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現象,作為一種前沿科學,成為現代醫學研究的一項課題。有人在手術過程中,或病危之際,進入瀕死狀態,見到了平常狀態下看不到的景象。瀕死現象為研究人體科學,提供了越來越多的實證依據。

不少名人曾經歷瀕死體驗,通過媒體報道也被大眾所熟知,像兩屆美國總統朗奴列根(Ronald Reagan),荷里活影星伊莉莎伯泰萊(Elizabeth Taylor),荷里活影星莎朗史東(Sharon Stone)等等。神秘的瀕死現象,在古代的文獻中,也有一席之地,從中也能找到不少相關記載。

雖昏迷仍有意識得知晉國日後大亂

《史記》卷105記載,晉昭公時期,公族勢弱,大夫勢強,晉國正卿趙簡子專掌國事。有一年,趙簡子罹患疾病,一連昏迷了5天,仍舊不省人事。大夫們為此擔心和恐慌,於是特意請來神醫扁鵲,為趙簡子治病。

扁鵲診視病情後走出來,趙氏的心腹家臣董安于問他,主君病情如何?扁鵲說:「主君病因在血脈不順,此病好治,不足為怪!」繼而為他講起一樁往事。原來昔日秦穆公也得過此病,一連昏迷了7天才醒過來。

甦醒當天,秦穆公告訴公孫支與子輿說,他到了先帝的居所,感到非常喜悅。他之所以昏迷了很久,原來是去學東西了。先帝告訴秦穆公:「日後晉國將會大亂,接連五世都不得安寧。然而其後會成為霸國,可惜稱霸者未老就會過世。稱霸者的兒子會下令,其國內男女無禮教之分。」公孫支記下穆公的話,並收藏起來,由此形成秦國政策。

扁鵲對董安于說:「晉獻公時大亂,晉文公稱霸,晉襄公則在餚地打敗秦軍,然而襄公返國後恣情縱慾,這事你也有所耳聞。不過,今天主君之病與穆公不同,不出3日必會甦醒,甦醒後必有話要說。」

戰國時期的名醫——扁鵲。(Faebot/Wikimedia Commons)
戰國時期的名醫——扁鵲。(Faebot/Wikimedia Commons)

靈魂出竅遨遊天宮獲知時局

扁鵲預測果然沒錯。過了2天半,趙簡子甦醒了。他告訴諸大夫一件事。原來在他昏迷期間,他的肉身雖然躺在床上不能動彈,也沒有知覺,但他的意識(或稱靈魂、元神)清楚真切、自由自在地到天國轉了一圈。

據趙簡子所說,他到了先帝所在的地方。看到久別的先帝,心中自然深感愉悅,並且和眾神共遊天帝所居住的「鈞天」。他聽到仙樂,和夏商周三代音樂很不同,樂音更加悅耳,更能撼動人心。

在遊歷過程中,先帝告訴趙簡子說:「晉國日後會世代衰弱,過七世就會亡國。有一位嬴姓之人將在范魁以西的地方打敗周國,然而他建立的國家也不能長久。」董安于將這些話記載下來,同時又將扁鵲所說的話轉述給趙簡子聽。於是,趙簡子賜扁鵲四萬畝地。

趙簡子在瀕死狀態下,不僅遨遊天國,還見到了先帝,能夠與他溝通。通過先帝所述,趙簡子未卜先知,知道了日後晉國會滅亡,以及秦國的興衰。據史載,晉國經歷晉定公、出公、哀公、幽公、烈公、孝公、靜公七世,真的就亡國了。而嬴姓之人則是秦始皇帝,他締建了秦朝,其國祚共計十五年,確實很短暫。

七公子耍鬧使人靈魂離體

趙簡子靈魂出竅,他的肉身不動,意識仍舊活躍,到處穿梭。在唐朝的另一事例中,靈魂出竅後,致使肉身僵臥,靈魂返回到身體內,人會即時甦醒。人體就像一件衣服,由元神主宰著它。

唐朝時期,有一位孝廉叫裴珙,老家住在東京(洛陽)。仲夏之季,他從新鄭出發,想趕在端午節回家探望父母。他走了一天,才走到石橋。忽然,從身後跑出來一名少年,帶著很多隨從,正在縱馬馳騁。那少年回首笑著對裴珙說:「明天就是端午節了,你應早點回家,為甚麼走得這麼慢呢?」於是把一匹馬借給他,讓他快點回家。

