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兩個月,星期日粉嶺聯和墟旁的馬屎埔村外,上午11時前便見人龍,市民排著隊等待馬寶寶社區農場農墟開放。本周起為了分散人流,每次進入農墟的客人限制10人。大約1個小時,農場內的蔬菜幾乎被搶購一空。本地農業的生存空間有多大?馬寶寶社區農場農墟不只是一個賣本地菜的地方,也擔當起向市民傳遞理念的角色,令市民了解本地農業重要性、關心本港規劃及土地問題。


逢周三和周日開放的農墟。(陳仲明/大紀元)
逢周三和周日開放的農墟。(陳仲明/大紀元)


馬屎埔村。(陳仲明/大紀元)
馬屎埔村。(陳仲明/大紀元)

「馬寶寶」之名的由來,意為粉嶺馬屎埔村的寶寶,誕生於2010年夏天,今年剛好10歲。多年來,村民聯合一眾有心人在農場內舉辦各類工作坊、導賞團、農墟、耕種班,並表達對土地問題的心聲。自去年6月以來,香港人好像開始覺醒,對本地菜的關注、「農地農用」的議題獲更多人接受。


在馬屎埔村長大的區晞旻(Becky),是馬寶寶社區農場的負責人。(陳仲明/大紀元)
在馬屎埔村長大的區晞旻(Becky),是馬寶寶社區農場的負責人。(陳仲明/大紀元)

在馬屎埔村長大的區晞旻(Becky)感嘆道:「農地農用、我們要有自己的食物生產這個話題,我們講了10年,但是大家好像比較難以明白,覺得農地應該拿來起樓。10年前馬寶寶一直想做的事,就是保住東北、保住馬屎埔,講怎樣可以令香港農地零損失。我們都想那麼艱難危機的時候,希望多些人關心農業。」


馬屎埔村內的標語。(陳仲明/大紀元)
馬屎埔村內的標語。(陳仲明/大紀元)

「其實我們講保住東北,不只是農夫可以繼續他的田園生活、繼續他的農地(耕作)、或者很想保住我們家那麼簡單,我們是講這個城市是不是有自給率,講香港人是不是現在那麼困難的時候,可以穩定糧食供應。」她續說。


農地保育和發展地產,一直都是城鄉規劃中的兩難議題。(陳仲明/大紀元)
農地保育和發展地產,一直都是城鄉規劃中的兩難議題。(陳仲明/大紀元)

本地農業供應背後的農夫壓力

和馬寶寶社區農場負責人Becky一起走進農田,她介紹起每一寸土地上種的菜,眼中都會放出光芒。上世紀40年代時,Becky的祖父母定居馬屎埔,租田務農維生,父母也繼承了祖父的工作。Becky大學時讀的是商科,畢業後在中環做文員,眼見父母耕種的環境越來越惡劣,兒時的街坊們一個個遷離,地產商在田中豎起「私家重地閒人免進」的木牌,農田漸漸荒廢。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和「馬屎埔收地」引起多方討論時,2010年,20歲出頭的她決定辭去全職工作,在自家農田的位置成立「馬寶寶社區農場」,父母負責生產,她則擔任銷售的角色,並積極聯絡街坊、義工參與農場中舉辦的各類活動,將有機耕種和永續農業等概念傳播開去,希望有更多人了解本地農業的重要性,了解當前農夫面臨的困境。


馬寶寶社區農場生產的番茄。(陳仲明/大紀元)
馬寶寶社區農場生產的番茄。(陳仲明/大紀元)


馬寶寶社區農場生產的椰菜花。(陳仲明/大紀元)
馬寶寶社區農場生產的椰菜花。(陳仲明/大紀元)

Becky簡介馬寶寶永續農業(sustainable farming)的理念,採用回收社區及家居廚餘自製肥料餵養土地,順應自然法則栽種,拒用任何化肥農藥,堅持本地生產、本地銷售,確保新鮮及品質,免除不必要的物流及加工。10年的堅持,令「馬寶寶」逐漸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尤其是今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蔓延,對健康的顧慮及在家做飯的比重加大,港人對本地菜的需求近日也增長起來,每逢周三、周日的農墟生意都很好。然而手上提著新鮮蔬菜的客人們,或不知道保留這片農地有多麼不易,本地農業生產面臨著收地的危機,農地租約的不穩定對農夫而言是最大的挑戰。


