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分析,現在中共主要依靠發行外債和對外開放債券市場,來彌補外匯收入的減損,以期維持國際收支平衡,因為中國對外貿易情況越來越不樂觀。

中共官方最新數據顯示,中國外匯儲備為3.06萬億美元,外債餘額達2.06萬億美元,佔了外匯儲備的三分之二強。而今明兩年是償債高峰期,業界預料,中國債務負擔沈重,違約案件將隨之攀升。

據官方報告,截至今年3月末,中國外匯儲備為30,606億美元,較上月減少460.85億美元,為40個月以來最大單月跌幅。

外債總規模達2萬億美元 佔外匯儲備三分之二

另據外匯管理局日前發佈的統計數據,截至2019年12月底,中國所有外債餘額達20,573億美元,同期外匯儲備為31,079億美元。由此算來,中國對外債務佔了外匯儲備的66.2%。

其中一年內到期的短期外債佔外匯儲備的38.8%,達1.2萬億美元(84,084億人民幣),這部份外債流動快,規模大,風險亦高。超過一年期的中長期外債約8,520億美元(59,435億人民幣)。

以幣種結構看,人民幣因國際化程度低,中國本幣外債佔所有外債約35%,佔比較小,外幣債佔比65%。外幣債中又以美元債為主,達83%,歐元債佔8%,港幣債5%,日圓債2%。

中國債務結構中,美元債對中共至關重要,是北京獲得外匯最關鍵渠道之一。因美元是中共政府發行貨幣最關鍵的依據和保證金,是維持匯率穩定最重要的工具,更是維持海外大外宣、大灑幣外交的本錢。

日本大和證券2019年年中曾估算,如果計算官方未列入的項目,中國的外債可能高達3萬億至3.5萬億美元。

大舉發行外債 以填補外匯收入減損

2015年起,由於中國貿易帶進的外匯開始下降,中共當局為引進更多外匯,即開放企業發行中長期外債,其中房企外債最引人關注。短短四年間,中國中長期外債佔比所有外債比例由20%翻倍至40%以上。自2019年第四季起,這些外債陸續進入償還峰期。

野村報告指出,自去年第四季起的未來一年,中國平均每季有407億美元債務到期,又認為在今年第2季,為還債的季度高峰期。

據渣打銀行,2019年首11個月期間民營企業債券違約率接近4%,較2017年的0.8%大幅上升。如果今年違約率持平,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沒對經濟造成影響,仍隨時會發生2,000億人民幣的違約案件。

對外開放債市 藉國際金融項目吸收外匯

依中共外管局的報表,中國外債大致分「貨幣與存款」、「貿易信貸與預付款」、「債務證券」和「貸款債務」四大類。

2019年列入的外債中,外國公民在中國經商投資而存在中國銀行裏的「貨幣與存款」萎縮13%,「貿易信貸與預付款」萎縮7%。這兩項與外貿相關的外債均大幅滑落,顯然是受中美貿易戰、外資撤離的衝擊。

另外兩項中國自身向國際舉債的「債務證券」大增24%、向外國「貸款」增加11%。其中「債務證券」自2017年以後穩步增長,現在屬於增長率最高、存量最大的外債。

國內財經人士分析,中國的外債增長主要在於「債務證券」類,因為中國貿易收入大幅縮窄,北京當局於是加快對外開放境內人民幣債和證券。

2019年4月,中國債券加入了美國彭博「巴克萊債券指數」,2020年2月28日納入「摩根大通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中共政府冀望利用金融項的外匯流入來平衡貿易方面的外匯收入減少,以維持國際收支帳目平衡。

進入償債高峰期 債務風暴來襲?

國際金融協會(IIF)去年7月表示,中國債務總規模增至國內生產毛額(GDP)的303%。中國2018年GDP總值90萬億人民幣。以此推算,中國債務總額超過270萬億元。如上文所述,今年到期的短期外債就有8.4萬億人民幣。

另有統計顯示,截至今年4月1日,中資美元債市場存量債券3,461支,未償還規模9,652億美元,其中房地產和金融企業發行債券存量超過一半,其它產業佔約45%左右。

截至3月20日,中資投資級和高收益(即高報酬、高風險)美元債收益率分別為3.39%和16.73%,後者高出前者4倍之多;利差分別為278基點和1,591基點。票券收益率與票券價格本身成反比。從高收益板塊看目前利差可見投資者極度悲觀,預期違約風險陡增,

今年年初兩個月內中資美元債違約就已經預示出危機苗頭,違約的是官方青海省投資集團和天津物產集團兩家國企。

中國面臨的外債問題除了快速增加、短期債務佔比高(約60%)之外,如今又進入償債高峰期,而且隨著對外貿易持續惡化,國內外資存款減少,再遇上中共肺炎疫情,經濟活動遲緩,中國債務負擔只會越發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