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正在全球大流行。這場由中共的人禍導致的世界大災難,在催生全球反共大潮的同時,也在促使中國各界人士大覺醒。

任志強是中國上層社會覺醒的代表

任志強是高幹子弟、紅二代,他的父親任泉生曾任中共商業部副部長。任志強與現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王歧山是中學同學。從在校學習到延安插隊,再到北京工作,任志強一直跟王歧山保持各種各樣的聯繫。王歧山身居高位時,還偶爾半夜三更給他打電話,一聊就是很長時間。作為中國著名地產商,任志強與許多中共高層領導相識。比如,與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很熟,與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私底下「以朋友相交」。他本人的朋友圈中,很多人是著名企業家、億萬富豪。

任志強已經退休,有車,有房,有錢,有名,甚麼都不缺,本應含飴弄孫,頤養天年。但是,這次「中共病毒」從武漢擴散到全中國全世界,中共不僅不道歉,不反省,還在歌功頌德,自吹自擂,他實在憋不住了,衝冠一怒寫了一篇炮轟最高當局的警世文。

其中,最關鍵的一句話是:十七年前的教訓(2003年的SARS),並沒有讓這個體制發生徹底的改變,才有了今天的疫情再次爆發。此次不解決根子上的問題,下次也一定會再出現更大的災難。」

武漢方斌:「全民反抗,還政於民」

武漢服裝銷售商方斌,從1月25日開始,持續發表了不少武漢疫情的影片報道。其中,最令人震驚的是,2月1日,他在武漢第五醫院,5分鐘拍攝了8具屍體。從2月7日起,他將先前發起的「全民自救互助運動」升級成為「全民大反抗運動」。他說:「中華民族幾千來,一直都有反暴政的悠久歷史」。他再三強調,「病毒的殘酷,遠遠比不上暴政的殘酷」;「病毒的根源是暴政」,「只有徹底剷除暴政,才能徹底剷除病毒。」

方斌的最後一條影片發佈於2月9日。影片中,他念了自己寫的一幅毛筆字:「全民反抗,還政於民。」2月10日,方斌在家中被抓。

北京異見人士華湧說:「方斌是一個殉道者,以自己的言行,不顧生死來喚醒大家。他告訴我們,民主自由和老百姓的權利是自己爭取的,不是等來的、求來的、跪來的。」

青島陳秋實:「我連死都不怕,還怕你共產黨嗎?」

陳秋實是黑龍江人,戶籍在青島,是律師、演講者、公民記者。去年8月,他隻身到香港報道反送中運動。僅3天,就被中共當局強行召回北京,一度被噤聲。

1月24日,黃曆除夕夜,他搭最後一班高鐵到武漢。他說,他只講他看到的和聽到的。在接下來的兩周裏,陳秋實探訪了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武漢中心醫院、武漢第五醫院、火神山醫院、殯儀館、居民區等,用鏡頭記錄一幕幕真實的人間慘劇。期間,還與美國之音的「時事大家談」節目做過3次直播連線。2月6日,他在YouTube頻道告訴母親,他要去拍攝武漢方艙醫院的情況,此後便失去聯繫。

1月30日,陳秋實在自拍影片的最後,講述了自己和家人承受的巨大壓力。他眼含淚光地說:「我連死都不怕,還怕你共產黨嗎?」

一位網民看完這期節目後留言:「我一個大男人真的被秋實感動到哇哇的哭,中國太缺少秋實這樣有血性、有擔當的人。希望他能喚醒那些愚昧、裝睡的人。」

北京李澤華:希望更多年輕人站出來

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的李澤華,今年25歲。他主動辭去央視主持人的工作後,獨自進入已封城的武漢。他說自己因為「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的過世,公民記者陳秋實「被失蹤」,以及中共官方對疫情的隱瞞,「逆行武漢」。他要「用自己的耳朵和眼睛去獲取信息,做出自己的判斷」。

他先後去了1月18日舉行4萬人大聚餐的百步亭社區,加班加點燒屍體的青山火葬場,以及外地農民工滯留的武昌火車站地下停車場,共發出6個影片。2月26日,當他探訪被懷疑是「中共病毒」源頭的武漢病毒研究所時,遭中共國安的追捕。

回到住處後,他做了最後一次直播。他說:「我為甚麼要從中央電視台辭職?我為的是中國能有更多的年輕人站出來。」之後,被抓走。

四川趙凱呼籲:「解散共產黨」

3月26日,四川公民趙凱接連發佈兩個影片,呼籲:「所有有良知的中國人和共產黨員們站出來,解散共產黨。」他說:「這個病毒是很可怕的,但是,比這個病毒更恐怖的,是馬列共產主義無神論思想」,「它是一個精神瘟疫」,「所到之處,就是災難。從1949年到現在,『文革』、『大饑荒』、『鎮反』、『三反五反』、還有後面的腐敗、『八九六四』,人民所經歷的人禍無以復加。」

