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冒死搶建湖北武漢雷神山醫院的農民工,進入疫區工作之後,才發覺工資遭層層剝削,其中恐涉及官員參與。很多工人至今依然被困武漢去留兩難,民工維權則遭受官方打壓。

工人:只拿到500到800元

據自由亞洲電台4月6日報道,參與興建雷神山醫院的工友朱先生表示,雷神山工程款遭利益集團層層瓜分,工人維權但被壓制,包括上月24日,300多被困武漢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工友集體維權遭保安和警察毆打。

朱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事情鬧開後,正在廣東隔離中的工頭肖先生打電話告訴他們,每個工人只拿到500到800元,而他的上一層勞務公司,則從每個工人中提取了1000元以上。經過3到4層的盤剝,他們這些真正幹活的一線工人就只能得到零頭了。

工人維權被打 央視造假

朱先生說:「昨天、前天央視一直在刷甚麼『致敬逆行者』,但是他們採訪的是兩個冒牌的,我們的心聲都沒有被說出去。在這裏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比如說保安打我們,打架打了好幾宗,後面警察把打架的工人抓到警察局去關了好幾個小時。後面矛盾鬧大了,我們去市政府維權,已經衝到門口、警察又拿出了警棍、電棍,打了人。」

原一直在深圳工作的湖北籍民工陳先生,2月中看到武漢緊急招工的消息,他知道是和家鄉的防疫有關,就和幾個工友立即從廣東趕赴武漢。

陳先生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他們參與雷神山醫院的施工,期間除了去工地幹活外,其餘時間都不許離開住地,連去商店買東西都不可以。

陳先生說:「我們來的時候被包工頭從深圳那邊騙過來的,他們跟我們說是來這邊做架子工,也沒跟我們說是雷神山,裏面有病人甚麼的。我們基本上每天都(工作)十多個小時,第一天的話我們8點鐘幹到第二天凌晨1點鐘,25號那天下雨,雨衣甚麼都沒有,衣服基本都淋濕完了。父母吧,還有哥,到現在都不知道(我人在武漢)。我怕他們擔心嘛。」

陳先生稱,他們就被工頭剝削及超期隔離的問題,向官方申訴維權,但迄今為止,無論是武漢官方還是承建雷神山項目的國企中建三局,都沒有給出實質性的回應。

工人們被警告對國外記者要「封口」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致電湖北藝築建築一位負責人,但他稱自己不了解此事,也不知道自己招募來的工人們至少有11人仍處在被隔離狀態。

另據知情人告訴自由亞洲電台,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國內屬於非常敏感的事情,雷神山和火神山工人因為維權都遭到了壓力,幾天前,當地警方還再次到古田大橋下的中建三局保利項目的臨時安置房,警告工人們不可以對國外的記者談及此事。

至少9人確診 生計暫難為繼

《財經》雜誌曾報道說,約70名從火雷兩山撤離的工人,通過核酸檢測後,有9名工人確診,還有一些工人核酸陰性,但肺部CT顯示有感染。

對於更多工人來說,最大的困難就是在隔離期滿後沒有收入。朱先生對自由亞洲電台說,「在這種國難當頭,他們還在喝人血、發國難財。」現在他們的處境尷尬,回老家也難,想回深圳打工,因為曾在湖北工作過的人沒人敢接收,甚至連賓館都沒法住。

對此,網民議論紛紛:「真是過河就拆橋!」「不能用完了就一扔——心寒。」

「希望武漢政府安排好他們,別讓人們寒心。」

「冒著被感染的風險,與死神拚命搏鬥,這種待遇,真的不公正…..卸磨殺驢。」

「這些工人是在為抗擊疫情賣命,決不能讓這些人心寒,他們也稱得上英雄。」

「之前境外返回的人有些免費治療了,光一個人治療費用40—70萬,這些拚死拚活的底層工人為火雷的建設功不可沒,今天卻看到讓人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