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金融市場,中共製造的這個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太厲害了,讓今年第一季美股三大指數全數跌落熊市,道指下跌23.2%,創下1987年第四季以來最差單季表現,標普500和納斯達克指數分別下挫20%和14.18%,也是2008年第四季以來最差數字。

每個人都想知道這場疫情甚麼時候結束,有些人更想知道疫情結束之後經濟會呈現甚麼面貌?是會呈現V型、L型還是W型的反彈?對經濟學家和投資者來說,他們最想知道這場疫情改變了人們甚麼習慣,未來的金融市場將出現甚麼變化?

筆者認為這次中共病毒慘劇結束之後,全球至少出現五個主要的改變。第一個改變是供應鏈的調整。過去很長時間全球企業過度依賴中國製造,這波疫情正好讓企業主重新思考雞蛋不能放進同一籃子的道理。這個供應體系的調整,將在疫情結束後快速進行,填補了特朗普去年發動中美貿易戰的未竟之功。

第二個改變是廠商的存貨政策。很長一段時間,源自日本豐田生產管理的即時化生產技術(JIT)成了全球各大企業存貨管理的主流。但這一次的疫情讓很多人反思:即時生產的低庫存策略存在著供應鏈斷鏈的風險,尤其是汽車產業未來的庫存策略可能進行部份調整。此外,全球的產業專業分工這次也出現了問題,讓許多國家缺乏民生物資工業,在防疫期間成為嚴重的缺口,也是未來必須正視的課題。

第三個改變是消費者的購物習慣。疫情的爆發讓許多過去人群聚集的商店業績大幅滑落,但線上的電子商務卻持續蓬勃發展。線上購物龍頭廠商亞馬遜今年第一季股價逆勢上漲5.5%,遠優於實體通路龍頭沃爾瑪的下挫4%,已說明一切。即使疫情結束之後,人們心中對於疫情的陰影短期間卻難以抹去,線上購物的傾向會持續強化。

第四個改變是人們傾向認為居家比外出旅遊安全。疫情結束之後,旅遊業或許出現大幅復甦,但會有為數不少過去喜歡外出的人選擇多留在家裏,他們會增加居家方面的開銷,減少外出的花費,也就是「宅經濟」將盛行一段時間,相關的企業商機仍可在疫情結束後持續暢旺。

第五個改變是各國政府和人民對於中共的態度。疫情爆發之前,部份民主國家的政府還會被中共的金錢外交所迷惑,對華為5G的立場與美國大唱反調。這一次的疫情勢必讓他們徹底認清中共的真實面目——中共治下的中國製造是票房毒藥,向其靠攏的各國政黨將被該國選民唾棄。

除了上述五個改變之外,筆者認為還有三個現象是不會改變的。第一個不變的是資本市場的韌性。如同美國億萬富豪庫班(Mark Cuban)所說的,美國的資本市場讓許多人白手起家,是創業家精神的重要支柱。換言之,在這場疫情結束之後,長期支撐美國經濟的資本市場仍然會屹立不搖,這個市場將持續讓更多的美國人一圓他們白手起家的「美國夢」。

第二個不變的是股市的漲跌。許多投資者在這場疫情中的表現,似乎認定已經世界末日了,他們將手上可以變現的任何資產不計價拋售,導致3月出現了史上最慘烈的金融市場崩盤。即使下跌到此,還是很多人認為許多股票將會消失,仍然堅持放空。

但誠如CNBC財經節目主持人克萊默(Jim Cramer)所說,此時放空的人是低估了科技的進步,低估了病毒解藥和疫苗遲早問世的力量。筆者認為,只要世界沒有毀滅,股市會跌就會漲,長期仍是偏多的格局,經過空頭的洗禮之後反而投資踏實。

第三個不變的是各國政府政策的利多將不斷放送。在民主國家,任何執政者都不可能放任疫情讓民眾長期失業、股市長期崩挫,他們在選票和執政良心的壓力下必然對這場疫病展開一場殊死的奮戰。美國聯邦政府紓困的2萬億美元,美聯儲的零利率和無上限的量化寬鬆,都在告訴世人:美國政府將傾盡全力維護美國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

美國這種史上絕無僅有的作多動作也被全球各國仿傚。面對疫情,全球各國正同步祭出史上最厲害的激勵措施。疫情結束之後,這些政策利多不會立刻消失,但卻會出現強勁的後效應。如果把這場疫情當作一場人類對於病毒的戰爭,不難想見二戰以後全球經濟的長時間復甦也會再度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