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幾個月前,街角那裏還是一片小桃樹林。說她小,是因為那不過是一個寬闊一些的隔離帶,但在這喧囂的城市中,她卻給我帶來了許多的欣悅:春天,我曾走過那裏落英繽紛的小路;秋天,我曾踏過那裏溫厚沉靜的落葉,穿行林間,彷彿置身另一個世界—親切、寧靜、安詳。雖然每次我也只是路過而已,但卻足以讓我感受到自然的生命的氣息。但此刻,這一切都成了回憶。

還清晰的記得那片樹林被挖掘機推土機剷平的時候,我頭腦中映射的是《桃樹》中的那個極為相似的場面:一個無限美好而溫馨的世界,被冰冷的所謂現代機器肆無忌憚的摧毀著。

如今,那裏變成了一個廣場,日日所見:人行匆匆,車來車往,以及旁邊商廈的大屏幕上頻繁切換的廣告畫面。每次路過那裏,只有一種感受:忙碌。

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忙碌似乎成了很多人的一種生活姿態,彷彿只有忙生活才顯得有意義。經常有人說,面對有閒的時間就無所適從,就像上緊了發條的鐘錶一樣,除非無力了,否則不會停下來。可是在這忙忙碌碌之中,有誰認真想過,這個世界究竟有甚麼值得我們如此不停歇地追逐,究竟還有甚麼不會最終化作雲煙離我們而去?而被物質的追逐與享受佔滿了的生活空間,可曾記得給心靈留有一席之地,去親近一下春花秋葉,去感受一下雲淡風清,去回憶一下最初的夢想,去思索一下甚麼樣的人生才是真正有意義? 

不見了小桃林,但願有人與我同樣的懷念她,也同樣的懷念生命中每一分安詳與寧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