考慮到可能被抓被坐牢,趙凱專門發了一段影片,聲明自己身體健康,沒有發燒症狀,長期隔離在家,他信奉上帝,沒有任何心理疾病,不會自殺。

山東張文斌呼籲:「共產黨下課」

張文斌是山東的一名在校大學生。他表示,看了任志強的文章,很有共鳴。「那個老師(任志強)的例子深深觸及到我,給了我說共產黨下課的勇氣。」

3月30日,張文斌發佈影片,呼籲「共產黨下課」。他說:「曾經我也是一名中共的小粉紅,是翻牆後才慢慢認清共產黨邪惡的嘴臉的。中共從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三年饑荒、計劃生育、六四屠殺、對法輪功的迫害、對西藏人、香港人和新疆人的迫害,到今天,它已將魔爪伸向全世界,許多人仍視而不見,甚至還在歌功頌德,我實在無法忍受。」

「看到香港人、台灣人勇敢地對抗共產黨,我也想發出自己的聲音,呼籲大家認清共產黨的真面目,團結起來推倒中共這堵牆」。「或許我不能親眼看到共產黨滅亡的那一天了,也不知道這個影片能不能被大家看到。但是,這個世界,我來過……」

一波接一波的反共潮

任志強被失蹤,方斌被失蹤,陳秋實被失蹤,李澤華被失蹤……。但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次大瘟疫,讓越多來越多的中國人,認清中共本質,勇敢站出來,反抗中共暴政。

2月6日,最早在微信朋友圈發佈疫情消息的武漢中心醫院醫生李文亮去世後,大陸網上出現一波「我們要言論自由」的反共潮。一個網民質問道:「人民憑甚麼就沒有言論自由?憑甚麼不能有質疑?憑甚麼沒有知情權?憑甚麼電視新聞媒體都是政府的喉舌?憑甚麼你們作威作福我們就要服服帖帖?」

很多人模仿香港反送中運動提出的五大訴求,提出了大陸人的五大訴求。比如,北京大學教授張千帆等聯署發表《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的公開信》,提出把2月6日定為「國家言論自由日」(李文亮日)等五大訴求。

3月10日,武漢中心醫院醫生艾芬講真話的文章《發哨子的人》被全網封殺後,大陸網上出現又一波對抗中共網絡封殺的反共潮。武漢作家方方寫道:「人們像接力賽一樣,刪一次,再發一次。一棒接著一棒。各種文字,各種方式,讓網管刪不盡,滅不完。」「一旦走到這一步,網管,你還刪得過來嗎?」

4月1日,中國著名地產商潘石屹的兒子潘瑞,連續發了多條敏感微博。比如,「穩定,不可建立在謊言之上,萬丈高樓如是由謊言做的地基,照倒。」有網友擔心地回覆:「老哥,你真不怕抓啊!」潘瑞回覆:「『死我都不怕我怕你?』秋實說的,就憑這句話,我挺這條漢子。」有網友推測:「這篇微博公開批習,並再度為父親潘石屹的好友任志強鳴冤!」

退出邪黨中共 遠離「中共病毒」

自從2004年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將中共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本質昭告天下後,全球興起一股退出中共黨、團、隊大潮。到今天為止,據大紀元退黨網站統計,已有3億5千多萬中國人「三退」。

2020年由「中共病毒」導致的大瘟疫發生後,在任志強、方斌、張文斌等的正義之聲激勵下,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三退」。一位用化名退黨的大陸人士寫道:「原來為了生存不敢得罪,被拉入中共。原來年輕,想從自己做起,加入改進該黨。但多年來發現不可能,其黨文化極為落後腐朽,尤其武漢疫情後,其言論行為無恥無擔當,令我實在恥於與之為伍。現在鄭重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

署名「楊德福」的人在其退團、隊的聲明中說:「《共產黨宣言》裏的第一句話是,『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大陸遊蕩」。這不是比喻,是其真實的自述。」對於中共當政70年乾的各種壞事,「我憤懣過、狂怒過,也深深地思索過,為甚麼這些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呢?中華民族怎麼攤上這麼個統治的政黨?現在,我一通百通了,明白共產黨的本質後,一切都有答案。」

截止4月3日美東時間11點,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數已高達104萬多,死亡人數突破5萬。中共人禍製造的這場大災難,不僅禍害了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也禍及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中共不亡,中國不會好,世界不會太平。

值此生死攸關的特殊歷史時刻,再次呼籲中國大陸民眾,遠離中共邪黨,就會遠離「中共病毒」,「三退」保平安。可以用真名,也可以用化名,在大紀元退黨網站聲明「三退」。「三退」的人,才能得到神佛的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