馬寶寶農場和其他同樣面對迫遷的農夫都一起來擺檔,當中包括不同種植方法:生態有善、有機、常規耕種。(陳仲明/大紀元)
馬寶寶農場和其他同樣面對迫遷的農夫都一起來擺檔,當中包括不同種植方法:生態有善、有機、常規耕種。(陳仲明/大紀元)

Becky引述漁農自然護理署去年的統計資料,顯示如今香港蔬菜的自給率僅約1.7%;另外據食物及衛生局的資料披露,香港有逾九成糧食為進口食品,她對此流露出擔憂:「大家現在去買菜,會有多些人去想買本地農夫的菜,我們買本地農產的時候,其實要去想一想香港本地農業現在面對甚麼樣的境況,在香港去做農夫或者經營農場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是要面對逼遷,比如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在村裏農夫都面對,我們沒有一些穩定的農地去做生產,農夫要面對很短的租約,你不知道過了兩年之後你還能不能夠繼續種你現在的農地。二是農夫不只是一個生產者,還要照顧農田所有的工作,生產、基建、租約、銷售、推廣、運輸,都是農夫自己解決的,所以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

偏僻地帶建公眾停車場的迷思

在周日的農墟中,在入口顯眼位置,擺放著一些簽名表格和圖文解說,村民盧先生指著「齊簽名救靚菜」的地圖說明,向筆者分析目前城市規劃委員會的新動作——申請在馬屎埔村內興建地下停車場。這一通告在今年3月10日發出,被貼在村口一個不起眼的欄杆上,若非有心人或未必會留意。盧先生表示,如果不向村民分析地下停車場選址和興建時產生的影響,在出問題後再補牢就為時已晚。


申請興建停車場的通告被貼在村口一個不起眼的欄杆上。(陳仲明/大紀元)
申請興建停車場的通告被貼在村口一個不起眼的欄杆上。(陳仲明/大紀元)

盧先生說:「這個公家停車場的申請位置比較特殊,這個位置在未來第二個恒基地盤的地帶,申請範圍附近全是民居和農場,也沒有大的行車路,從實用角度方面來看不太合理。再從建築角度來看,萬一動工挖泥,泥會塞住去水道,令農田水浸,如果挖得深時又會令地下水流失,井無水可灌溉,到時就無法為大家提供優質、新鮮的有機本地靚菜,這都是逼遷農夫的手段。」


盧先生表示,若在馬屎埔村內興建地下停車場將影響到農田的生產。(陳仲明/大紀元)
盧先生表示,若在馬屎埔村內興建地下停車場將影響到農田的生產。(陳仲明/大紀元)

他提及,這個申請一旦通過,恒基或會藉興建公共地下停車場為名,實為其準備興建私人屋苑鋪路,提前逼遷農夫。


地產商提前逼遷農夫的事件不時發生。(陳仲明/大紀元)
地產商提前逼遷農夫的事件不時發生。(陳仲明/大紀元)

地產商與馬屎埔村民農地之間的拉鋸戰,十多年前已經展開,究竟未來如何,村民也無法預知。面對這些紛爭,盧先生苦笑道:「我們做得幾多得幾多,盡量讓大家明白吧。」

*********

問及Becky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對馬寶寶社區農場的影響,她認為馬屎埔村遇到的情況只是城鄉規劃過程中的冰山一角:「馬寶寶是因為新界東北發展而出現的社區農場,我們會對很多東北發展不合理之處、村民被人欺負的情況發聲,同一時間我們不只是講新界東北的問題。我們看闊些、看遠些,其實香港要有健全的城鄉規劃和農業政策,做到城鄉共生,這個城市怎樣才有一個永續的發展。」◇


Becky希望香港能夠有健全的城鄉規劃和農業政策。(陳仲明/大紀元)
Becky希望香港能夠有健全的城鄉規劃和農業政策。(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