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二(4月7日)推文表示,世界衛生組織(WHO)拿美國大筆資金,但卻為中共說話;並且質問,為何世衛總是給大家錯誤建議。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發文說:「世衛真是搞砸了。過去,大筆的錢都是美國捐給它的,現在卻圍著中國(中共)轉。」

「我們要好好琢磨一下(世衛)。」特朗普繼續寫道,「幸虧,我一開始就拒絕了他們的提議,沒對中國開放邊境。為何他們要給我們錯誤建議?」

美國是世衛的最大單一捐助國,每年捐款金額接近1.16億美元。美國還自願向世衛每年增加約1億至4億美元用於特定項目,2017年的這種特定項目捐款總額超過4億美元。

這意味著美國每年向世衛捐款總額超過5億美元,佔該組織年度預算的四分之一。世衛組織2016年和2017年的總預算超過40億美元。

對WHO的捐贈,美國是中共的10倍。(大紀元製圖)
對WHO的捐贈,美國是中共的10倍。(大紀元製圖)

美國務院發言人 世衛漠視疫情早期預警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摩根・奧塔格斯(Morgan Ortagus)在3月22日推文反駁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時,就附上英國《金融時報》的文章,題為〈台灣指控世衛漠視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早期預警〉(Taiwan says WHO failed to act on coronavirus transmission warning)。

該文採訪台灣副總統陳建仁(傳染病專家,2003年沙士期間擔任台灣衛生署署長)以及台灣衛生官員後發現,台灣早在去年12月底即警告世衛有關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具有人傳人風險,但這項示警世衛卻沒有告知其它國家。

報道還指出,世衛與中國(中共)的關係在過去就曾遭批評;當中共地方官員被指從一開始就隱匿疫情,世衛卻仍對北京處理疫情的措施充滿溢美之詞。

報道還透露,世衛帶團訪問中國的加拿大流行病學家艾沃德(Bruce Aylward)說,世衛和中方針對考察報告內容「來回多次」討論更改。

他表示,中共衛生官員不想形容病原為「危險」(dangerous),認為這個術語是用來指死亡率較高的疾病。

艾沃德還表示,中共衛生官員也拒絕在報告提到如何避免發生「第二波」(Second wave)疫情的形容,因此雙方妥協,改用「激增」(A surge)或「再起」(Resurgence)來形容。

美國參、眾兩院3月下旬同時提出一項類似決議,敦促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不要不切實際地表揚中共政府應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措施。

目前,已有多名國會議員呼籲譚德塞下台。

日本副首相:世衛應改名叫中衛

日本副首相、財務大臣麻生太郎3月26日公開表示,因為譚德塞說中國武漢沒有病毒,要是世衛早點預警,各國也能早點應對;他還說,這是目前多國民眾高喊世界衛生織織改名為中國(中共)衛生組織的原因。

麻生太郎還提及譚德塞的前任總幹事是中共推舉的人士——陳馮富珍。他說,陳在任時也是搞得怨聲載道。陳馮富珍是香港衛生署前署長,就職世衛總幹事後,世衛每年平均的出遊開支遠遠超過投在公共衛生項目上的經費支出。

《日經亞洲評論》早在2月就刊登評論文章呼籲,不要讓中共開始主導聯合國機構。

文章指出,世衛直到1月30日才宣佈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爆發是全球衛生緊急事件,外界質疑聯合國機構的拖拉反應是因為擔心宣佈緊急狀態會損害中國(中共)的國際地位。

而在當天的新聞發佈會上,譚德塞不但沒有批評中共拖延瞞報疫情,反而大讚中方對疫情的反應「前所未有」;幾天後,譚更批評其它國家採取措施禁止飛往中國的航班以及限制中國人入境,並稱這些國家是「不必要地干涉國際旅行和貿易」。

《日經評論》指出,譚德塞是埃塞俄比亞的官員,埃塞俄比亞位於東非、是中國經濟援助的主要接受國。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妻子彭麗媛多年來一直擔任世衛組織結核病和愛滋病親善大使。

「雖然目前尚不清楚這些因素在多大程度上影響了譚德塞的判斷,但譚的評論暗示了重要全球機構面臨的一個危險:中國(中共)為其自身的利益,正在利用其充足的政治和經濟影響力重塑重要的聯合國機構。」文章寫道。

盤點譚德塞跟北京的關係

2017年8月,剛剛履任WHO總幹事的譚德塞訪問北京,旋即中共政府就與WHO簽署了一項諒解備忘錄,額外自願捐款兩千萬美元。

世衛在本次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疫情中嚴重偏袒中共的表現已經遭致各國的諸多批評。如:遲遲不肯宣佈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為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導致疫情世界蔓延。

譚德塞因擔心中國經濟與國際形象受影響、延誤8天,才最終在美國等的壓力下宣佈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為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因譚德賽的拖延導致全球失去了防疫的最佳時間點。

而譚德塞在宣佈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後,多次公開努力表揚中共當局的防疫措施正確得力。如在2月14日至16日德國舉行的第56屆慕尼黑安全會議(MSC)上,譚德塞以WHO總幹事身份發言(「新冠疫情和伊波拉疫情背景下的全球衛生安全」)。

他說:「中國(中共)為此付出了巨大代價,為世界防控疫情贏得了時間」,「各方必須抓住疫情應對的『機會之窗』,加強準備工作,防止疾病進一步傳播……」

譚德塞的發言力圖反轉中共在疫情中角色——將中共從禍害世界的病毒發源地變成為他國人民生命安全做出慷慨犧牲的抗疫第一國,引發深陷病毒侵害的各國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