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林被綁在椅子上毒打,警察用電棍長時間電擊他的膝蓋、手指尖、腳趾尖、生殖器;把大蒜搗碎抹在他的眼睛上,用香煙熏眼。

趙成林被獄警用兩副手銬吊在陰暗的「小號」裏,腳上被腳鐐鎖住,整個人成「大」字形被懸空吊在小號的牆上,一掛就是好幾天。

據明慧網資料統計,從2020年1月中旬至3月上旬的60天裏,遼寧省有八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

他們是胡林、趙成林、李桂榮、張振才、於永滿、林桂芝、吳秀芳、鄒立明。

在獄中被迫害致死

案例一、退休優秀校長李桂榮在遼寧女監被迫害致死

李桂榮,78歲,原遼寧省瀋陽市大東區合作街小學校長,修煉法輪功後,遇事為他人著想,深受領導的器重和同事們的尊敬,曾被譽為「區十佳優秀校長」。

2006年10月17日,時年64歲的李桂榮被瀋陽市和平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綁架;2007年初,被和平區法院枉判7年,後被非法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

獄警為了逼迫她「轉化」(放棄修煉),指使獄霸和犯人毒打她,用硬底鞋猛跺她的雙手,渾身被打成青紫色。惡人還讓她光著雙腳蹲在水泥地上,再往她腳下潑涼水。後來她的雙腿疼痛難忍,站立不行,只能在地上爬行。

獄警隊長還指使犯人把她打得滿臉是血,然後把她塞到做服裝的案板下面,讓她長時間蹲著。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明慧網)

2013年10月17日,7年冤獄期滿,李桂榮被迫害得身體虛弱不堪、頭髮斑白、牙齒掉光;回家後,還經常遭到「610」人員的騷擾。

2015年2月7日,時年73歲的李桂榮又遭綁架、抄家;同年6月24日上午,被瀋陽市渾南區法院非法庭審。

遭枉判5年後,李桂榮被劫入遼寧省女子監獄老殘隊五小隊,於2020年1月中旬在監獄醫院裏被迫害離世。

張振才,錦州市黑山縣東關村人。2019年7月14日晚,他與妻子張連榮外出傳播法輪功真相時被綁架;後來他被黑山縣法院冤判1年零11個月,非法關押在大連的監獄裏迫害。張連榮被枉判2年2個月,非法關押在遼寧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裏。

2020年1月23日,大連的監獄獄警給他家屬打電話說,他被檢查出「胰腺癌」。2020年2月7日,張振才被迫害致死,其妻至今仍被非法關在馬三家監區。

案例三、航空工程師胡林在瀋陽康家山監獄被迫害致死

胡林,48歲,原瀋陽飛機研究所(601所)工程師,畢業於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因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勞教、毒打、戴「約束帶」、電棍電擊、剝奪睡眠、奴役等殘酷迫害。2020年2月16日,胡林在瀋陽康家山監獄被迫害致死。

胡林遺照。(明慧網)
胡林遺照。(明慧網)


以下是胡林生前遭迫害的部份事實。

在派出所遭刑訊逼供

2001年4月23日晚,胡林戴著背銬被綁架到瀋陽市皇姑區淮河派出所。警察把他摔在地上,用電棍電擊並非法審訊他,直到後半夜;又把他雙手銬在暖氣管子上,直到天亮。

第二天,胡林被綁在椅子上毒打。警察用電棍長時間電擊他的膝蓋、手指尖、腳趾尖、生殖器;把大蒜搗碎抹在他的眼睛上,用香煙熏眼。第三天,他繼續遭電擊。

在看守所被戴「約束帶」

三天後,胡林被劫持到瀋陽市皇姑區看守所,全天24小時戴上「約束帶」刑具,15天之久。

此刑具是由很粗很硬的牛皮製成,像腰帶一樣繫在腰上,多出兩個環套在手腕上,用螺栓擰緊固定,雙手基本動不了;小臂只能平端著,像捧著東西一樣,俗稱「手捧」。由於手動不了,無法洗漱和大便;吃飯時,頭和手同時使勁才能把食物勉強送到嘴邊;睡覺時,只能平躺著、雙手舉著,無法翻身。

