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領導人稱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是該組織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成立以來最具挑戰性的危機。但是,其最強大的機構安理會( Security Council)則一直保持沉默。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日前呼籲採取統一的全球應對措施,因為許多國家為了遏制該病毒而互相封鎖。他還呼籲停止所有武裝衝突,以便各國能夠集中精力應對危機。

但是,古特雷斯的呼籲被廣泛忽視。同時,他並沒有得到擁有15個成員國的安理會的響應。安理會是唯一可授權使用軍事和經濟脅迫來支持其要求的聯合國機構。

在敘利亞、也門、利比亞、阿富汗、馬里和哥倫比亞以及其它地區,武裝衝突仍在繼續。謊稱沒有中共病毒感染病例的北韓,日前還發射了兩枚短程導彈,一個月內進行了四次武器測試。

幾乎沒有甚麼跡象表明當前的情況將會改變,人權組織和外交政策專家對此感到沮喪。他們說,隨著病毒全球大流行,聯合國未能發揮其作用。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最初在中國武漢被發現,北京被指控其懲罰舉報人並壓制有關疫情爆發的信息,並不願被視為罪魁禍首。美國堅持要求中共承認失責。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曾多次將冠狀病毒稱為「武漢病毒」和「中國病毒」(中共病毒)。

《印度快報》報道說,聯合國前危機顧問理查德・高萬(Richard Gowan)表示:「安理會發出了混亂的不團結信號。」「損害已經造成。」

聯合國人權觀察組織主任路易斯・夏邦諾(Louis Charbonneau)表示,聯合國對疫情大流行「完全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他說:「我們身處一種被普遍認為是最緊迫的安全問題中,全球很大一部份人口處於封鎖狀態,安理會則無能為力。」

加納、印度尼西亞、列支敦士登、挪威和瑞士等國的外交官對安全理事會的無所作為感到不安,向擁有193個成員國的大會提出了一項決議,表示支持對這一大流行病採取強有力的統一對策。

周四(4月2日)晚上該決議以協商一致方式獲得通過,但這在很大程度上只具有象徵意義。提案國的外交官表示,他們希望這將增加對安理會採取行動的壓力。

秘書長古特雷斯承認,他一個多星期前對全球停火的要求沒有得到滿足。他在一次在線新聞發佈會上對記者說:「世界不同地區的許多衝突政黨都表示,他們已準備好接受它。」「但是準備接受與在現場實施,兩者有很大的區別。」

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認為,特朗普政府在很多議題上與聯合國理念不同,比如,特朗普放棄了聯合國支持的協議,包括《巴黎氣候協定》和《伊朗核協議》。

美國於2018年6月19日宣佈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表示該組織存在「政治偏見」。美國時任聯合國代表妮基・黑利(Nikki Haley)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新聞發佈會上,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未能有效捍衛人權。

與此同時,特朗普總統在聯合國積極推動美國價值觀。例如,2019年9月23日,特朗普在聯合國總部主持全球呼籲保護宗教自由活動並發表主題演講。特朗普說,美國的立國基礎是:「我們的權利不是來自政府,而是來自上帝。」「美國人所享有的宗教自由在世界上是罕見的。世界上80%的人口生活在宗教自由受到威脅、限制甚至禁止的國家。」

世界衛生組織是聯合國的一個分支。因其最初對伊波拉危機的反應而受到批評,而這次在評估和應對中共病毒威脅方面,也飽受批評。

一名加拿大網友Osuka Yip今年在全球最大網絡請願平台發起連署,要求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引咎辭職,迄今已獲全球逾70萬人支持。

美國聯邦參議員瑪莎・麥克薩利(Martha McSally)周四呼籲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塞辭職下台。她認為譚德塞協助中共掩蓋中共病毒的數據。

自12月下旬以來,中共病毒造成的全球大流行已在204個國家和地區奪走了58,000多人的生命,並使100萬多人染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