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美國成了最嚴重的疫區,而在美國全境中紐約又是重中之重。疫情衝擊著美國的一切,衝擊著人們的心理承受能力。許多人都在問,爲何反共的美國卻疫情如此嚴重?

上世紀70年代末,中共打開了國門,使西方社會欣喜地以爲中共要實行「自我和平演變」,錯誤地認爲,只要幫助中共把經濟搞上去,中共就會放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於是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開始大舉投資中國。

然而,北京89「六四」的屠城,打碎了人們對中共的幻象。人們原以爲西方社會會合力制裁中共,進而結束這個獨裁政權對中國長達40年的統治。然而由於時任美國總統老布什對形勢的誤判,以及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卻把世界引向了另一方向,使中共「谷底翻身」,也爲美國後來備受中共之害種下了惡因。

人們已經知道,中共病毒針對的是和中共走得近的國家或地區,那麼美國這個在表面意識形態跟中共完全對立的國家,爲何疫情如此嚴重?它是如何招「魔」上身的?本篇分爲上下兩部分,透過分析紐約和加州與中共的關係,透過揭露變種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對美國的蠶食,讓讀者看清美國是如何自食惡果的。

一、爲「長遠利益」與中共勾兌,使中共得以「稱霸」世界

從近年美國解密的檔案得知,1989年6月5日,也就是中共屠城的第二天,時任美國總統老布什在白宮召開記者會,譴責中共的武力鎮壓,宣佈立即中止與中共的所有政府間交往及軍售、中止雙方軍事人員互訪、延長中國留學生在美停留期、透過紅十字會對傷者提供人道救援及醫藥協助。

然而老布什在公開譴責的同時,私底下做的卻是另一套。他認爲,自1972年美國與中共互動以來,已經讓中共走上開放與自由化的道路,如果讓中國走回封閉的老路,將會是一場悲劇。老布什以爲,共產國家的民主化過程並非易事,對於「六四」屠城,美國必須從長遠利益考慮,審慎對待。也許他不會想到,幾個月後,以前蘇聯爲首的東歐共產國際瞬間解體了。

老布什的態度雖然受到美國政府內部一部分人的反對,但卻得到了當時西方社會的認同。他們以爲,只要讓中國與世界分享共同利益,就能讓中國保持開放並最終放棄其意識形態。

1989年6月1日,老布什訪問英國時,與時任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達成共識:從戰略角度考慮,不可破壞對中關係,不能把中國人趕入蘇聯的懷抱。

1990年5月,美國決定延長中國的最惠國待遇;1992年,中共總理李鵬訪美。僅3年的時間,美國對中共的制裁措施已全部取消,美中關係基本恢復正常。

老布什的繼任者,從克林頓、小布什到歐巴馬也都一直沿用著這種對中共的綏靖政策,不斷爲中共輸血,最終把中共養大。直到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才開始扭轉這一切,但已是「亡羊補牢」。

後來發生的一切,人們都看到了。中共抓住了美國爲了維護自身利益不得不與其勾兌的軟肋,對內以發展經濟爲藉口,「穩定」壓倒一切,殘酷迫害異見人士和信仰群體;對外利用國際貿易市場需求,在生產加工、資本控制等方面反制國際社會。有人把以美國爲首的西方社會和中共的關係形容爲「貪婪嫖客與淫邪妓女」的關係,也不無道理。

被美國等西方國家養大的中共,開始反過來蠶食美國,蠶食世界。

二、口蜜腹劍 中共全方位侵蝕,「利」字當前 美國自食惡果

出於利益而與中共勾兌的惡果在這次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大爆發中徹底體現出來了,大批美國人在無知中成了中共的犧牲品。雖然川普當選總統後喊出「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口號,徹底放棄對中共的綏靖政策,並且也取得很大成績,但時間並沒有給美國太多的機會。

從1月21日華盛頓州出現第一例確診病例,到4月8日全美已有406,954感染,死亡13,064人,這其中紐約州是「重中之重」,目前已有確診病例142,384人(紐約市佔76,876),死亡6268人(紐約市佔4009)。

1、與中共勾兌利益 華爾街成中共「血庫」

華爾街是美國的金融經濟命脈,這些年來一直爲了利益與中共勾兌,大批資金流入中國市場,成了中共「血庫」。

最近,川普政府內部的一份討論讓中共企業從美國證券交易所下市的備忘錄顯示,有數萬億的美元流入中共控制的公司。

上個月,《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喬什·羅金(Josh Rogin)撰文,指應該起訴現在主導美國資本市場的被動投資工具——被動指數。文章說,華爾街利用此類工具,將美國資本投入到有問題的中(共)國市場,比引入中共病毒更具威脅性。