裴珙非常高興,對他的兩個僮僕叮囑說:「你們慢慢走,晚上投宿在白馬寺西邊我表兄竇溫的田莊,明天慢慢回來即可。」就騎上駿馬飛奔而去。不一會兒,就到了洛陽的上東門,他將馬匹還給那位少年,就與他道別了。裴珙匆忙趕回家,於黃昏時回到家中,看見父母姐妹們正在張燈設宴。他站在堂前階下,高聲拜見父母,他的父母也沒有理睬他。裴珙覺得很奇怪,就大聲呼喊兄弟姐妹的名字,同樣沒人應話。

家人都不理睬他,裴珙有些生氣,又大聲疾呼,還是沒人回應他。反而聽到父母嘆氣地說:「珙兒到今天還沒有回來。」說著,他們就哭起來,兄弟姊妹們也都跟著落淚。

這時裴珙暗自心想:「難道我成了異類嗎?」就出門走到大街上,徘徊了很久。這時,有一名貴人帶著很多隨從從街上經過,遠遠地看見了裴珙,就用鞭子指著他說:「那是活人的生魂。」

一個佩帶著箭囊的侍從來到道旁,對他說了一番話。裴珙才知道,原來他半路上遇到的少年是昆明池神的七公子。七公子淘氣,和裴珙開了一個玩笑,讓他元神離開了身體。幸好遇到貴人,他的魂魄才可回到肉身上。

那佩帶箭囊的侍從領著裴珙來到上東門,從門縫中走了過去,轉眼來到石橋附近的竇莊。這時,裴珙看見自己的肉身僵臥在地上,兩個僮僕正圍著他痛哭流涕呢!神明讓裴珙閉上眼睛,從身後推了他一下,裴珙的靈魂進入肉身後,人立刻就甦醒過來。

病危之際生魂離體

裴珙瀕死時,看到自己的肉身,也親身體驗了原來沒有肉身時,可以輕易地穿過門縫。這樣的瀕死經歷,在清朝的另一則事例中,也有雷同的記載。

《柘園野語》記載,山西山陰縣有一位陸君,生病後臥床了幾個月,都沒有好轉,並且病情日趨加劇。每天睡覺時,他的元神都會離體。當元神離體後,沒有肉身病痛的束縛,他反而感到很舒服。元神能從細小的門縫中一穿即過。

一天,陸君對妻子說,昨天夜裏有小偷,以兩塊磚瓦相合,中間裝上熾炭,吹出火焰,燒某家的大門。陸君看見了,大聲呵斥他,然而小偷根本就沒聽見。正好,鄰人到街市上喝酒,一直喝到酩酊大醉才歸。鄰人一路踏歌而行,小偷就被嚇跑了。

陸君還說,夜裏有客人到了某戶人家。那戶人家的主婦做麵粉製作點心招待客人,並且用黑豆做餡。她的小女兒坐在旁邊觀看,因看得疲倦,坐著打盹不慎摔到了,跌傷了前額,腫了一個如胡桃那麼大的包。

陸君妻子的姑姑聽他這樣一說,就到這二戶人家去查驗,發現一戶的大門還有燒焦的痕跡。第二戶人家的女兒前額腫起的包,還沒有消散。才明白陸君說的都是真的。

元神離體與病魔交戰

柘園主人朱容在其著作《柘園野語》說,生魂離體在《集異記》中就有記載。在紀曉嵐的《槐西雜誌》中也講過。朱容相信,人的靈魂可以離體,因為他自己也親身經歷過。

昔日,他罹患疾病,身體時熱時冷。當身體發熱時,在睡夢中他的靈魂就會離體,並與病魔大戰。有時候空手搏戰,有時會拿著武器,與病魔交戰。病魔的形狀,他也分辨不清,只感覺跟人不一樣。雙方搏戰的場地,總是圍繞著病床旁邊。

有時候,雙方交戰,朱容敗下陣來,身體精疲力竭,從夢中醒來。往往這時,身體都是灼熱的。有時候,他戰勝了病魔,就會立刻甦醒,身體則是涼涼的。但是過不久,身體又會陷入熾熱狀態。就這樣過了3天,病情逐漸好轉了。

上述的幾則瀕死事例,從春秋時期至清朝,時間跨度二千多年。從這些記載看人體的結構,肉身只是一部份,元神靈魂則是另一部份。當元神離開這個物質身體後,感官會變得更清晰,能接觸到更廣闊的天地,能看到尋常眼睛看不到的人物和景象,破除了肉身帶給人的束縛,以及思維的局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