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澳洲多家媒體聚焦報道了澳洲爆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之前,在澳的中國房地產開發公司奉旨「購買」了近100噸的澳洲醫療用品和個人防護用品運回中國之事。中共駐澳大使館為此發聲明指控澳媒的報道是「誹謗」,中使館的聲明引起澳人憤怒,要求遣返中國駐澳大使。

澳洲多家媒體在本周一的報道中說:中國駐澳大使館指控澳洲媒體「誹謗」中國公司,而這些中國公司在「中共病毒」(CCP Virus)在澳爆發前購買了大量醫療用品並運回中國。」

《澳洲人報》的報道提到:「(中國公司)受到廣泛譴責的行為是,在澳洲觸發對中共病毒(冠狀病毒)緊急應對行動之前,中國房地產開發商在1月和2月間購買了數十噸的醫療物資,運送到湖北省的病毒爆發中心,包括現在奇缺的個人防護服。」

報道說,「但是中國大使館反駁了對這些公司的批評,聲稱這與澳洲公司(包括Fortescue Metals Group,力拓、必和必拓)目前(在中國)購買醫療物資的做法『沒有甚麼不同』,這些(澳洲)公司現在正試圖在中國採購醫療物資。大使館說:『《悉尼晨鋒報》和《澳洲人報》等澳洲媒體熱衷於誹謗那些在2月份在這裏做過類似事情的本地中國公司。』」

報道還說:「儘管中國最初掩蓋了中共病毒(冠狀病毒)的爆發,但中使館說,『當購買這些物資時,眾所周知,當時中國在抗擊中共病毒(冠狀病毒)的過程中非常需要某些醫療材料 。中使館強調中國企業的採購僅僅是為了幫助中國克服困難。並說澳洲媒體誤導了公眾:(他們)惡意地將中國公司的購買行為形容為『醜聞』」。

澳洲民眾本來就對由中共引發的全球疫情,以及所造成的社會和經濟危機極為不滿,當網民們看到中共的不實指控時如同火上加油,紛紛譴責,有人甚至提出要求關閉中使館,遣返中國駐澳大使。

署名Darryl的網民說:我的血液在沸騰。我對中共政府的憤怒無法形容。許多澳洲人都和我一樣。中共政府的失責破壞了我們基本的生活。他們沒有任何理由指責澳洲的新聞自由。

網民Laurie說:「事實是這種病毒始於中國武漢,而中共掩蓋了疫情,並迫害試圖警告世界的醫生,由此導致了病毒從武漢傳到世界各地。並且,他們(中共政府)讓他們(在澳洲)的代理商購買所有能弄到手的醫療物資,將它們運回中國。之後,為了表明他們是有『愛心』的獨裁政權,他們把(他們生產的)不合格的醫療物資運往包括澳洲在內的許多國家。中共政府應對影響世界經濟的病毒爆發以及經濟災難負責。」

而網民Tony認為:「這背後有很深的原因,不僅在這裏(澳洲),他們在美國和歐洲也搶空了那裏的醫療用品。我不確定這是否是一個陰謀計劃。

針對中使館官員所說「中國公司在澳狂購醫療物資與澳洲公司在中國購買醫療物資的做法沒有甚麼不同」,網民Greg表示:「澳洲公司要求提供醫療物資是走官方渠道,並得到中國衛生部的批准。中國公司在這裏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未提出申請和未經允許的情況下進行。在病毒大流行之前掠奪一個國家的醫療資產——不能被接受。」

網民Neil也說:「澳洲向中國購貨是給訂單購買某些醫療用品;而澳洲物資的被『購買』是以非正規的渠道進行。那些在澳洲為其僱員下達『採購』任務的中國企業是要求僱員購買儘可能多的澳洲醫療用品,這不是正常的『國家』之間購買商品的方法。」

網民John表示: 「當中共的撒謊和虛假陳述被曝光時,中共便十分惱怒,嫁禍於人或指責其他所有人。揭露中國(中共)處理中共病毒流行的事實是不可能不引起中共的憤怒和歇斯底里的。因為中共政府沒有承認錯誤的DNA!」

John還說:「當前的病毒大流行,最初被稱為武漢病毒,但後來被中共散播出境。因此,為了準確起見,也許應該將這種病毒稱為中共病毒,因為正是中共導致了目前這個星球上不應有的死亡和悲傷。」他的建議獲得眾人的讚同。

網民Liz在她的跟貼中氣憤地形容中共是「21世紀的掠奪者」。她說:「是重新考慮我們家國各層面『投資』的時候了。基本服務、電力、天然氣,農業(水!)以及我們所謂的大學教育出口。降低教育水平以迎合外國學生的需要,對我們沒有任何幫助。在這場危機之後,所有西方國家都必須重新考慮其商業模式。中國(中共)已經證明其是對世界健康的威脅, 我們難道還要更多的教訓?」

網民Tony則說:「當你在共產黨領土上建立企業時,只要他們願意,他們可以隨時接管,因為他們在法律之上。 因此,所有西方企業清醒後都撤回了。1989年(六四鎮壓)應是一個警鐘,不幸的是,所有西方企業都把錢放在首位,卻完全忘記了原則。」

網民Marty建議對中共要「首先將(中國大使)王晰寧驅逐出境,然後(向中共)索賠一萬億美元」。他說:「是減少與中國接觸的時候了,因為他們已經用他們的方法對待我們多年了⋯⋯不是人民⋯⋯是中共!!!!」

另一位網民Fran說:「關閉(中國)大使館,並將王晰寧遣送回家。 」

一位署名Charles的網民寫了這樣的短詩:

我們一生中看到過多個獨裁者

我們都認為理性是共存的方式

然後我們發現他們沒有良心

你要麼面對他們,要麼甘受終身奴役。

網民Gareth說:「共產極權主義政權是最討厭獨立和客觀的分析。看到他們在聚光燈下感到不安,這真是太好了。」

澳洲自由黨聯邦議員Andrew Hastie最近表示,中共病毒給國際社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因此,澳洲人民和受此影響的世界各地的人們都有權提出這樣的問題:中共病毒是否起源於一個野生動物市場,如果不是,是否由於武漢實驗室的草率洩漏?中國政府為甚麼不及時告知我們人與人之間的傳播?為甚麼在限制了中國境內的旅行之後,人們仍然能夠離開中國,從而將病毒出口到世界其它地方? 」 他說:「 這些合理的問題將有一段時間進行全面討論,然後再作出回應。 」

澳洲聯邦政府海關、社區安全和多元文化事務助理部長Jason Wood在其面書上表示:「在允許野生動植物市場(存在)和中國企業(購買)近100噸澳洲醫療用品出口(到中國)的事件中,中國政府的責任不容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