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截止到2020年4月6日上午11點,根據各國通報的數字,全球累計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總人數達到了129萬4400多人。死亡7萬零740人。

在舉世大疫衝擊下,世界各國損失慘重,也引起了世界各國的憤怒,紛紛向中共提起控訴,追責賠償。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被網友稱為「華大媽」的華春瑩,代表中共說「我們都是受害者」。

中共一再推卸責任,並把自己置身於受害者的位置更激起了人們的憤怒。美國衛生總監傑洛姆·亞當斯昨天對霍士新聞表示,「這將是我們的珍珠港時刻,我們的9·11時刻」。美國在釋放甚麼信號呢?

美衛生總監:珍珠港時刻、9·11時刻

在統計列表中,美國確診感染的人數佔去了近全球的1/4,達到了339,958人,是中共通報的中國染病人數4倍多。《華爾街日報》表示,根據新的模型顯示,預計紐約、底特律和新奧爾良等一些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最嚴重的城市,未來幾天將出現感染高峰。

(美國衛生總監)亞當斯坦言,未來一周將是大多數美國人一生中最艱難、最悲傷的一周。他說「這將是我們的珍珠港時刻,我們的9·11時刻,只是不會本地化。這將在全國各地發生。」

美國專家預測,最終可能會有10~24萬人被病毒奪走生命。

特朗普前天也警告,預計死亡人數將出現激增,「會有很多人死亡」。

大家注意,亞當斯用了兩個詞,「珍珠港時刻」、「9·11時刻」。珍珠港和9·11,這兩宗事件有一個共同點,都是美國遭到了外來攻擊。這在美國人的記憶中是非常痛苦的時刻。美國為甚麼提到這兩次痛苦的記憶呢?

誰是病毒受害者?

4月5日,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在《紐約時報》發文,呼籲美中合作對抗疫情。文中表示,中國也受到了疫情衝擊,付出了巨大犧牲。

崔天凱發文,是在華春瑩對中共百名學者發表公開信後的又一個反應。

4月2日,百名中共學者聯名發表英文公開信,表示中國「是病毒的受害者」。呼籲美國人民「合作」,「停止埋怨、指責」。信中反覆引用了北京常說的「命運共同體」。

4月3日,華春瑩表示該信是「正面的聲音」。需要這樣的「理性、冷靜、正面、積極」的聲音,並重複中國也是「病毒受害者」之說。

中國是「病毒受害者」沒錯,但受害的是中國人民。如果不是中共隱瞞疫情,如果不是當初欺騙「人不傳人」、「可防可控」,人們怎麼會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病毒感染、奪走生命呢?

說「命運共同體」更是明顯的謊話,中共從來都是把美國人當成敵人的。

那麼中共為甚麼現在強調中國也是病毒受害者、強調美中不該相互指責呢?

法國居斯塔夫·艾菲爾大學(Gustave Eiffel University)講師黃釗指出,這在政治傳播學上是一種改變敘事的方式。他告訴自由亞洲,中共不斷宣傳「命運共同體」和「全球化社區」等概念,目的是轉變對中國(中共)的輿論。一來不再追究病毒擴散的失責,而來忽視中國(中共)信息的不透明。

究竟死了多少人?

作為真正的受害者,中國究竟死了多少人呢?中共通報81,708人染病,死亡3331人,治癒77,091人。

作為病毒始發國,14億人口,只有8萬多人感染。美國3億人口,卻有近34萬人染病。從比例上來說,中共的數字就不可信。

中共聲稱治癒7萬7千多人,治癒率高達94.3%,怎麼治癒的?現在世界都在苦苦尋找解藥,研製疫苗,中共是否掌握了特效藥?如果有特效藥,為甚麼不與世界分享?如果沒有特效藥,中共是不是在撒謊?武漢、湖北、全國究竟死了多少人?

上海中山醫院援助武漢醫療隊領隊朱疇文說:

【原聲影片】從來沒有過,大城市是這樣的。上千萬人的大城市,沒有聲音,也沒有燈光。都是幻想的電影裏才能看得到。這不是單單一個醫生才能感覺到的,我覺得是一個人都會⋯⋯

大家想想,上千萬人的大城市,死多少人才可能沒有聲音、沒有燈光?見慣了生死的醫生,需要多大的震動才會在鏡頭前情不自禁?

