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國際法學家理事會和全印度律師協會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提起申訴,要求中共當局就隱瞞疫情並導致全球大流行負責。這是繼美國律師界對中共提起集體訴訟之後的最新案例。

中共隱瞞疫情 國際人權組織提訴

綜合《印度時報》(The Times of India)和《今日商業》(Business Today)等印度媒體報道,國際人權非政府組織「國際法學家理事會」(ICJ)和全印度律師協會(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已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HRC)提起申訴,就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蔓延全球,給世界人民造成嚴重的身體、心理傷害,以及經濟和社會危害,對中共追責。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主席兼全印度律師協會主席阿迪什・阿加瓦拉(Adish C. Aggarwala)在訴狀中說:「鑒於中共秘密開發大規模殺傷性生化武器,我們謙卑地祈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可以要求和命令中國(中共),向國際社會及其成員國,尤其是印度,做出應有的賠償。」

阿加瓦拉提交的申訴書中講述了在中共病毒疫情初期,中共當局故意審查相關信息,掩蓋李文亮醫生的預警,而李文亮醫生也遭到了中共的譴責和懲罰。中共當局未有效地對感染者的旅行進行管制,而導致疫情擴散到全世界。

申訴書還指出,該病毒(中共病毒)出自於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中共精心策劃了一個陰謀,企圖在世界範圍內傳播該病毒,旨在使世界主要國家癱瘓,僅讓中國成為受益者。

國際法學家委員會成立於1952年,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歐洲委員會、非洲聯盟是其重要的合作和諮詢機構。它負責世界各地人權調查和人權意見書的刊發。

第一宗向中共索賠案

上述案件並非首起向中共追責的索賠案。3月12日,美國佛羅拉達州的伯曼律師事務所,對中共隱瞞疫情提起集體訴訟。原告是4位美國公民和1家美國企業,被告包括中共政府、國家衛健委、應急管理部、民政部、湖北省政府、武漢市政府,索賠金額達數十億美元。

這是中共病毒爆發以來,全世界第一宗控告中共隱瞞疫情導致嚴重後果的民事索賠案。

原告代理律師摩爾表示,這宗訴訟案,不是針對中國人民,而是有人必須對世界正在遭受的浩劫負責。

第二宗向中共索賠案

3月17日,美國知名保守派律師、前司法部檢察官拉里・克萊曼(Larry Klayman)向德克沙士州北部法庭提交訴狀,狀告中共研發生物武器,致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訴狀的原告是開放性的,可以是受到中共病毒損害的任何人,不管身份與國籍,都可參與原告起訴連署,然後共同爭取賠償。

被告包括中共政府、軍隊、軍隊生化武器專家陳薇、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及其所長王延軼、該所研究員石正麗。訴狀要求州聯邦法庭進行陪審團審判,索賠金額「至少20萬億美元」。

要求對中共追責 美國政界呼聲不斷

截至4月5日,中共病毒已蔓延至全球183個國家和地區,導致125萬餘人被確診感染,近7萬人死亡,成為二戰以來全人類最大的災難。

根據最新的疫情數據,美國已有超過32萬人確診感染中共病毒,九千餘人死亡。而對於中共當局就病毒來源等問題四處「甩鍋」(推卸責任),美國政界與民間對中共譴責及追責之聲不斷。

3月31日,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國務院一名官員在感染中共病毒後去世。同時,他再次批評中共隱瞞疫情所帶來的後果。

不過,蓬佩奧此前也曾強調,目前需要全力以赴遏制中共病毒蔓延,將來一定要查清此次疫情的來龍去脈,而且美國有權向中共索賠。

彭佩奧認為,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權隱瞞疫情,就像一個人患了傳染病,也不能隱瞞。世界各國,包括美國和中國的法律,都非常明確,隱瞞病情導致他人被傳染,一律判以重罪。

美國印第安納州共和黨籍眾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等議員於3月24日提出跨黨派議案,要求中共當局對早期掩蓋疫情的錯誤行為負責,並為給美國和美國人造成巨大的經濟和健康損失,支付巨額賠償。

同日,美國密蘇里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約什・霍利(Josh Hawley)在參議院提出另一項議案,呼籲多國公共衛生官員展開國際調查,追究中共造成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責任,以及對美國乃至全世界人民造成的傷害。

這項議案進一步提出更為切實的訴求,包括量化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對各國造成的傷害,對美國和各國人民的健康和經濟帶來的損失,以及建立賠償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