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延燒。該省各地繼續出現新增中共肺炎病例,而且越來越多的華人感染者從俄羅斯湧入位於黑龍江省中俄邊境的綏芬河口岸。官方目前已關閉所有中俄陸路邊境口岸。而綏芬河市所有小區從4月8日一早實行封閉管理。當地居民表示已有些恐慌。

中共黑龍江省衛健委網站消息,2020年4月8日0至24時,黑龍江省省內無新增確診病例,省內新增疑似病例1例(哈爾濱市)。當日發熱門診診療人數1,051人。而從4月5日至8日,省內現無症狀感染者2例(哈爾濱市五常市1例、七台河市勃利縣1例)。

然而,4月7日,哈爾濱市道里區安固街某社區基層工作人員在小區群裏發佈重要通知,今天早上新聞,「我們哈爾濱今天早上發現4例無症狀感染者」,「大家趕快把信息發到居民群裏」,「無症狀感染者更嚇人」,「沒事別出來,在家待著。」「老年人不要再在院裏聚集。」

哈爾濱市民俞先生4月9日對大紀元說,前幾天哈爾濱確實新出現4例病例,「(官方)說是從外面輸入的病例,但即使是本土的(現在)也都說是境外輸入,(因為)說本土的就等於是疫情沒有控制住,而境外輸入正好是個藉口。」

哈爾濱市民鄧女士9日告訴大紀元,「我們這邊疫情還是挺嚴重,五常就有新的病例。」「現在小區也沒有解封,出門必須戴口罩,進小區要掃健康碼,如果沒有碼,要進行登記,內容包括身份證號、姓名及詳細住址,還有測體溫。出小區也有時間限制,早上6點到晚上10點。」

鄧女士說,一星期前她所在的小區就有發現感染者,「有兩宗,進來(小區)測體溫的時候(發現的)。一個是黃碼(隔離了),紅碼的是一個年輕小伙子,當時他很憤怒就把牆上測二維碼的東西砸了,然後就跑了,最後結果不知道怎麼樣,詳細的情況不敢問,否則懷疑你不相信政府。我感到資訊不透明。」

俞先生表示,現在整個黑龍江疫情還是很嚴重,「齊齊哈爾也發生了好幾宗病例,之前有個敬老院發生二十多起病例,(官方)只報了十幾宗病例,當地一直隱瞞,都不報真實的。」

「哈爾濱周邊的城市,齊齊哈爾、佳木斯等地到底有多少病例?牡丹江和綏芬河(現在)又實行小區戒嚴了,疫情有沒有真正控制住,誰也不知道。現在很多省又開始嚴控了,我感覺是沒有控制住,情況不容樂觀。」俞先生說。

鄧女士說,「綏芬河、牡丹江那邊現在都成了隔離區了,牡丹江有的居民都比較恐慌。」(相關報道:【現場影片】牡丹江邁典賓館 入境人員隔離區

綏芬河市民:當然有些恐慌

大陸媒體4月9日報道,中俄邊境小城黑龍江綏芬河市近日面臨中共肺炎疫情壓力,越來越多的華人感染者從俄羅斯湧入綏芬河口岸,當地於4月9日中午開始對部份路段、車輛實施交通管制。

而前一天(8日),該地所有小區自早上6時起實行封閉管理,嚴守小區大門、樓道單元門和居民家門,進出小區人員按「通行證登記+掃碼+測溫+戴口罩」管理。

綏芬河市民俞先生8日下午告訴大紀元,當地各小區已經封鎖了,「限制出入,每三天只能派一個人外出購物,買些(生活必需的)東西。所有上班的人要向社區和單位開證明才能出入。」

而進到綏芬河的中國人都被隔離了,「綏芬河地方太小,沒有太大的隔離點,有的人都集中到體育場了,還有各大賓館。」但是俞先生表示,其實回來是更不安全,「(如果)你本身沒有攜帶病毒,(但)回來過程中你不知道誰有被傳染過,一旦集中在一個群體當中很容易被傳染得病。」

綏芬河市民楊先生8日下午對大紀元說,現在小區居民每天要申報健康碼,之前有查出從俄羅斯來的病例,「前幾天俄羅斯的一個貨車司機到綏芬河來送貨,然後他被確診了,他接觸的27個人昨天都去隔離了。」

綏芬河市民李先生10日中午對大紀元表示,由於入境的發病率比較高,居民已有些恐慌,「現在小區基本都是封閉的,都不出門,當然有些恐慌,如果持續入境人數比較多的話,就要恐慌。現在這幾天暫時對俄的關口是閉關了,具體甚麼時候開不知道。」

李先生說,綏芬河正常開關每天會有幾百人過來(中國),「大部份都是對俄羅斯做生意的人。目前還有中國人滯留在口岸。」

 

 

中共官方稱,由於俄方早前已停飛到黑龍江的國際航班,令目前通過陸路口岸入境的人數激增,而目前中俄陸路邊境口岸客運通道也已全部暫時關閉。

而官方最新消息,綏芬河市人民醫院已經全面停診,黑龍江其它地方約四百名醫護正前往支援,可提供600多張病床的方艙醫院預計於明天(4月11日)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