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9日晚間,圓通速遞股份有限公司突然發佈公告稱,為配合阿里巴巴集團的內部架構優化調整,阿里創投股東馬雲、謝世煌與杭州臻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簽署一項《股權轉讓協議》。

按照協議,馬雲、謝世煌分別將其持有的阿里創投80%、20%的股權轉讓給杭州臻希。杭州臻希向馬雲支付 2.08億元、向謝世煌支付5,200萬元。

阿里創投手握多個搖錢樹案例而為人關注。除了光線傳媒、圓通速遞,阿里創投投資案例還包括華誼兄弟、麗人麗妝、小鵬汽車、新片場、墨跡天氣、百世物流等,並曾參與中國聯通混改。

根據天眼查資訊,阿里創投累計對外投資55筆。阿里創投2019年6月強化信用卡CVC,就此一項就賺走180億元,如此輝煌的阿里創投,馬雲僅要了2.08億元就被掃地出門,讓民營老闆們對中共的公私合營2.0不寒而慄。

前年馬雲突然表示要追尋第二理想,去當「老師」,於是去年中共安排他在教師節那天退休。之後阿里集團逐步消除馬雲的印記。首先解除了馬雲對螞蟻金服的影響,如今讓他再退出阿里創投。據說今年的阿里股東大會上,馬雲也會宣佈辭去懂事身份。

熟知中共歷史的人表示,與中共50年代的公私合營相比,馬雲算幸運的,保住了命,也得到了一筆錢。

中共竊取政權後,50年代從上海開始搞了一場搶奪資本家財產的運動,美其名曰「公私合營」「工商改造」。在這場運動中,表面上中共做出一副贖買的姿態,實質對資本家和商人採用了「殺人」與「誅心」並用的手段,其原則是「順者昌、逆者亡」。
 
在工商改造的腥風血雨中,資本家、業主、商販統統上交了他們的資產。其中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輕生的。當時在上海任市長的陳毅就曾每天詢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言指那一天又有多少資本家被逼後跳樓自殺。
 
馬雲被淨身趕出阿里創投後,不少民眾對馬雲表示同情,為其鳴不平。但是也有民眾表示,馬雲「被共產黨賣了,還在替其數錢」,批評馬雲在中共「口罩外交」中,衝在大外宣最前線,為中共賣命,難以理解馬雲的人生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