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4日,出演電影《黑暗騎士:黎明崛起》和《異形2》的荷里活活男星傑・班迪特(Jay Benedict),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身亡。

3月31日,《星際大戰》演員安德魯・傑克(Andrew Jack)和朱莉・本內特(Julie Bennett),染疫去世。

3月16日,「007龐德女郎」、荷里活明星歐嘉・奧嘉古莉寧高(Olga Kurylenko),不幸染疫。

3月12日,奧斯卡影帝湯漢斯(Tom Hanks)夫婦確診感染中共病毒。湯漢斯雖現已出院,但他在推特上說,他和妻子仍居家隔離,以免把病毒再傳播給別人。

至4月6日,美國確診的中共病毒人數逾33萬例,死亡破萬人,其中,均不乏荷里活明星。

荷里活為何會被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擊中?

《大紀元》在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其擴散趨勢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本文探尋中共是如何控制荷里活電影業的。

荷里活電影中的中共資本

這是一個令人深思的現實——如果你去電影院,你很可能會看到一部部份預算來自中共的荷里活電影。

2019年11月26日,美國《時代周刊》評選出了2019年度十佳電影。這些電影,至少一半含自中共資本的投入,包括:騰訊影業、融創集團、上海路畫影視、香港寰亞電影公司、博納影業。

荷里活電影《終結者:黑暗命運》,投資近1.85億美元,其中,派拉蒙、天空舞影業、霍士各佔投資30%,來自中國的騰訊影業佔10%。

電影《決戰中途島》,來自中國的博納影業投資八千萬美元,約佔總成本的70%,是這部影片的第一大金主。

2014年,中國的復星影業投資荷里活電影製作公司Studio 8,先後對《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雙子殺手》兩部荷里活電影進行投資。

2014年,奧飛影業以六千萬美元參與投資荷里活電影《復仇勇者》(The Revenant)。奧飛影業的母公司是中國大陸最大的動漫集團「奧飛娛樂」。

2014年的荷里活電影《變形金剛4》,主控投資方是美國派拉蒙影業,來自中國的1905電影網投資五千萬美元。

2014年,中國的阿里影業成立後,也連續投資了《碟中諜:神秘國度》、《星際迷航3:超越星辰》等一系列荷里活大IP影片。

除了參與投資,中國公司還以各種方式,和荷里活電影娛樂公司深度合作,甚至「聯姻」或對其收購。

中國公司和荷里活的「聯姻」

2012年,中國大連萬達以26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美國第二大院線AMC。

2015年3月19日,美國荷里活電影公司「獅門娛樂」(Lions Gate Entertainment)宣佈,和「湖南電廣傳媒股份有限公司」達成協議,共同投資製作電影並確保在中國市場上映。

2015年4月1日,中國的華誼兄弟與荷里活STX影業達成協議,即雙方共同製作、融資並發行多部STX電影。

2015年9月20日,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CMC)和美國荷里活最大的電影公司華納兄弟(Warner Brothers)聯合宣佈,雙方將聯合出資打造「旗艦影業」(Flagship Entertainment Group),其中CMC控股51%,華納兄弟持股49%。CMC曾出品《功夫熊貓》等電影。

2016年,繼AMC之後,萬達收購美國另一家電影院線卡麥克(Carmike Cinemas)。

2016年年初,萬達宣佈斥資31億歐元收購了美國的傳奇影業公司(Legendary Entertainment)。

2017年1月,美國之音報道,派拉蒙影業跟中國上海電影集團公司和華樺傳媒達成三年期的高達十億美元的投資協議。不過,同年11月,派拉蒙影業宣佈,協議取消。據稱,中方承諾的資金並未到位。

2016年9月底,大連萬達和索尼影視宣佈建立戰略聯盟。

大連萬達的董事長王健林,中共黨員、中共十八大代表、全國政協常委,被外界稱為「紅色商人」。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道,王健林熱衷於收購美國的文化產業、尤其是試圖佔領作為美國文化象徵的好萊塢,顯然並非出於商業考慮,而是為中共向西方國家輸出中共價值觀的「大外宣」服務。他的收購,並非完全的商業行為,而是政治行為。

中國電影市場和中共資金 改變荷里活

據美國電影協會(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數據,中國的電影市場票房收入在2018年達90億美元,僅次於美國和加拿大。

普華永道2019年的一份報告指出,預計中國將在2020年,成為全球最大電影市場,票房營收將從2018年的99億美元,至2023年大增至155億美元。

「荷里活越來越依賴於中國市場在電影中獲利。這意味著我們在拍攝電影時會想著中共。」美國華府智囊「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聯盟關係部副主任蒂莫西・杜切爾(Timothy Doescher)表示。

據《金融時報》報道,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oodrow WilsonCenter)研究員、《中國製造的荷里活》(Hollywood Made in China)一書作者孔安怡(Aynne Kokas)表示:「你很難在荷里活找到一家製片商願意製作負面描寫中國的電影。」

德國之聲報道,北京電影學院副院長俞劍紅表示,中共承諾在眾多領域領域開放市場,不過,人們得考慮到文化、娛樂業的特殊性,「它具有教育和意識形態性質,因此,會受到不同對待」。

