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州議會上議員莫索曼(Shaoquett Moselmane)日前為中共隱瞞疫情背書,引發澳洲各界的譴責,在輿論壓力下,莫索曼本周向新州議會遞交了辭去上議院議長助理一職的辭呈。

據《每日電訊報》本周消息,莫索曼已向新州上議院議長呈交了書面辭職信,辭去上議院議長助理一職。上議院議長已接受了他的辭職,並在當天發送電子郵件告知各位議員。

為中共背書

在各界譴責中共掩蓋疫情真相、延誤預防時機而導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蔓延全球之際,莫索爾曼卻在個人網頁上發文鼓吹中共已經成功控制疫情,並用「果斷」和「效果顯著」來形容中共的抗疫措施,用「堅定」來形容中共的領導力。

今年2月,莫索曼在給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的一篇文章中讚揚了習近平對疫情危機的處理,並抨擊了澳洲的「反華種族主義」。

文章還寫道:「如今,媒體的仇外心理和針對中國的全面開戰已成為常態。」

「一些主流媒體出於煽動仇恨的目的,在我們的多元文化社區中繁殖並傳播了這些種族病毒。」他寫道。

引軒然大波

莫索曼的言論在澳洲引發軒然大波。拉籌伯大學的中國專家萊博德(James Leibold)博士告訴《悉尼晨鋒報》,莫索曼的評論是「誤導」,他說:「武漢地方官員掩蓋了疫情長達數周之久,浪費了寶貴的時間,同時使病毒傳播到全球各地。」

萊博爾德博士還表示,該病毒進一步削弱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的信任,並說:「人們(中國人)對政府的所講的和官方報道的病例數字持普遍的懷疑態度」。

除了專家的指責,澳洲媒體也紛紛報道莫索曼不當言論一事。

澳洲早報的一篇題為「新州工黨有一個村裏白癡—紹奎特·莫索曼」的文章,譴責莫索曼讚揚習近平是迷戀共產的獨裁者。

文章寫道:莫索曼「此時竟敢公開講,表明他完全脫離了現實,或者是對中國共產主義的熱愛使其大腦變得脆弱了。」

政壇如何看?

澳洲內務部部長達頓(Peter Dutton)譴責莫索曼:「我認為涉及此事的個人應嚴肅考慮自己的立場。你不能效忠另一個國家,卻假裝同時效忠於(我們)這個國家。

「從中共的觀點發表的言論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 」 他說。

達頓認為,如果你得到澳洲選民或新州民眾的支持,成為議會議員,你就應該代表這些人,而不是另一個國家的人,或另一個政黨,並為中共的觀點說話,這是絕對不可接受的,他必須辭職。如果他還剩下任何一丁點的信譽,他應該為自己的言論道歉,並退出議會。

新州工黨(反對黨)領袖麥凱(Jodi McKay)在一份聲明中說:「它們(莫索曼的言論)既不是新州工黨的觀點,也不是我的觀點。」

「我已經與莫索曼進行了交談,並指出他的評論是不恰當的,特別是考慮到新州正在處理的(疫情傳播)問題。」他說。

新州影子運輸和懲教廳長柯明思(Chris Minns)也要求同僚莫索曼為其錯誤言論道歉。

柯明思周一表示,莫索曼的言論是錯誤的,是不合適的。中共疫情危機的反應絕對令人震驚。兩周前,他們驅逐了(美國駐中國)記者,現在又重新開放了病毒原發地的武漢野生動物市場。

「 中國政府不公佈武漢野生動物市場有關的信息,是阻止世界(研製)疫苗以抗爭病毒。莫索曼說中共政府做了出色的工作,這是錯的,是誤導。他應該馬上對他所說的話道歉,並糾正他的誤導性言論。」他說。

前澳洲工黨領袖拉瑟姆(Mark Latham)告訴悉尼2GB電台主持人,莫索曼的政治前途應該受到質疑。

「 證據表明,就這種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而言,中共政府表現得像一個流氓政府。他(莫索曼)以違背現實的方式行事和談論中國(中共)……實際上,令人感到噁心的是,在這次全球健康的危急情況下,澳洲竟有一個政治家為這種不可辯護的政府辯護。 」他說。

前聯邦工黨參議員康羅伊(Stephen Conroy)本周也譴責了莫索曼的言論,他形容莫索曼是「工黨的絕對恥辱」,並表示,他仍在議會中,這令人驚訝。

他告訴2GB電台主持人說:「這個傢伙需要受到最嚴厲的批評,因為他甚麼也不是,只是(中共政府)的發話筒。就他這種繼續……毫無意義地重複這種宣傳,充份說明了他的本性。」

與中共的聯繫

《悉尼晨鋒報》率先披露了他的文章,並揭示莫索曼自2009年成為新州議員以來,先後9次以私人身份出訪中國,他的交通和招待費用通常由中共政府官員或機構承擔。

該報去年還報道了莫索曼辦公室一名華人僱員張智森(英文名:John Zhang)曾於2013年赴中共中央黨校(即中國國家行政學院)參加中共僑辦組織的培訓課程。中共中央黨校是中共培養高級幹部的學校。

去年年初張智森被曝出與中共統戰組織關係密切。澳洲和統會網站顯示,在香港法律界紛紛批評中共人大釋法破壞香港司法獨立之際,張智森曾於2016年11月9日出席和統會所謂「支持人大釋法」會議,中國地產富商黃向墨當時作為會長也出席了這次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