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疫情衝擊下,經濟學家多估計美國第一季和第二季GDP將呈現負增長,達到傳統定義的「經濟衰退」,部份經濟學家更估計這次的美國失業率可能飆高到15%,創下史上新紀錄。於是,何時和如何重啟這個一年22萬億美元產值的美國經濟成了當前最迫切的議題。

特朗普總統2020年4月8日在白宮記者會上表示,重啟美國經濟目前有部份開放和全面開放兩個選項,紐約、新澤西和路易斯安那州因疫情嚴重可能延後開放,但他希望以「大爆炸」(big bang)的方式重啟經濟,其前提是中共病毒新增死亡的人數必須下降。

此前,特朗普總統曾表示希望復活節(4月12日)之前重啟美國經濟,但這次特朗普卻沒說出時間表。一般估計,以現在的疫情研判可能至少推遲到4月底以後。

美國企業研究院(AEI)最新研究報告將疫情區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確診曲線平緩。第二個階段是學校和企業間的新增確診或傳播減緩。第三個階段是安全的解藥或有效的疫苗問世。第四個階段是做好預防下次大流行的準備。

該報告稱,要重啟美國經濟之前,必須符合第二階段的四個條件。其一是至少14天新增確診人數下滑,二是該州的醫院可安全處理病人,已不須採用危機照護準則,其三是該州已檢測了所有民眾的中共病毒反應,最後是該州可主動監測確診案例和其接觸史。

為了減緩疫情對於美國經濟的衝擊,列根時代減稅政策的主要擘畫者拉弗(Arthur Laffer)建議美國政府,此時應該對非牟利事業課稅,同時刪減政府官員和公立大學教授的薪資,並給那些沒有裁員的企業與持續工作的勞工薪資所得稅免稅期直到今年底。

特朗普總統也曾暗示有意推出薪資所得稅減稅方案,但該方案目前受到國會兩黨的阻礙。

此外,拉弗不贊成推出2.2萬億美元的財政紓困方案,補助那些最近因疫情而失業的勞工,他認為這讓勞工失去謀職的動機,反而會加深經濟衰退和減緩復甦的步伐。

他說,如果此時的政策對有工作的勞工課稅,反而補貼那些失業者,這將導致更少的人願意投入勞動市場;如果你讓失業越來越沒有吸引力,人們就更有動機想快點找到工作。

然而,拉弗的觀點與當前主流經濟學家們正好相反。拉弗提出的見解或許是鼓勵就業的長期政策走向,但在目前許多人因疫情而被迫非自願失業的情況下,反而應該紓困他們,讓其渡過難關,以免美國消費經濟再度遭受重擊。

例如,前美聯儲主席柏南克就認為此時的財政紓困方案對於受災的企業和個人援助很重要,而且也是必須的。

此前,美國國會通過了2.2萬億美元的紓困方案,緩解企業和勞工的燃眉之急,但仍有國會議員覺得不夠,正討論提出新一輪的紓困方案,他們顯然與拉弗的建議背道而馳,因為他們看到了兩周內首度申請失業救濟的美國人逼近一千萬人,他們聽到了選民痛苦申請紓困的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