第15天,看守獄警把「約束帶」打開, 胡林才得以洗漱,上廁所;幾個小時後,又被戴上「約束帶」,並加戴一副18斤重的腳鐐,又戴了15天。

走路時,他用手提著拴在腳鐐上的毛巾,雙腳在地上蹭;睡覺時,雙手舉著,戴著腳鐐的腳動不了,翻不了身,基本上只能一動不動地平躺著。

數月後,胡林被非法勞教2年,關押到瀋陽張士教養院。

在教養院和洗腦班遭受酷刑折磨

2001年7月,胡林被綁架到瀋陽市鐵西區精神病院洗腦班裏遭毒打。有一次,他被十來個人按到地上,雙腿伸直。他們將其後背向下壓,幾乎與腿挨在一起,然後用床單把上身與腿牢牢綁在一起,使其絲毫動不了。

中共勞教所酷刑演示:捆綁。(明慧網)
中共勞教所酷刑演示:捆綁。(明慧網)

此外,他還被長時間罰蹲、罰站,遭電棍電擊、野蠻灌食、剝奪睡眠、強制洗腦、奴工勞役等。

再遭綁架

2012年8月28日晚,胡林在瀋陽市內租住房中被警察暴力綁架,頭部、面部和眼部被打出血;頭部、胸部和腿部被固定住,戴上頭套,被劫往瀋陽新民市看守所非法關押。整個行程兩個多小時,他全身無法動彈,還戴著背銬,痛苦至極。

在瀋陽康家山監獄被迫害致死

2017年11月12日,胡林在瀋陽市法庫縣四家子鄉被綁架、戴上背銬腳鐐;晚上被關了一宿,手腕被勒破;後被劫持到瀋陽市看守所繼續迫害。回家後,又被法庫縣公安局非法定成「網逃」。

2019年5月23日,胡林在本溪市桓仁縣遭綁架,後被劫持到法庫縣看守所。期間,他因絕食抵制迫害,看守所將其四肢銬在鋪板上,呈大字型拉直;灌食的管子一直插在胃裏不拔出來,還常毆打他。

同年6月20日,胡林被法庫縣法院枉判2年,處罰款2萬元;10月30日,生命垂危的胡林被劫持到瀋陽康佳山監獄,於2020年2月16日被迫害致死。

案例四、永滿在遼陽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于永滿,65歲,原遼化煉油廠職工。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同年10月,于永滿進京為法輪功鳴冤,遭綁架;後被非法勞教2年。期間,他被強迫奴役、洗腦;冤期滿後,為躲避中共的迫害,他被迫流離失所。

于永滿(明慧網)
于永滿(明慧網)

2004年2月25日晚,于永滿在營口市老邊區姜家村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時,被營口市老邊區公安分局綁架,後被枉判4年,非法關押在鞍山市監獄。

2007年12月,他被轉入大連監獄;2008年3月10日,在冤獄期滿當天,又被劫持到遼陽市石嘴子教養院洗腦班。

2019年11月15日,于永滿再遭綁架,被非法關押到遼陽看守所;2020年1月23日,被迫害致死。

2020年2月29日下午,來自大連市的六名法醫對于永滿的遺體進行了屍檢。主刀法醫發現他有一根肋骨骨裂,肺部也有撕裂傷痕。

案例五、鄒立明在大連監獄被迫害致死

鄒立明,66歲,盤錦市興隆台區法輪功學員,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

2015年6月,鄒立明再遭綁架,被枉判2年6個月,因身體不符合被關押的條件,沒被收監。回到家中後,他數次被法院帶到醫院檢查,身體一直達不到被關押的標準。

2019年9月,鄒立明被劫持到錦州南山監獄非法關押;同年11月,被轉到大連監獄迫害。

2020年2月7日,大連監獄獄警電話告知鄒立明的家人:鄒立明重度昏迷病危,人在大連第三人民醫院。

2020年3月8日凌晨15分,鄒立明被迫害離世。

在獄中遭殘酷摧殘 回家離世

案例一、吳秀芳被遼寧女監摧殘成植物人

吳秀芳女士,64歲,阜新市法輪功學員。2015年8月18日,被阜新市海州區公安局綁架,非法關押在新地看守所迫害,後被枉判3年;2016年6月末,被劫入遼寧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據知情人透露,吳秀芳被迫害得不能說話、眼珠不能動,身體消瘦、不能自理,插鼻飼,晝夜不能離人。

2018年8月19日,吳秀芳被家人接回來時已是骨瘦如柴的植物人,被送市礦總院救治。好心人找到該醫院,得知吳秀芳已於8月30日出院。主治醫生表示,吳秀芳沒有意識,但知道疼,被插鼻飼管。

2020年2月8日,吳秀芳離世。

案例二、累遭冤獄14年 原軍醫趙成林在迫害中離世

趙成林,58歲,原本溪市橋頭高炮團軍醫(正營職),於1994年8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在工作中兢兢業業,在社會上是人人稱道的好人。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趙成林被迫轉業到本溪市傳染病院當醫生。

