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中國各大銀行陷入不良資產和不良貸款的困境。中國房地產市場也急速降溫,今年首兩個月銷售量下降4成,面對高企的到期債務,房企的資金鍊已命懸一線。有的賣地降債以求生,有的只能違約。

中共病毒疫情使原本下行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今年首兩個月消費、出口、製造業、房地產等均大幅下滑,疫情令中國大陸樓市銷售急速降溫,房企現金流堪憂。

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最新發佈的數據顯示,今年1、2月份全國商品房銷售面積下降39.9%,商品房銷售額下降35.9%。

在復工復業的帶動下,開發商和銀行都在期待着「報復性」買房潮出現,以緩解幾近斷裂的現金流。

與此同時,中國多地出現樓市火熱銷售的情況,如,北京某樓盤開盤20分鐘內,線上銷售量便達到814套;3月20日,蘇州一樓盤線上開盤,60秒銷售12億元;3月16日,深圳寶安沙井萬科星城線上開盤,推出288套小戶型商務公寓,開盤7分鐘被搶空。

這些樓市的火爆銷售,是否反映市場出現「報復性」買房潮了?

對此,中共官媒《中新社》稱,「秒光」、「日光」的樓盤屬於個案。並引述房地產業內人士曝料稱,在市場不景氣時,房企內部員工會先認購,把市場炒熱,等真正的購房者上門。

樓市的銷售尚未恢復,資金尚未回籠,到期的債務留給房企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中共的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中國房地產行業的到期債務約為1.46萬億人民幣,其中7月份是到期高峰,達到1,490億。

近期,房企紛紛發佈業績報告會,謹慎、危機、生存成為關鍵詞彙,現金也被擺在了戰略重要位置。

3月17日,在萬科2019年財報發佈會上,萬科集團董事會主席郁亮說,2018年秋天,萬科秋季例會上的主題詞就是「活下去」,但是沒想到在今天,「活下去」變成一個特別真實的存在。

3月14日,中共總理李克強急呼,只要企業還活着,就可享受疫情優惠政策。凸顯中共經濟深陷重重危機的窘境。

債務高企的大陸房企,在「活下去」的口號中,有的賣地降債以求生,有的只能違約。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巴曙松說,此次疫情加速了房地產業的洗牌。

房企龍頭降債保現金

中國大陸房地產龍頭企業恆大近日宣布,計劃開始全面縮減土地投資。

恆大董事局主席許家印3月31日在業績會上稱,計劃三年內將土地儲備總面積縮減至2億平方米,並稱此舉是為了控規模、降負債。

這個土地儲備目標意味着恆大平均每年須減少3,000萬平方米土地儲備,三年累計減少約9,000萬平方米。而「降負債」則要每年平均減少有息負債1,500億,到2022年,要把總負債降至4,000億元以下。

據公開數據顯示,恆大2019年銷售額為6,011億元,同比增長9%;核心利潤408.2億元,同比下降48%;資產負債率77.9%,同比增加4.2個百分點;淨負債率159.3%,同比增加7.4個百分點;現金餘額2,287.7億元,同比增長12%。

龍頭房企或許可以通過其它渠道開拓資金流,但有的房企,在疫情黑天鵝的衝擊下,只能面對債務違約。

陸媒《券商中國》報道,天津本地龍頭房地產開發商天房發展的子公司因資金問題,或出現無法一次性償還債務本金的情況。

報道稱,該筆債權計劃總規模達5億元,此次還款期為4月10日,償還本金金額3,000萬。據企業回應,解決方案尚在商討中。

報道還披露母公司天房地產的2019年前三季財務狀況,營業收入32.4億,同比增加39%。但現金流量淨額為6.14億,同比減少了87%。

面對房企危機,中共當局下令中國各大小銀行以更低的利率向公司提供貸款。

中國四大銀行受重擊

《金融時報》報道說,目前中國的這些銀行正遵守政府指令,向受到疫情影響的企業提供低成本貸款。

過去一周發佈的結果顯示,中國四大國有商業銀行隨着履行其國民義務,預計2020年的利潤增長將受到侵蝕,而壞債很可能蓄積。

自去年12月疫情爆發以來,北京方面下令中國的銀行以更低的利率,繼續向陷入困境的公司提供貸款,加大力度協助國民經濟復甦。

報道說,中共此舉往往包括做出非商業決策,以犧牲銀行利潤為代價來幫助經濟。

瑞銀(UBS)大中華區金融股研究主管顏湄之(May Yan)表示,市場對這些大銀行表示擔憂:「它們被要求降低貸款利率,但這對股東來說不是很符合商業規律。」

中國農業銀行日前警告,這場大流行病可能會給其製造業客戶製造困境。

中國銀行也在其年度報告中表示,中共肺炎對經濟造成了分階段的代價,並且很可能會對集團的資產質量產生影響。

目前中共央行已經降低了基準貸款利率,以幫助陷入困境的公司以較低成本借款。

分析師們預計,央行今年還將數次降低基準利率,這將進一步壓縮淨息差——衡量銀行盈利能力的關鍵指標。

彭博3月30日報導說,中國大型國有銀行因致命的中共病毒爆發已經受到重創,陷入困境。

中國大型銀行的高管表示,隨着年初中國經濟活動停止,其資產質量、淨息差、資本緩衝以及吸引新客戶的能力都面臨壓力。

規模達41萬億美元的中國銀行業,目前正在耗盡其資本和不良貸款儲備,同時為維持數以百萬計的企業生存而展期拖欠債務,這加劇了2019年積累起來的問題。

交通銀行副行長侯衞東說,損失已經波及整個銀行業,而中國銀行宣佈將啟動新一輪融資以增強緩衝。

國際信評機構標普(S&P)全球評級評估,在最糟情況下,中國經濟「成長休克」,會造成中國銀行業的不良貸款規模飆升7.7萬億至10.1萬億人民幣,不良貸款率7.8%。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說,一旦中國的銀行業出現大問題,其它金融機構都會跟着出問題。中共就是靠印鈔票和放水的做法在維持着。現在它在政治上保黨,在經濟上保泡沫,結果就是讓危險越來越大。

專家指出,危機若隱若現,疫情只是導火線,根源是長期貨幣超發下的經濟、金融、社會的脆弱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