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全球肆虐,西方政要譴責中共隱瞞疫情、要求對其追責的呼聲不斷高漲。中共正被國際社會孤立,即使是中共的國際「老朋友」也紛紛轉向,公開批評中共。習近平儘管多次提及疫情的「教訓」,但分析指,習誤判局勢。

習多次提及「教訓」

3月30日,習近平到浙江省安吉縣調研時稱,疫情防控是中共治理體系、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並提及「教訓」一詞。習自稱中共之所以「成功」,就在於不斷地「吸取教訓,改正自己,完善自己」。

3月10日,習近平到訪武漢時聲稱,疫情是對中共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既有經驗,也有教訓」。他還稱,「我們要放眼長遠,總結經驗教訓。」

據不完全統計,習近平已至少五次提到這次發源於武漢,席捲全國和全球的疫情,給中共帶來的「教訓」。

除上述兩次外,他還在2月3日召開的政治局常委會、2月14日的中共中央深改委員會、2月23日的疫情防控會上,都提及「教訓」一詞。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習近平雖然五次提到疫情給中共帶來「教訓」,但他仍在誤判局勢。習還以為中共經此一役,能再恢復過來,世界還會給中共機會。問題是,從現在的趨勢來看,由於中共隱瞞疫情給全球造成大難,直到中共最終解散前,世界都不會再給中共機會了。

疫情下中共國際「老朋友」轉向

截至4月5日,不包括中共隱瞞的數字,全球已有逾122萬人感染了中共病毒,逾6.6萬人死亡。疫情肆虐全球之際,中共在國際上的「老朋友」也轉向,開始批評中共。

近日,美國智囊學者、基辛格中美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公開指責中共越來越左。

4月2日,戴博接受香港「端傳媒」採訪時說,中共「越來越左,而且他對媒體、高校、智囊、文藝圈的控制,非常的緊」。戴博質疑:「中國(中共)怎麼對待它自己的人民,難道它會更好地對待外國人嗎?」

戴博認為,中共老要求外國「別干涉中國內政」,同時宣稱自己是「大國,是超級大國」、「內外有別」等。戴博指,這是「荒謬的主張」,「超級大國是沒有內外之別的,你在國內做任何事情都是你國際公共關係的一部份。你不能說別看我在國內做甚麼,不關你的事,可在國外你得聽我的。」

對比戴博在今年2月及之前對待中共的態度,已經有了差別。

2月在基辛格中美研究所舉辦的一場講座上,戴博沒有正面回應中共在新疆打壓穆斯林的問題,曾引發聽眾的不滿,多名聽眾追問該事件。

去年,戴博還參與了「中國(中共)不是敵人」的聯署信,信件批評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強硬政策,該聯署信由親中的前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Ezra Vogel)等人發起,去年7月發表在《華盛頓郵報》上。

戴博接受港媒採訪時也承認,他當時參與了聯署了,但該信「幾乎沒影響力」。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被歷屆中共領導人都稱為「老朋友」,是華盛頓的親共的代表人物,他旗下的研究所也著重促成美國與中共間「友好關係」。

美國漢學學者林培瑞(Perry Link),近日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也談到一名自己親共朋友的態度轉變。

林培瑞說,他一位老友多年來擔任白宮顧問,並且一直替中共說好話,兩人對於中共政權的看法向來都是對立的,但是這位好友近日聽完他的演講後表示,「老林,那麼多年來,二十多年來,還是你對。」

林培瑞說,如同許多美國人在中共改革開放時期的夢想,這位老友一直希望能有「新的民主化的中國」,一直抱著那種希望,但是最近他放棄了。

網帖曝中共被孤立

隨著全球疫情逐漸惡化,多名歐美等西方國家的政要要求對中共問責。再加上中共的「口罩」外交、「戰狼式」外交及中共文宣的宣傳方式,令西方國家非常反感。

近日,海外網上熱傳一個帖子,揭示了中共在國際上的困境。

該帖稱,隨著疫情在全球爆發,死亡人數越來越多,各國民眾及政府,怨恨情緒迅速增長、發酵,現在世界的怨氣正在往中共方向彙集。中共駐各國使領館報告了排共,反共的趨勢和事件。

文章稱,中宣部要求各主流媒體不要再鼓吹中共抗疫如何能行、國外抗疫如何不行的宣傳;不要再對外推廣中共的抗疫經驗等,這些已令許多國家對中共反感。「照此下去,疫情之後,中國(中共)可能處於空前孤立狀態。」