4月4日,一位武漢女性宅在家裏兩個月後,去她熟悉的大道去祭奠亡靈。拍攝過程中,情緒已經逐漸失控。寬闊的大馬路上,看不到幾個人。這名女子邊走邊哽咽,許多人看過之後都流淚了。

【原聲影片】2分20秒

網絡流傳一句話:先前所有的眼淚都被404了,而在404這一天卻要人流下眼淚。

一位網名為「阿姨」說,「沒有昨天的404,就沒有今天的404。有了今天的404,明天還會有404。與其404哀悼,不如404追責。讓人說話,天不會塌下來。不讓人說話,不僅天會塌下來,還會翻天覆地。」

還有網友說,「這是人禍而不是天災,而剩下悲哀也無法撫慰已經離開的人。」

同一天,人們去掃墓,發生了這樣一幕。幾乎沒有風的天氣,墓地突然出現了「龍捲風」,久久不散。網友在向我們爆料時寫道:「看過《與神同行》電影的都知道,這是怨氣太重的原因。」

又一證:病毒源於武漢P4實驗室

其實中共隱瞞疫情、訓誡封口、使疫情無限度放大的罪惡,整個世界都看在眼裏。而對病毒來源,儘管中共不斷甩鍋推責,但是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病毒很可能是人造的,來源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

前天有網友爆料,無意中發現,2019年3月2日,國際學術期刊《病毒》曾發表一篇英文論文,預測中國即將爆發蝙蝠冠狀病毒疫情。4位作者全部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課題設計者正是石正麗和她的下屬兼學生周鵬。

這篇論文的發表時間,比目前所有曝光確診感染中共病毒的事件都要早。論文中完全提到了SARS、蝙蝠新冠狀、人工,以及蝙蝠上有兩種病毒與RAN等相關研究、問題、動機。

時事評論員傑森認為,中共病毒可能是外洩感染,或者經由人受體試驗造成傳染,是一次「人為災害」!並且經由不作為、不負責任的刻意隱匿、瞞報、欺騙和謊言,進而導致世界上所有人遭受病毒危害。

這篇英文論文的網址,我放在了文字稿中,大家可以去查閱。(https://www.mdpi.com/1999-4915/11/3/210/htm  Bat Coronaviruses in China)

還有網友早前傳來的一段影片,中醫科學院院長王永炎去年公開說,在冬至前後,要有瘟疫發生。網友特別在影片中註明:這與發現第一位中共病毒患者僅僅相隔4天。

【原聲影片】30秒

他們怎麼能夠這麼準確地預測到會有瘟疫發生呢?石正麗怎麼預見到會有蝙蝠冠狀病毒疫情的呢?

向北京追責索賠聲不斷

對於病毒來源,疑點和證據越來越多。隨之而來的是,向北京追責的聲音越來越強。

4月4日,美國國會兩名共和黨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和霍利(Josh Hawley)提出法案,要求制裁隱匿疫情的外國官員。法案就以李文亮來命名,叫《2020李文亮公共衛生問責法》(The Li Wenliang Public Health Accountability Act of 2020)。

法案文本沒有提到「中國」一詞,但霍利辦公室指出,悼念李文亮,就必須得追究中國共產黨的責任。

這項提案是繼眾議院後,國會又一次把疫情大流行的矛頭指向了中共。此前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匡希恆(John Curtis)也提交了相同的法案,同樣以李文亮命名。

4月4日,英國跨黨派智囊「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發文,指出中共應該向英國支付3510億英鎊的賠償金。也應該向其它七國集團(G7)成員國支付鉅額賠償,以彌補因其瞞報疫情給各國造成的損失。

早在4月1日,澳洲聯邦參議員羅伯茨(Malcolm Roberts)在推文中指出,「中共在撒謊,人們在死亡(Communists lied and People died)。」在3月31日他推文指出,「中國(中共)是否應該為COVID病毒蔓延作出賠償?」(Should China pay compensation for unleashing COVID19 on the world?)