在教養院遭「抻刑」

趙成林於2001年7月被劫持到本溪市教養院。期間,趙成林遭到抻刑迫害。施刑者用手銬將他的雙手雙腳筆直抻起,然後絞動鐵鏈,將人抻離地面,只剩臀部稍沾地面。這種酷刑被稱為「定位抻」。

2001年10月,趙成林與另一法輪功學員逃離本溪勞動教養院,半個月後,他被綁架回教養院。

為報復趙成林上次的走脫,教養院院長江自力、政委陳忠維、副院長吳剛指使管理科長李強、副科長梁偉春及董強、王軼、劉偉、趙大為、劉江朋等人員對趙成林進行極其野蠻的毆打,致使其頭部變形、胸部受重傷、呼吸困難、神志恍惚。

警察還將被打昏的趙成林用兩副手銬吊在陰暗的「小號」(極其狹小的房間)裏,腳上被腳鐐鎖住,整個人成「大」字形被懸空吊在小號的牆上。一掛就是好幾天,使他痛苦不堪,多次昏厥。

被非法判刑9年

2002年7月,在趙成林被非法勞教1年期滿之際,本溪市「610」和教養院合謀將他轉為批捕,關進本溪市看守所。同年10月,趙成林被溪湖區法院非法判刑9年。

在遼寧省瓦房店監獄裏,趙成林因堅定信仰、拒絕所謂「轉化」(放棄修煉),獄警指使在押犯人員毒打趙成林,致使其吐血、不能行走,還把他關在「小號」裏兩個多月。

趙成林的家屬多次到監獄探視,均被獄方拒絕。獄方聲稱趙成林不配合管理。

2007年4月1日,家屬又一次到監獄探視,一監區劉隊長對家屬非法規定探視制度、否則停止會見。之後,家屬見兩名刑事犯將骨瘦如柴的趙成林架出來。他臉色蒼白、嘴唇發紫、身體消瘦、極度虛弱、頭下垂,頭頂部大約有六七釐米長的傷口。他被扶坐在凳子上,雙手失去活動的能力、臉面俯在話筒上。

家屬詢問他為甚麼會落成這樣?趙成林用低啞的聲音有氣無力地說:「我堅定信仰沒有錯。在此身受迫害,刑事犯趙建軍在他人指使下對我經常施暴毒打,冬天不許穿棉衣、不許蓋棉被、不許飲用熱水、不許買生活日用品。我被剝奪了僅有的生存權利,只能用絕食反迫害。」

趙成林在身心上受到極大的摧殘和傷害,於2011年6月出獄。

2014年3月26日,趙成林在公園裏發送洪揚傳統文化的光盤時被明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綁架。

2014年9月,明山法院在不通知其家屬的情況下對趙成林進行非法庭審,並冤判其4年,劫持在瀋陽康家監獄迫害。在第三監區裏,趙成林因喊「法輪大法好」、抵制奴役,冬天經常被拽到水房裏,被惡人往身上澆涼水。趙成林絕食抵制迫害,牙齒被撬掉了好幾顆。

經歷了長期的牢獄折磨,趙成林的身體受到極大傷害,他於2020年2月15日含冤離世。

案例三、7年冤獄生命垂危 林桂芝在迫害中離世

林桂芝,58歲,朝陽市雙塔區法輪功學員。1998年3月,她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前,她身患嚴重的心臟病,發病時經常出現昏迷、休克等症狀,時時都有生命危險,只好靠藥物治療,一家人苦不堪言。修煉不久,身體的疾病不藥而癒,恢復了健康。她親身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與超常,一家人從此其樂融融。

林桂芝(明慧網)
林桂芝(明慧網)

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林桂芝曾三次被綁架。2002年2月22日,她因煉功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被勒索500元錢才被放回家;同年5月13日,再次被非法關押近一個月。回家後,中共人員騷擾不斷,她被迫離家流離失所。

2003年11月18日,林桂芝被朝陽市站南分局綁架到吳家窪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2004年1月,重病在身的林桂芝被朝陽市雙塔區法院枉判7年;2004年3月5日,病重的她又被劫往瀋陽女子監獄,被監獄拒收;不久,又被劫入女子監獄二大隊六小隊迫害。

在獄中,林桂芝遭受毒打折磨,腳踝骨被踩碎;每日數次昏迷,吃的飯菜裏被放藥,致使其喪失意識,生活不能自理。直到1年冤獄滿,她才被放回家。回家後,林桂芝的記憶一直沒有恢復,於2020年2月20日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