加拿大國際廣播電台RCI報道,中國已經逐漸成長為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同時,大量中國資本進入荷里活,這意味著,它也會某種程度上改變你看到的電影內容。

華府傳統基金會的高級研究員邁克・岡薩雷斯說,「中國共產黨是共產黨,共產黨非常清楚,文化站在政策和政治的上游;如果你抓住了文化,那麼,你就已經朝著影響民眾的方向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中共如何控制荷里活劇本

2018年11月19日,澳洲《悉尼晨鋒報》發表標題文章〈中共如何控制荷里活劇本〉。

2012年的影片《赤色黎明》(Red Dawn)描繪的是中共敵人進攻美國小鎮的故事,遭到中共官媒的抗議。於是,荷里活的米高梅公司只能花100萬美元利用數字技術進行了修改,將全部反面人物變成朝鮮人(而不是中國人)。

報道表示,中共巨大的影響力決定了美國人拍的電影和看的電影應該如何描繪——這正是中共政府控制其全球敘述(話語權)的一部份,即塑造中共是個更友好的、不具威脅的世界形象。

荷里活電影屈服於中共審查者出於政治或其它原因而進行修改的情況,屢見不鮮。比如:《007:大破天幕殺機》和《殭屍世界大戰》。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演講中點名兩部荷里活影片,為進入中國市場而不得不刪除某些內容。彭斯舉例說,荷里活影片《殭屍世界大戰》必須刪掉劇本裏提到的一種病毒,因為這種病毒源自中國。而影片《赤色黎明》後期利用數字技把反派都變成朝鮮人。

「北京經常性地要求好萊塢嚴格地正面描繪中共。那些沒有這樣做的製片廠和製片人受到懲罰。北京的審查人員對哪怕對中國只有小小批評的電影都迅速加以剪輯或取締。」彭斯說。

英國《獨立報》報道,荷里活電影導演,常常會在電影中加入奉承中共的內容。

驚悚片《環形使者》的編劇兼導演里安・約翰遜,就將劇本中的大量情節從巴黎移到了上海,為的就是從中方獲得資金。

被中共禁播的荷里活電影

1997年首映的荷里活電影《紅色角落》講述一名美國商人(理查德・基爾扮演)到中國進行衛星買賣,卻不幸捲入一起謀殺案,基爾變成兇嫌。故事揭露中共司法黑暗,違反人權。

電影在美國首映時,江澤民剛好訪美。最後,基爾上了中共黑名單,無法入境中國。

另一部被禁的荷里活大片是《洗錢天堂網絡》,由著名導演史蒂芬・索德柏(Steven Soderbergh)執導,荷里活常青樹梅麗・史翠普等出演。影片有10幾分鐘的篇幅,展現重慶前市委書記薄熙來夫人谷開來謀殺外國商人海伍德一案,涉及中共禁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電影中出現這樣的畫面:在一個中式建築的大庭院裏,一群身穿黃色衣服的法輪功學員正在煉功,薄熙來帶領警察出現,開始抓捕法輪功學員。隨後,在一間廠房內,醫護人員捧起一個鮮活的心臟放進醫用箱裏。

荷里活或淪為中共的工具

美國民主黨籍眾議員布拉德・舍爾曼(Brad Sherman)擔心荷里活拍電影要看中共的臉色。舍爾曼指出:「可以說荷里活再也不會拍有關西藏的電影了。現在是不管電影講的是火星還是其它甚麼地方,都要有親中共政府的人物才能得到荷里活的青睞。」

2019年5月26日,美國《國會山報》刊登署名評論文章表示,荷里活明星對中共敏感問題鮮有發聲,但也有例外,其中包括達賴喇嘛的朋友、美國著名影星理查德・基爾(Richard Gere)。

美國之音報道,基爾說:「荷里活現在更加討好專制強權,製片廠都很小心,怕冒犯管理世界第二大票房市場的政府。」

對中共審查說不

被《時代周刊》評為十佳電影的《從前,有個好萊塢》,原定於2019年10月25日在中國上映,但突遭中方撤檔,並遭無限期擱置。據悉,因片中有關李小龍的角色引發爭議。

該片的美國著名導演昆頓塔倫天奴(Quentin Taratino),拒絕對此作出修改。

隨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推特發文表示,他為昆汀「拒絕再次刪減他的電影以滿足中國(中共)的審查而鼓掌,包括言論自由等不可剝奪的權利不應被出售」。

美國駐華使領館,轉推了這條推文的中文翻譯。

拒絕中共 脫離中共 是避疫的關鍵

當下,向中共公開能說不的荷里活導演或明星,並不多。眾多荷里活電影公司不幸向中共屈服。

《大紀元》評論員洪微表示:「這場瘟疫已經表明,與狼共舞的代價有多麼高昂。無論使用甚麼措施,人類對這場瘟疫都顯得無能為力。」

《大紀元》特稿指出,「認清災厄的根源,明曉中共的真相;脫離中共、拒絕中共,就能遠離災厄、不受瘟疫侵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