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大陸宗教自由和人權狀況的網上雜誌《寒冬》,自2018年5月正式創刊起,堅持報道中共打壓宗教自由及違反人權事件遭中共的打壓,8 月起,逾45名記者因報道當地實情遭中共拘捕、受迫害,雖有部份獲釋,但仍有一些人下落不明。今年4月6日《寒冬》報道,有軍人揭中共鎮壓疆藏恐怖行動及武警當新兵送入駐香港部隊的真相。

去年8 月,中共把《寒冬》定性為「外國敵對網站」,並開始大舉搜捕《寒冬》的記者。不過嚴厲的拘捕仍擋不住他們真實的報道。最近,幾位大陸軍人向《寒冬》記者講述了他們為中共服役期間不堪回首的恐怖往事:追捕維吾爾人、對西藏喇嘛大開殺戒、「有選擇地」營救地震受害者等。甚至在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時期,中共把武警當新兵送入駐香港部隊。

鎮壓新疆時期軍人被迫成「殺人機器」

多名退役軍人向《寒冬》描述他們的經歷,為了安全並要求匿名及不透露執行任務的具體地點。一名退役軍人回憶說,那次的行動封鎖得特別嚴密,說是讓他們去演習,後來才知道是去執行殺人任務:「那是2013年夏天,我們在一個中部省份的山區祕密處決了100多個新疆老百姓。」「那些人看起來像維吾爾人,有一些是小孩。上級領導下的命令,說是為了維和。這些維族人手無寸鐵,我們拿著九五步槍(95式自動步槍)掃射,還有無人機指揮,他們逃到哪裡都得死。」他說那是一場噩夢,是他特別想徹底忘掉的事。

另一名福建退役軍人說:「幾年前,我們隊長曾被派到新疆一個村子屠殺新疆人。」「聽我們隊長說,白天部隊的人穿便衣通知那地方的漢族人,讓用報紙把窗戶玻璃糊上,晚上睡覺鎖上門,聽到什麼聲音也別出來,別往外看,屋裡別開燈。」

「當地漢族人晚上聽見『砰砰』的槍聲,早上一看維族人都消失了。我們隊長說是都殺了,連血水都沖乾淨了。」他對寒冬記者說。

鎮壓藏族行動  打死人越多立功越大

2011年曾被派去西藏參與鎮壓藏人的行動的一名山東退伍軍人回憶說:「領導說喇嘛造反讓我們去鎮壓,真的假的我們也不知道,但不去不行,不去就是抗命。我們都知道西藏人是信教的,但中國不允許信仰。」

「去時我們的車都蒙得嚴嚴實實的,車廂裡一點光也沒有,到地方還讓我們戴上眼罩,說帶我們去不聽話的喇嘛住的地方。」這位軍人說:「去了就包圍他們,只放進不放出,反抗的就打死,打死不少人。誰打死僧人最多就立一等功,再少點的就二等功,依次往下排。」

另一名東北地區的退伍軍人向《寒冬》記者講述了他的一位戰友在一次鎮壓拉薩行動中「被死亡」的事。軍人說,2008年,他們接到命令統一行動去槍殺藏人,如果不去就會被軍隊槍斃。老百姓反擊時點燃了裝有汽油的酒瓶扔向軍方,很多軍人被燒傷,他最親的戰友是其中之一,「這些人中有的燒傷面積達90%,都救治的話國家要花不少錢,政府就不治療了,直接通知家屬來領骨灰。」

軍人繼續說:「我看我那位戰友躺在病床上說話時還很清醒,後來醫生往吊瓶裡加了一針,他慢慢就不能說話了。」

汶川地震救援不救小孩、老人

一名山東退伍老兵向《寒冬》說起他不願提起的往事,那是赴四川地震災區救援的經歷:「那時隊長阻止我救一個只有五六歲的孩子,說小的不救、老的不救,救回來給國家添負擔。」「就只許救18到40歲之間的人,一些已經不動彈的人不知道死沒死,我們沒有細看就把他們抬起來往車上扔,在下面的也壓死了。電視報道上說救出來的人放擔架上,好多人抬著抓緊去治療的,就是找個人錄像,全是假的,就是騙人捐款,共產黨說的和做的都不一樣,沒有一句實話。」

他繼續說:「國家那些當官的都不是人,如果派你去危險的地方你不去,就趁沒人的時候開槍打死你,屍首收拾好通知家人就說發生意外死的,給點錢打發了。」他對共產黨的希望已完全破滅:「過去我還嚮往當兵保家衛國,現在全破滅了,那次救援行動後我再也不看新聞,全是為中共歌功頌德、祖國偉大繁榮昌盛的屁話。」

武警當新兵輪換進駐港部隊

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外界懷疑中共派軍隊入駐香港部隊,一名廣東軍人向《寒冬》證實這一事實:「2019年七八月香港反送中運動最亂的時候,政府把新疆、西藏、山東這些地方的武警精英都調到廣州軍區秘密訓練,然後當新兵輪換到了香港。」

據該軍人解釋說,香港每年只能輪換新兵進來,就2019年七八月時換的都是老兵,不論幾級士官,都按2019級新兵運進去,都簽保密協議,要是洩露情況就按洩密罪判刑。他最後向記者補充說:「政府這樣做就是為了確保這些訓練有素的武警到時能出來鎮壓抗議民眾。」

網民:誰要跟巴比倫(中共)一起  誰就有災禍

看到這些軍人敘述的驚人經歷,有市民發推文說:「沒有結社自由,一旦出現政治組織,很快就被撲滅。無組織的群眾難以對付有組織的政府和軍隊。相反,每一個人都生活在共產黨控制的組織之中,他的一切言行都受到集體控制。」

「如果中國就是啟示錄中所指的巴比倫,那中國就要玩完。將要變成鬼魔之地了。誰要跟巴比倫一起,誰就有災禍。」

《寒冬》2018年5月由總部位於意大利的新興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創立,由研究中國宗教多年的意大利教授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擔任主編,一班來自不同國家的學者、記者及支持人權者透過該雜誌,每日以 8 種語言發表報道,每日提供中國受迫害宗教團體的獨家新聞資訊,向全世界揭露中共對各種宗教的打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