羅金警告說,如果沒有其它條件變化,聯邦政府的「節儉儲蓄計劃」(Thrift Savings Plan)會在不久的將來採取措施,迫使美國軍人、立法者和其他政府僱員投資這些中(共)國公司。

華爾街與中共勾兌的另一個典型例子,就是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FRTIB)。該委員會不顧兩會和兩黨的反對,將其管理的資金從投資國際基金指數(International Fund Index)轉至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公司(MSCI)推出的全球(不含美國)可投資市場指數(MSCI All-Country World ex-US Investable Market Index)。

這項指數將其投資組合資金的7%投入中國企業,包括已知的多家目前受到美國多重製裁和出口禁令限制的中國企業。由於FRTIB的這個決定,可能會有多達500億美元的資金流向中共。

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PDC)表示,FRTIB投資的中國公司參與了迫害法輪功、新疆維吾爾人、基督徒等群體,(這種作法)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

智庫布拉格安全研究所(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主席羅賓遜(Roger Robinson)曾透露,美國三大主要交易所中有1,000多家中國上市公司,僅紐約證券交易所就有650多家中共國有企業上市。

羅賓遜說,中國所有的國有企業都有中共軍方背景,當這些中國公司成為各種股票指數的一部分(如MSCI指數)後,就成為數百萬美國民眾的個人投資組合的一部分。其結果等於,美國人在股票市場的投資,成了中共的擴張和滲透活動的資金。

川普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曾質問:「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應該為中共國防工業提供保險。美國投資者要為其他公司的活動籌集資金來幫助中共,為何這一問題再次出現?這些活動使中共能夠壓制人民、殖民世界各國……」

其實,華爾街早就開始向中共輸血了。2003年,摩根大通銀行就啟動了一個名為「子女」(Sons and Daughters)的招聘項目,專門聘請中共高官子女。

到2009年,該項目被擴大,變成了一個制度。雖然該項目於2013年終止,但7年間,摩根大通已經僱用了大約100名與中國和亞洲官員有密切關係的人做正式員工或者實習生,銀行因此獲得了1億美元收益的生意機會。

另一個具有代表意義的例子是明晟指數(MSCI)。2018年9月3日,MSCI將中國A股的納入比例提高到5%;2019年2月28日,MSCI又宣稱把中國大型股的納入因子提高至20%。

2018年9月27日,全球第二大指數公司富時羅素(FTSE Russell)宣布,將A股納入其全球股票指數體系,理論上講,這給中國A股帶來5,000億美元以上的增量資金。

2019年4月1日,彭博公司宣布正式將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

2、作爲世界第一大都市 紐約市成了中共大外宣的中心

世界上最懂得如何利用各種宣傳手段給世人洗腦的,當屬中共了。面對全球金融、商業、文化和媒體中心的紐約,中共更不惜花重金抓在手裏。

2016年6月,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教授大衛‧尚博(David Shambaugh)就在《金融時報》發文透露,中共「外宣」的費用每年應高達100億美元。

中共在海外宣傳洗腦的一個主要手段就是在主流媒體的報紙裡插頁,比如美國的 《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今日美國》等報紙中都有中共黨媒《中國日報》的不定期付費插頁,統一名爲「中國觀察」(China Watch)。無國界記者組織(RSF)將其形容爲新型的特洛伊木馬。

據估計,這些插頁可給大型報刊帶來25萬美元的收入。在媒體業(特別是紙媒)經濟效益不好的今天,錢就顯得極具誘惑力。RSF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édric Alviani)說,「當(這些媒體)發表中共不喜歡的內容時,遲早(中共)大使就會來見他們,並告訴他們,你們想不想保留中國觀察的插頁。」「這是對媒體獨立性的一大威脅。」

艾瑋昂表示,這些被選擇插入的報紙是中共當局有目的挑選的,目標對像是「意見領袖、決策者、制定政策的人以及有商業利益的人」 。

把中共的形象放到全世界最顯眼的地方,是中共宣傳的另一大手筆。

自2011年8月1日起,曼哈頓時代廣場2號樓的廣告屏上,出現了中共新華社的宣傳片。這塊巨型高清顯示屏處於紐約中心的黃金位置,總面積為238平方米,24小時播放中共製作的各類宣傳片。根據同類廣告屏的價格推算,此廣告屏的月租金應在30萬到40萬美元之間。

此外,2019年6月18日,紐約州參議院通過決議案,將2019年10月1日設為「中國日」(China Day)。

2019年9月30日晚,紐約帝國大廈亮起了象徵中共國旗紅黃兩色的彩燈。這種把中共當成中國、「與狼共舞」的官方行爲,令許多海外華人感到遺憾和不解。@

相關鏈接:

【系列分析報導7】:全民拒共 港台成大疫中福地

【系列分析報導8 (下)】:異形共產邪說附體美國  瘟疫提供最佳反思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