目前尚不能確認該帖子內的有關中宣部的要求是否真實。

但從近日中共官媒的報道來看,對於外國「抄工作」的說法,及貶抑其它國家抗疫辦法的報道數量有所下降,但是鼓吹中共模式「優越性」的文章仍然有很多。

中共面對一個憤怒的世界

據多家印媒報道,國際人權非政府組織「國際法學家理事會」(ICJ)和全印度律師協會(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已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提起申訴。訴狀稱,「鑒於中共秘密開發大規模殺傷性生化武器,我們謙卑地祈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可以要求和命令中國(中共),向國際社會及其成員國,尤其是印度,做出應有的賠償。」

英國智囊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4月5日在其官網上稱,根據最新發佈的報告,國際社會對中共政府提起訴訟,控告其在處理疫情方面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致使G7國家至少需3.2萬億英鎊的資金來應對疫情。

報告聲明,中共政府在早期沒有向世衛組織提供足夠的疫情信息,未披露那些數據——揭示病毒會人傳人的證據長達三周,致使武漢肺炎(中共肺炎)迅速傳到其它地方,中共政府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第六條和第七條。

英國《每日郵報》4月4日報道,澳洲政自由黨和工黨高級國會議員們說,中共必須承擔因誤導有關病毒的信息而造成的經濟損失。報道指,一位國會議員將致命的病毒歸咎於中共的責任,該病毒已導致全球超百萬人感染。

英國政界高層是這次疫情的「重災區」,71歲的查理斯王儲、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和衛生大臣馬修・漢考克先後感染中共病毒。英國政府也已經放風未來可能清算中共。

《星期日郵報》3月28日報道說,約翰遜政治盟友透露,中共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的表現將最終促使英國重新考慮英中關係。一名位高權重的內閣大臣說:「我們不能袖手旁觀,放任中共因為想要隱瞞(疫情)而毀了世界經濟,然後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該報援引三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英國官員的話,其中一人說,疫情過後,要跟中共通過外交途徑解決。第二位官員說,「當然,現在的重中之重是應對這場危機,但每個人都知道,疫情結束後,就要跟中共清算。」第三位則說,英國政府的「憤怒達到最高點」。

美國多名議員要求對中共追責,要求中共賠償因其謊言而造成的人員傷亡與經濟損失。

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4月1日接受霍士電視台採訪時表示,「但是,如果他們繼續欺騙,那麼我們將不得不把疫情和貿易協定行騙加到一起。我想,屆時您會看到非常不同的唐納德・特朗普,他會憤怒。」

親共學者承認「全球化」將變局

中共從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WTO)開始,它從所謂「全球化」中獲得了巨大紅利。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中共在所謂「全球化」的同時,也把自身的異類理念共產主義不斷推向全球。而「全球化」就意味著其它國家要包容不同的意識形態。所以中共一直說「求同存異」,其「命運共同體」說法也是一樣,背後的意思就是世界要允許中共存在,否則要死一起死。而一旦「全球化」逆轉,或者出現問題,中共第一個碰到的問題就是在國際上的生存問題。未來將會證明這一點。

新加坡學者鄭永年4月2日接受黨媒「俠客島」採訪時,也認為未來「全球化」將會有變局。他稱,西方國家有最發達經濟體、最發達的公共衛生體制,但口罩、防護服、洗手液等基本醫療衛生物資都不能生產。不是沒有這個技術,而是生產能力流到其它國家了。

鄭永年說,疫情之後,西方國家肯定會有很多反思,「每個國家都會把事關國家安全和民眾生命安全的生產能力留在國內。」各國都會強化自己的「主權經濟體」,恐怕要回到80年代以前「有限全球化」的階段。

華盛頓的國安專家瑞貝卡・格蘭特(Rebecca Grant)近日在霍士新聞網刊文指,中共不是朋友或盟友,甚至不是一個負責任的商業夥伴。她呼籲在疫情結束後重新考慮美中關係,尤其是雙邊經貿關係。

格蘭特說,疫情將終結我們所知的全球化,這已經表現得日益明確:這段時期就是從中共於2001年12月11日加入世貿組織,直到2019年12月武漢病毒爆發做出的拙劣反應。

格蘭特說,這場災難之後,美國和其它國家背離全球化將會令習近平感到驚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