60萬在被分發給多家醫院後,不得不把它們召回。因為這批口罩不符合檢驗標準,濾層有缺陷,口罩也無法很好地貼近臉部,不能起到保護醫務人員的作用。當局決定把剩餘未分發的部份擱置起來。

荷蘭衛生部長告訴法新社:「第二項測試還顯示,口罩不符合質量規範。現在(當局)已決定不使用這批貨中的任何口罩。」

一些醫院在口罩剛到後,就拒絕使用。「當它們被送到我們醫院時,我立即拒絕了這些口罩。」一家醫院消息人士對荷蘭媒體NOS說。

周二(4月7日),芬蘭對從中國運來的個人防護設備進行了測試,發現這些物品不適合醫院使用。芬蘭政府對此表示失望。

中國市場口罩價格持續上漲,買者必須先付款。芬蘭應急部門負責人盧內瑪(Tomi Lounema)說:「價格一直在上漲,必須迅速做出購買,而且要預先付款,商業風險很高。」

比利時媒體「De Standaard」4月10日披露,該國進口的300萬個中國製造的FFP2口罩全都不能用。政府將尋求通過法律途徑要求中方退回預付款。

「這些口罩的質量不可接受,」比利時負責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危機的聯邦部長菲利普·德·貝克爾(Philippe De Backer)在眾議院說,「這是一個嚴重的挫折。」比利時政府將力求通過法律途徑收回預付款。

「De Standaard」稱,這些事件表明,與其它歐洲國家一樣,比利時政府很難獲得充足的質量過關的醫療設備。在疫情期間,由於醫療用品緊缺,導致敲詐價格和可疑交付現象的出現。特別是來自中國的材料質量不過關。

澳洲邊境官員也報告繳獲了來自中國的80萬個有缺陷或是偽造口罩。

在中國大陸,假冒偽劣口罩更是充斥著市場。一些買家在網上購買口罩,再捐贈給武漢和其它城市,但到了醫務人員的手裏才發現這些口罩不可用。

中國公司獲得外國認證很容易

出口的醫療產品都需要獲得接收國家的認證,比如歐盟的CE認證,但《洛杉磯時報》稱,這種認證在中國很容易被偽造。

疫情大流行令醫療物質在全球的供應緊張,看到每天大量人死亡,各國花數百萬美元急購醫療設備,但這種局勢也成了詐騙者的「天堂」。

「這真是一團糟。」《洛杉磯時報》引述律師事務所Harris Bricken的律師丹·哈里斯(Dan Harris)表示,當前情況「前所未有」。中共當局實行了一段時間的封城,瘋狂的中國公司在重新復工後,企圖彌補損失。

哈里斯表示,中國公司受疫情衝擊,很多公司知道,他們將會在一周內破產。很多已經在破產。因此,他們在出售劣質產品、假冒產品。全球都在買這些產品,也不管它們是如何製造的。

在中國,很多工廠在政府的鼓勵下轉向個人防護設備生產,儘管它們缺乏能力和質量控制。

「每個人都跳入了這個市場,而它們對質量卻一無所知。」《洛杉磯時報》引述香港的製供應鏈審計師雷諾·安喬蘭(Renaud Anjoran)的話說,「但是這些都是高風險物品。如果它們不好用,人們可能會死亡。」

「在中國,沒有甚麼真正的黑與白,」安喬蘭說,「你有製造商向你出售他們實際上並不製造的產品。這些產品在其它地方製造,但你卻不知道在哪兒製造的。」

安喬蘭表示,即使國外有產品認證要求,但醫療產品出口商可以通過多種方式成功出口假冒產品或不合格產品。「證書可以偽造;證書也可以是真的,但可以被改成另外一家製造商的名字。」

西班牙從深圳市易瑞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購買了有缺陷的病毒檢測盒。該公司並不在國家授權的供應商名單之列。據報道,西班牙政府是通過一個中間人獲得的這批檢測盒,該中間人提供的文件表明深圳易瑞公司有歐盟認可的CE認證。

再有就是證書可能是有效的,但製造商可能不會檢查原材料的質量,尤其是口罩中的過濾用的材料。過濾層是口罩保護醫務人員免受病毒感染的最重要組成部份。測試過濾材料可能要花長達兩周的時間,費用超過2,000美元。

哈里斯認為,製造商要快速生產,趁疫情賺錢,這給詐騙者製造了一個完美的欺詐環境。

《金融時報》引述總部位於廣州的認證機構TUV SUD的一位官員的話說,在歐洲,獲得外科口罩認證至少需要60天,在美國則需要6個月。

但是,許多中國工廠已經試圖找到加快這一程序的途徑。

深圳市天海檢測技術有限公司的一名官員說,該公司可以在10天內完成外科口罩的檢測。為了做到這一點,公司建議客戶避免在其認證申請中使用「醫療」、「外科」或「手術」之類的字眼,因為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對醫用口罩實行比個人口罩更嚴格的措施。

「我們需要利用FDA留下的漏洞」,天海公司的一名官員說。

總部位於廣州的奧咨達醫療器械服務集團(Osmunda Medical Device Service Group)專門幫助當地的口罩工廠獲得歐盟和美國的認證。集團的一名董事說,公司業務與年初相比增長了兩倍多,大家「都想從全球短缺中獲利」。

但是,廣東省醫療器械管理學會的一名叫簡潤夫(Jian Runfu,音譯)的官員說,自2020年初以來,口罩有缺陷的比率已經增長了一倍多。

安喬蘭根據他自己的審計經歷說,中國很多新成立的口罩廠在不衛生的環境下運作,沒有保持空氣清潔的程序。

疫情過後是否更多國家將供應鏈移出中國引關注

這次疫情不僅揭示了全球對中國供應鏈的依賴,還曝光了中國的質量控制問題。鑑於在這次疫情中從中國購物的經歷,是否更多的外國政府在大流行後將與中國進一步「脫鉤」,尋求中國以外的產品供應鏈,引發關注。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說,美議員試圖推動醫療供應鏈從中國遷回本土。疫情凸顯美國對中國製造的醫療防護裝備和原料藥的依賴,特朗普政府官員及議員擔心這種狀況對國家安全的影響。

美國聯邦眾議員馬克‧格林(Mark Green)4月4日接受霍士新聞採訪稱,美國不能再依賴中國的供應。他說,整個個人防護設備(PPE)的供應問題,我們的醫療供應鏈是一個國家安全問題。

他表示,美國從這次疫情中所得到的教訓就是,「我們必須增加戰略儲備,必須解決此問題,而不是依賴中國(共)來供應我們的醫藥和醫療用品。」

他還說,在4月3日的一個電話會議上,他們被告知,在法國,馬克龍和習近平進行了交談,馬克龍請求對方提供10億個口罩,但對方卻表示,如果法國用華為設備來構建5G網絡,中方就給提供10億個口罩。

格林提醒說,這就是中共本質,全世界現在應該清醒了。他督促美國政府必須增加醫療產品的戰略儲備,修正對中國(共)的依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