最近印度國際法學家委員會和印度律師協會也提出申訴,要求北京當局就中共病毒在全球蔓延造成巨大損失作出賠償。不過印度申訴的仲裁機構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估計回應可能不會太理想。

因為人權理事會的各個成員國都已經被中共收買了,而且中共剛剛被任命為人權理事會高專小組成員。所以印度的這個投訴,找錯了對象,人權理事會不太可能問責金主。

儘管如此,印度的行動也可能帶動一些國家,向中共問責。相信對中共問責絕不會就此打住,很可能只是個開始。

台灣《上報》指出,北京當局現在似乎是「氣定神閒,端著茶杯隔岸觀火」。但是「煞風景的事正在紛至沓來」。賣出去的口罩被發現漏風,華春瑩理屈嘴還硬稱「外國貨中也有不合格的」。就憑這副德性還想創建領導「人類命運共同體」?未免太自不量力了吧!待疫情過後,那些該承擔負責的人(包括WHO的譚德塞)必然會受到受害國家與人民的追責和清算。

說到這,已經說明了為甚麼中共強調中國也是受害者、強調美中要合作的問題了。中共很清楚問題的嚴重性,怕世界各國追責。而在所有各國的追責當中,北京最擔心的是美國的發怒。

特朗普法律顧問:中共涉嫌「一級謀殺」

4月5日,特朗普連任競選團隊資深法律顧問詹娜·埃利斯(Jenna Ellis)對《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表示,中共涉嫌「一級謀殺」。

白宮高級官員表示,今年1月,北京當局禁止了美國2家在華公司出口生產的N95口罩、鞋套、手套和其它PPE等醫療用品。

埃利斯指出,「人們瀕臨死亡邊緣了,像中國(中共)那樣的故意、冷血的預謀行動,會被視為一級謀殺」。特朗普政府正在考慮控告中共的選項,包括向歐洲人權法院提出訴訟或運用聯合國的機制。

其實不止是禁止醫療用品出口,中共其它的做法,早就激怒了美國。美國情報機構認定,中共不僅隱瞞染疫和死亡人數,而且在12月已知病毒人傳人之後,仍然欺騙美國不會人傳人,造成美國誤判疫情。

而且中共栽贓美國,造謠美軍傳播病毒,終於使特朗普忍不下去了,公開使用了「中國病毒」。並且直接指出,中國的數據「比實際情況少了點」。

從美國的種種表現看,給我的感覺是美國已經非常惱怒了。只不過在舉世大疫之下,特朗普可能一時騰不出手來。一旦疫情過後,特朗普會怎麼做呢?

特朗普將如何對待中共?

特朗普究竟如何對待中共,目前誰也不知道。但是我們看看美國人歷史上的做法,或許可以作一個參考。

亞當斯提到珍珠港和9·11,這兩宗事件都給美國人造成了極大傷害,美國人後來也都作了報復。

9·11製造者本·拉登被美國擊斃了,報了一箭之仇。而偷襲珍珠港後,很多日本人歡呼勝利。但山本五十六卻說,「美國人的飛機會來的」。後來美國在廣島、長崎投下了原子彈。

說點近的,美國懸賞1500萬美金之下,委內瑞拉獨裁者馬杜羅同意下台、流亡海外了。他不下台,可能小命就不保了,因為委內瑞拉的兩個軍頭已經向美國自首了。

獨裁者可能信奉「我是流氓我怕誰」。它可能不怕誰,但是怕死,怕追責。那麼美國憤怒之下,會不會對中共當局也這樣做呢?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而且獨裁者本身內部就有敵人。如果內部倒戈,既可以得到賞金,又可以除去心頭大患,還可以贏得民心。一舉三得,何樂而不為呢?

4月1日,白宮編外顧問、被特朗普稱為中國通的白邦瑞對霍士電視說,「如果他們繼續欺騙,那我們將不得不把疫情和貿易協定、行騙加到一起。我想屆時,您會看到非常不同的唐納德·特朗普,他會憤怒!」

特朗普競選時口號是「美國利益優先」,「讓美國再次偉大」。但是現在,美國每天都有許多人在痛苦中死去。而這種痛苦,是中共一手製造的。中共不費一兵一卒,就讓美國損失慘重,美國會輕易放過中共?特朗普會忍氣吞聲嗎?

為了不讓美國人被攻擊,特朗普果斷斬首了蘇萊曼尼和巴格達迪。那麼美國會不會同樣對付中共當局呢?

特朗普團隊在一點一點地釋放信號。

好的,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