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月上旬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肆虐期間,即使全國學生不能到學校上學,中共仍設法強迫全國的適齡兒童和青少年加入中共的少先隊、共青團組織,招來老師、家長、學生的反感。

學校強逼學生入團入隊

明慧網報道,目前,學生雖然不能上學,但已經開始在網上上課。學校讓學生們通過手機、電腦使用「釘釘軟件」上網學習,達到休學不停課的目的。隨後,許多學校強制讓各個年級的學生通過「釘釘軟件」加入中共的共青團、少先隊組織。

入團、入隊的操作步驟是:首先讓家長在手機上關注公眾號,選擇加入少先隊還是共青團,然後填寫學生的真實姓名、身份證號、民族、手機號等,最後提交。

最後,學生還要把完成操作的截屏圖片發給學生的班主任;如果不提交截屏圖片,學生班主任會反覆催促該學生的家長,說這是「強制性」的。

各教育局強制各校區這樣做,各校區強迫老師、家長這樣做。

中共綁架所有青少年

報道說,這一事件引起了許多家長和老師,包括學生的反感。

河北省寧晉縣的一位家長反映:「那個上面第一段寫著願意參加的怎麼怎麼樣,我的孩子不願意參加,我就不在手機上操作了。」

「可是,裏面的管理員說,不入隊或入團就是反對國家、反黨。」

家長說,「談不上反對國家、反黨,就是在手機上操作不操作的問題。如果強制要求家長必須讓孩子加入,必定引起家長們的反感。」

管理員回答說,「這是工作。」

河北省寧晉縣的一名小學生交給了當地法輪功學員一份退隊聲明,內容是:在網課開始後,班主任強迫我通過手機入少先隊。先關注河北共青團,然後填寫真實姓名、手機號、身份證號、民族。我媽媽替我填寫的,我根本就不願意入少先隊,現在聲明退出。聲明人:小樂。

河北省寧晉縣的一位邱姓小學教師告訴當地的法輪功學員:「近期,受到學校校長的反覆催促,必須讓本班學生全部入少先隊,完成『回家工程』。全學區都這樣做,這是教育局的要求。」

邱老師說,向上反映意見也不解決問題。在這種強迫的形式下,各班班主任要求家長給自己的孩子註冊入少先隊。在手機上根據流程填寫孩子的真實姓名、手機號、身份證號、民族等。

他說,「不是家長、學生自願加入的。因為我不願意讓我的學生入少先隊,是校長們強迫我這樣做的。」

明慧網評論:為了給自己「輸血」,中共不顧疫情對青少年已經形成的傷害,還試圖強行綁架中國的所有青少年,用他們稚嫩的生命換取中共自己的苟延殘喘。

三退大潮勢不可擋

共產黨宣言的開場白寫著,「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中共在這個幽靈的操縱下,奪走了中國八千多萬同胞的生命。中國人相信善惡有報,只有退出中共的組織,才不會跟其遭殃。

2004年11月19日,大紀元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第一次全面、深刻地揭示了中共的真實歷史及其邪惡本性。自此引發了中國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三退」大潮。迄今為止,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聲明「三退」的人數已超過3.5億。

尤其是中共病毒在武漢爆發後,記者查看大紀元退黨網站,每日「三退」(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的人數在四、五萬以上。

由於中共掩蓋疫情、使病毒蔓延全球,造成大流行瘟疫。到目前為止,全球破90萬人感染、4萬餘人死亡,全球經濟陷入癱瘓之中。

這一切讓大陸人越來越看清中共的真實面目,紛紛「三退」、遠離中共。以下選自大紀元網站近日刊登三退聲明的例子,可見一斑。

一位署名為「找自己」的大陸人於3月31日寫道:「我厭惡中共的宣傳洗腦,無論甚麼事情,都靠宣傳給大眾洗腦,就連這次的武漢肺炎,也宣傳成靠信念打贏!成天學習(如何做)強國,靠這個真能強國嗎?!我憤怒於中共的不讓說真話……我熱愛我的祖國,但我不再相信所謂共產黨的信念。在此聲明,我退出共產黨,退黨、退團、退隊。」

3月30日,大紀元退黨網站三退聲明,署名為「曙光之前」的人士留言道:「作為在中共洗腦下長大的九零後,自香港反送中以來,慢慢認清了中共的真面目。中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邪教組織、現代版納粹。初中年少無知時,入了共青團,此次瘟疫事件更是讓我看清中共的本質,所以,我在此正式聲明退團!」

來自山東的劉可在聲明中寫道:「我聽過看過很多海外影片後,了解到很多真相,生活在國內封閉資訊下很痛苦;知道中國共產黨都是用謊言治國的,很多善良的民眾被欺壓,決定不與邪惡為伍,退出中國共產黨及附屬組織,掙脫撒旦魔鬼的枷鎖,在這瘟疫期間保住生命,給自己一個美好的未來。」

中共恐懼真相

在疫情下,中共害怕人們知道真相、害怕人們相信法輪功學員所說的「三退保平安」的方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威脅、關押。

2月18日,邯鄲市,高九雲女士在貼告訴人們如何躲避瘟疫的信息時,被縣國保大隊隊長李賓帶領二三十人綁架,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市第三看守所,面臨非法批捕。

2月16日下午1點鐘,吉林市71歲的法輪功學員張俊英冒著嚴寒黏貼躲避瘟疫良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被當地四個警察綁架,後被釋放回家。

2月4日,吉林市永吉縣法輪功學員孫志文,在外面貼「疫情兇猛 真言保命」的不乾膠時,被當地警察綁架到城北派出所,後釋放回家。

之後,永吉縣公安局、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人員把拍攝孫志文貼「疫情兇猛 真言保命」真相不乾膠的整個監控錄像影片,發到許多民眾的手機上,誣衊法輪功學員。

不僅如此,在疫情下,中共的移動傳媒一躍成為黨媒,大肆渲染「黨領導人民」戰勝瘟疫取得的「一個又一個的偉大勝利」,同時煽動民族情緒、製造對所謂敵人的仇恨心理。

明慧網報道,近日大連巴士上的移動傳媒中,又出現攻擊法輪功的宣傳片,其中被攻擊的截圖為國外法輪功學員在車身上貼的九字吉言「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遠離瘟疫」的警世信息,但宣傳片裏卻沒敢截圖「退出中共,遠離瘟疫」等字樣。

法律專家:中共是個邪教組織

現居加拿大的中國政法大學國際法碩士賴建平對大紀元記者說:如果一個組織不允許別人勸說它的成員離開這個組織,還要用國家的所謂「法律」維護黨的形象,成為它的使用工具,「那麼只能說這個黨、這個組織沒有生命力,本身就是一個邪教性質的黨」。

賴建平認可法輪功學員勸人們離開中共這個「反人類的組織」。

「任何一個中國公民,無論他有無信仰,都有基本的權利,所以法輪功學員去談論、評價、傳播有關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消息,甚至批評政府等言論都不構成犯罪行為。」

中共作為一個獨裁黨,政黨凌駕於國家和個人之上,當黨在欺騙國家和人民時,你去批評這個黨,「這種行為對人民、國家是一種貢獻,是一種積極的、有價值的義舉」。法輪功學員傳播疫情真相,「不但不是違法的行為,恰恰是高尚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