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給中國大陸經濟造成巨大衝擊,在中共維穩思維模式下,國內確診人數急速下滑,就在人們對中共的維穩數據產生疑問之時,大紀元記者採訪到國內的輕症患者,證實了中共肺炎輕症患者被拒之門外,完全不在中共公佈的政治數據之中。

採訪內容:

記者:像你們這麼多有症狀的,也不算輕的,醫院為甚麼不收你們,不給你們確診或是治呢?

小薇:核酸陰,那個胸部CT不明顯。我1月11日當時就是感覺這個病很嚴重,像SARS一樣人傳人。我說現在武漢人不跑的話,到時候可能都不讓你出城了,甚至你回去的話,別人說你是武漢人還嫌你不讓你進來,沒想到就是全部都猜中了。就是我1月11日發在群裏,然後我還發了圈,我說11日就預言一切。但是沒想到我自己也中了,就是這樣。

記者:11日之前你們街道社區有沒有重視這個事情?

小薇:沒有,沒有。雖然1月1日2日就知道有這個病毒,但是當時他們不是後來說不人傳人嗎,也沒甚麼恐慌吧,因為我平常出門都戴個口罩所以還無所謂。主要是我18日那天去了那個酒吧之後,然後晚上回來就不舒服了。胸口就噁心難受,然後身體沒精神,雙腳無力,氣喘,1月20日坐在巴士上,我發現我有點低燒。額頭左邊燒,右邊不燒。就覺得奇怪,還用手試半天,怎麼這邊燒,這邊是冷的,我當時還跟我媽媽說。我說也沒怎麼注意,當時在巴士上燒了一會兒,下車也沒怎麼燒就去吃飯。但是那時候已經胸口有點悶。感覺甚麼東西壓在胸口悶悶的,就是有點呼吸不暢的感覺,但也不太嚴重,那個時候就是胸悶,呼吸不暢。

記者:有症狀的,現在處於沒人管的狀態,社區也說沒事兒,大夫也不治療,像這種情況你們自己有甚麼想法呀,怎麼辦啊?

小薇:我這種輕症的我跟別人說,我也不發燒也不咳嗽。然後我說我得這個病,別人說你假的,你沒得這病,就安慰我。然後我跟家人說我得這個病,都不相信我有。他說你看看別人得這個病送到醫院去話也說不了,還高燒不退,動都動不了。我說那都是重症了,肯定重症住了醫院,那個血氧低了拖到醫院呼吸困難。

記者:我看你吃的那個藥,是大夫讓吃的,還是你自己買的吃的?

小薇:我自己買了吃,大夫也沒給我開藥,就我自己在網上搜然後就買這藥。看別人推薦的說就這個藥好。

記者:你吃了之後感覺有效果嗎?

小薇:有一點吧,就比方說我沒睡覺之前,一直都在腹瀉而且拉得蠻狠的,每天都是拉水。23日那天,拉了十多次,然後就是不想吃飯,之後口裏還發苦。我聽到一個人確診,就是在漢口火車站那裏有一個小夥子,他就是確診了,在金銀壇。後來他出院了,記者就去採訪他,問他得病期間甚麼感覺,他當時就是說口裏面發苦吃不下飯。他就說了這一句,然後我就記住了。

記者:說你們當地方艙醫院都清艙了,那些人都去哪兒了?

小薇:送到其它醫院去了。微博上認識一個病友說他是橋頭方艙,轉出來的,他說送到那個醫院的話又沒有藥,檢測也一直不給檢測,蠻奇怪的。

記者:那出來的時候他們都給治好了嗎?

小薇:沒治好,他核酸一直都是陰,所以都確診不了。

記者:核酸陰的話就是CT有問題?

小薇:我懷疑啊,因為有一個沒病的朋友他說數據是在造假,他說他發外網了。

記者:你剛才說方艙醫院的朋友或你朋友,能不能提供一些電話,我也了解一下那邊情況,看有甚麼需要幫助。

小薇:方艙醫院出來的?呃,有一個吧,有一個青山這邊的,他也是跟我症狀差不多。他也是病了差不多40天了,他說他們家4個已經死了兩個老人了。然後他的表姊或甚麼姨或舅母,就是跟我們一樣,也是屬於我們這樣輕症的。也是今天早上才聊到的,他說他也是快40天了,也是他告訴我說我們是甚麼新冠綜合症,就是病程有八周,就是五十六天,就是將近兩個月才會發作。

我說我五十六天會怎麼樣?他說會治癒,我不太相信。就是還有一種叫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就是它一直攻擊肺,然後就死得比較快,那個病毒它比較烈。有一例,他跟我完全一樣的,很多症狀都一樣的人。

在他之前是在上海,一直被上海那邊拒診,也拒絕查核酸。後來他有一天就發作了。然後他就被爸接回河南了,現在河南去了醫院,也是拒絕給他,也是拒診。就是說他這種情況,現在一直還在低燒。我一直安慰他,然後他說他現在想安樂死。他屬於輕症,他可能吃藥吃錯,然後就現在發展比較有點狠。

然後還有一個北京的,發展挺危險,他是北京周邊地區的,他現在鼻子不能呼吸,他必須張嘴呼吸。他也是跟我症狀蠻多相似,比方說睡不著,他如果睡著一到晚上就發作,然後晚上睡不著。我好不容易睡著了,一個小時必醒來,一個小時醒來一次。我沒吃藥之前也是睡不著,而且是失眠特別嚴重。特別難受,想睡睡不著,然後睡著了很容易驚醒。

記者:很多人都在關注重症,像你們這個群體,有症狀但是又不給治,也不給你確診,然後自己和家人都處在一種很困難的境地,沒有人關注到你們,或很少關注你們。

小薇:他也覺得他得了,他們全家人都覺得他沒有得,然後我關注他,我們這個症狀早期就是一直打屁打嗝,剛開始得就是肚子一直脹氣,然後一直打屁一直打嗝。他一回家就觀察到他父母一直打嗝。然後那個河南女孩,她在上海那邊也花將近一萬塊錢吧,因為她上海那邊想確診嘛,但是她去醫院就不給她確診,她說必須住院才能確診。然後還有自費住院一天要將近一千塊,她花了三四千,醫院就不給她確診也不給她查核酸,她去了好幾家醫院都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