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疫情重創大陸經濟,各地市場生意慘淡,難以為繼,商戶們要求免租減租的抗議聲此起彼伏。但是帶頭維權的商戶遭警方傳喚、行政拘留,更有警察到場維權現場開槍鎮壓。彭博社分析說,習近平在這波「疫情大考」中,除了慎防疫情反撲及推動復工外,正迎來社會動盪危機。

中共病毒疫情大爆發期間,封城封社區令經濟停擺,批發零售業受到沉重打擊,商戶生意虧損,又得不到政府的任何救助。

大陸各地從2月復工後,商戶們要求免租、減租的抗議聲此起彼伏。

4月10日清晨,四川省會成都蒙陽水果批發中心商家聚集,抗議租金過高,大批警察來到現場試圖平息事態。隨著商家越聚越多,一名警察掏出手槍向空中鳴槍試圖驅散人群。但示威業者沒被嚇跑,傍晚依舊不退。

在疫區,封城76天的武漢於4月8日解除封城措施後,政府沒有任何扶持政策,面臨倒閉的局面,小商戶們紛紛要求免租一年或退租離場。

4月9日,在武漢光谷步行街,有數百商戶集體手持條幅上街遊行,現場影片顯示,商戶們從步行街上走進商場,又走上「世界城光谷步行街」門口,邊走邊喊:「免租一年 ,退租走人」。但部份維權的商戶,當天遭到警察毆打和抓捕。

4月3日,在武漢沒解除封鎖之下,已經有150家餐館老闆到武漢市政府,遞交聯名信,要求政府幫助中小型餐飲企業。

事實上,自3月初開始,深圳、廣州服裝批發城的商戶先後大規模上街抗議,要求減租,當局派出大批保安警察戒備。深圳一名女子在抗議中被抓。但是,各地類似的維權行動一直未斷。

3月23日,河南鄭州火車站附近的銀基廣場,復工開業第一天,大批商戶由於財政困難,在商場外聚集請願,要求租金減免。

3月27日,廣西省欽州市東風市場商家要求減少租金。

3月31日,湖南株洲蘆淞市場群部份業主,手持標語在商場集結要求維權減租,他們還來到湖南株洲市政府門口集結表達訴求,要求減免租金,然而遭到警方驅散。此外,廣州東莞商戶也到東莞虎門鎮政府門前要求減免租金。

同日上午,湖南株洲服裝批發市場的商戶在商場門口聚集要求「減租半年」,未得到回應,當日下午數百商戶到市政府門口集會,高喊「淞北市場,維權減租」的口號,之後遭到警察驅趕。

同日,湖北漢川市歐亞達商貿城的大批商戶在商貿城營銷中心門前拉橫幅、喊口號,要求對方減租。但是帶頭維權的商戶遭警方傳喚、行政拘留。

4月6日,湖北漢川警方發通報稱,將5名「為首組織、煽動挑頭」的商戶傳喚審查,其中3人予以行政拘留的處罰。

近日,廣州東莞商戶來到東莞虎門鎮政府門前要求減免租金,其他多地也爆發租戶抗議潮要求減免租金。

有民眾稱,在珠海拱北口岸購物廣場,商戶要求減租,結果被威脅,恐嚇,商場保安向市民使用胡椒噴霧,現場一片混亂。

4月6日,湖北黃石的哈頓廣場門口,約有數十名商戶的拿著要求哈頓減租的標語紙,齊聲高呼「哈頓減租」、「哈頓免租」,表達此次行動的訴求。

事實上,不僅商戶因疫情面臨困境,1月底前往武漢支援快速興建抗疫專用「雷神山醫院」的外省工人,不僅完工後繼續被困在武漢,身體也出了問題,還要在自己花錢看病及付逾期隔離費,政府至今卻連工資都沒給他們。

之後,工人們找政府討公道,遭數十名不明人士圍剿恐嚇,被連夜趕出湖北,在各地歧視,像「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只因「雷神山、火神山的人外面不敢要」,而現在他們更是走投無路了,要去北京要飯了,並發誓「這輩子再也不會去武漢了」。

圖為武漢雷神山醫院外景。(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圖為武漢雷神山醫院外景。(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已經持續蔓延4個多月,疫情之下,經濟停滯,民不聊生。目前世界各個國家都打開國庫,賑災濟民、發放補貼。

而中共政府非但沒有惠民救援計劃,還打壓要求減租的小商戶,剋扣工人工資,並出台政策,從職工工資中直接扣取「促進消費款」,強制民眾消費,同時從百姓手裏「搶錢」。

4月8日,湖南懷化要求幹部職工從工資中扣取這部份消費券額,並規定在5月5日前消費完畢,引起民眾強烈反響。

不過,被強制消費的對象中並不包括警察城管等「維穩」隊伍。在疫情之初,貴州捐贈湖北鄂州的千噸蔬菜也被曝一部份爛在倉庫,一部份作為豐厚福利給了官員和派出所,只有少量流入市場、高價出售給湖北老百姓。

疫情嚴峻的2月中旬,許多人高喊餓死人之時,湖北省鄂州市鄂城區公安分局鳳凰派出所員工一名家屬,卻炫耀自家分得的水果、蔬菜多到吃不完,拿了3箱水果給娘家。並語出驚人:「哪個叫你老公不做官的?」

大陸網友評論說:「官員家裏是爛掉的糧食,百姓家裏是爛掉的屍體。」#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