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那些每天面臨巨大壓力的中國高科技(IT)產業的工作者來說,在全國範圍內應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瘟疫的封鎖意味著工作量的增加、老闆和同事的期望更高,以及工作與生活之間的界限越來越模糊。

彭博新聞報道,中國IT行業已經有一個臭名昭著的「 996」工作文化,即從上午9點工作到晚上9點, 一周六天。 但是有些人認為當前的在家工作模式更接近「 007」,即每周7天,每天24小時。 而且多餘的加班是沒有經濟補償的。

「在家遠程工作期間,明顯的缺點是每個人都會不知不覺地加班,並成習慣了。」現年25歲的李浩寧(音譯)說,他是北京手機遊戲公司Century Game的遊戲軟件開發工程師。

隨著數以億計的人轉向可以工作、學習、購物和娛樂的互聯網,所以需要IT工作者有更多的產出。但是在家庭辦公的工作環境中,分心和虛擬(遠程)工作系統的問題會降低工作效率。

「我以前每天工作10個小時,其中有9.5個小時是有效率的,」現年35歲的王偉說,他是北京一家電話晶片公司的軟件工程師。王說,現在他每天在家工作12個小時,但只有8到9個小時有工作效率,因為「我3歲的女兒不時的過來分我的心。」

另一名李先生說:「當我在辦公室上班時,我可以直接去找同事去討論一個方案,但是通過在線發短信,它變得效率低下。」

為了管控疫情,社區被禁閉了,於是IT工作者的家成了辦公室, 他們必須將生活和工作作為一個整體來對待。

王先生說:「我早上9:30左右吃早餐,早餐後餐桌變成我的辦公桌。」

而李先生說:「我通常在上午10點被電話會議的鈴聲叫醒,在會上我需要報告我的工作進展。」 「我在開會的時候會喝杯咖啡,而會議結束時幾乎是午餐時間。」

遠程工作還意味著IT工作者需要隨時待命。

26歲的ByteDance公司的程序員Zhu Lichao說,很難確切知道他甚麼時候可以下班。他說:「老闆每天都查看我的工作情況,而我的同事也經常打電話給我。」


遊戲開發程序員李先生面臨同樣的挑戰。 他說:「有些同事仍會在晚上11點打電話給我確認工作要求。」

中共政府一直在鼓勵工人在家工作。 在一些城市,地方政府補貼已暫停營運的小型企業,以培訓其員工的在線遠程工作技能。

2月3日(中國新年假期後的第一個工作日),全中國近2億員工在使用由中國最大的電子商務公司阿里巴巴開發的通信平台DingTalk。

根據另一家中國科技巨頭騰訊開發的遠程工作平台Enterprise WeChat的統計,假期後第一周,IT行業是五個最繁忙的行業中的一個。

儘管中共勞動法規定,每個人每周的工作時間不能超過40小時,而加班時間不能超過36小時,但中國IT員工的無薪加班早已見怪不怪了。

「改變人們對工作的認識和觀念很重要,」 24歲的廣州律師周華平在談到IT員工和僱主公司時說,

「如果以犧牲員工的權利為代價謀求經濟發展,前景不會好的。」他說, 「從長遠來看,公司也無法激勵員工或留住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