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急速擴散180多個國家與地區,重創全球經濟。香港資深銀行家、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教授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疫情重擊下,中國將是首先出現經濟大蕭條的國家。

採訪內容如下:

喪失世界工廠地位 中國首先大蕭條

記者:G20視像峰會後,全球要投入5萬億美元(撐經濟)。會不會出現另一次金融危機呢?能救市嗎?

吳明德:如果將整個經濟系統比喻成一個人。金融業就是人體裏的那條大血管。沒問題的時候,全部行業都會做得很好。

以美國為例,在未出現疫情前,經濟是50年來最好。失業率最低;GDP(本地生產總值)打破過往紀錄,增長了3至4%;通脹率在2%以下,利率偏低。一切向好的方面發展,代表整個人體在當時來說是最佳狀態,所以他的心、肝、脾、肺、腎、血管、腦袋等,所有經濟系統裏的部份,每個都好像處於18至22歲的狀態。

突然身體感冒了,就是現在面對的疫情,很多人擔心,因為這個感冒是未知數,它不單是影響血管,它會影響腦袋,會影響心、肝、脾、肺、腎,所以,怕整個經濟系統崩潰。擔心發生1929年10月25日在美國華爾街的暴跌和其後12年的大蕭條。

也有些人怕會像2008至09年雷曼兄弟那個金融系統的敗壞。這次整個市場在短期內,2個星期時間,就完成了華爾街在1929年大半年時間內的急速下跌。今年3月9日起十天之內總共有4次熔斷,從去年最高位,全球的股票跌了31%,市值從70萬億美元,減少了21萬億(美元),就是跌至49萬億(美元)。

這幾天升了6%,因為5萬億(美元)出台。美國批出了2萬億美元給政府使用;另外,聯儲局無限量寬(量化寬鬆貨幣政策)。

我想再進一步解釋,全球大蕭條不會在美國發生,而會在中國發生。為甚麼呢?

美國大蕭條當時的背景是一戰之後,一戰是1914年至1919年在歐洲發生的,歐洲打完仗至到末期時,加上了1918年發生的西班牙流感,一直持續到1920年12月。這兩樣東西加起來,使得整個歐洲處境艱難,滿目瘡痍。重建就要靠物資,當時最大的工業國是日本和美國,他們走在工業革命的前面,尤其是美國靠近歐洲,訂單接到手軟。所以,從1920年起美國經濟穩步上揚,跟著快速增長,股票在那10年很暢旺,到1929年的春天出現大爆發(股市暴跌)。但那時的資訊不流通,很多銀行家和資深的投資者僱用專業團隊幫他們分析,發現原來歐洲經過10年的重建後,他們自己有了公路系統,互通有無,可以自己設廠生產東西,給美國的訂單越來越少。投資者意識到事態嚴重,少收二至三成的訂單,會導致經濟低靡

所以他們逃離市場,才引致1929年10月25日大跌市。

大跌市喚醒了投資者及基層市民,擔心未來歐洲會自給自足,不購買美國製造的產品。所以後來羅斯福總統做了一個新的交易。最主要的原因,當時是金本位,聯儲局不能印鈔票。不能印鈔票,在經濟衰退大蕭條的時候,就不能像現在這樣量寬。因為當時的制度,使其不能用錢去托起經濟,別人需要血的時候,你反而截斷供血,這就是那時最主要的衰退原因。

另一個原因是,當時信奉海耶克(英國經濟學家)的自由經濟論,即自動調節,就是失敗的那些公司都破產吧,人們覺得政府沒有去幫他們,去刺激最需要的東西。比如金融系統出了問題,需要去刺激它的話,馬上可以用政府的方法注資。

也因為如此,後來凱恩斯(英國經濟學家)說,這樣不行,不能只是靠極右的自由經濟主義,在沒人肯投資的時候,政府要帶頭投資刺激經濟,要搭橋鋪路,多做一些工程帶動經濟。所以,新交易裏有了這一主要部份,推行基建工程,使得後來在1932年底至1933年有短暫的經濟復甦。

在經濟衰退時,各國要保護自己,所以互徵關稅,各自為政,使世界貿易斷纜,更加速了經濟蕭條。從1929年直到差不多二戰的時候,因為美國加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刺激了其製造業,經濟因此復甦。

為甚麼說中國要發生大蕭條?中國在過去40年改革開放,成為世界工廠。世界工廠的買家在哪裏?在世界各地,特別是富裕的歐洲和美國。第一階段的中美貿易談判,已經使得很多在中國設廠的公司搬廠,有些美國公司則搬回美國。這已經影響到中國未來的經濟前景。

虛報疫情引發戰時狀態  各國群討疫戰損

加之,現在中共虛報疫情。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開完G7(七大工業國組織)會議後,他告訴全世界,所有G7的外長都同意:現在美國和歐洲的疫情,就是由於中共虛報疫情,導致美國和歐洲國家失去警覺性。

現在中共反過來說:你們各國自己不準備好?中共把武漢封城的時候就已經在給你們各國爭取時間了!你們各國又不準備?但是中共說過:「不用封關,不用撤僑。」這話讓西方國家放鬆警惕。因為那些國家的國民從二戰到現在75年,兩、三代人都在和平的環境下長大,沒有這種危機意識。新一代也崇尚享樂主義。所以疫情爆發了才意識到原來問題這麼嚴重。

同時,美國的參、眾兩院,因為今年11月份要選舉,眾議院400多個議員全部要重新選舉。參議院差不多100個議員,有三分之一要重新選舉。他們是公民社會的民意代表。因為疫情,現在美國人民要待在家裏。

因為中共虛報了疫情,美國政府未能及時採取措施,使得民眾待在家裏。參、眾議員就會解釋給其人民聽。因此兩會議員就認同一個決議,將中共虛報疫情這個事擺在議會的文件上,告訴全國人民,因為中共虛報,導致疫情在美國失控,這個虛報是一個犯罪的行為。等疫情過去之後,就要在國際法庭上追討損失。為甚麼有很多西方國家表示現在是戰時狀態,因為將來要追討戰爭賠償。那賠償額是多少?美國有一個議員已經入稟法庭提出大概是20萬億美元。因此中共害怕了。所以鍾南山開始講,疫情是從中國爆發,但源頭未必在這裏。其實就是在推卸責任。

卸責兼驅逐外媒  防止調查收集證據

吳明德:從西方人的文化角度來看,中共做錯了還抵賴,那就罪加一等。那中共怎樣做呢?驅逐美國記者。因為在中國很多事情都是不公開的,所以這些記者得依靠內線去調查,靠內線去調查要建立不同的渠道,才能知道在哪裏可以拿到數據。

比如,去問騰訊、阿里巴巴負責管理用戶的人。發現僅手機使用人數就少了1,400萬個。這些人去哪裏了?(記者:可能被消失了。)或者死了。他們是有這些數據的。如果這個數據要是還不準確,那問誰啊?

問做生意的,賣骨灰盒的人。去武漢問問那些賣骨灰盒的人,這個月多做了多少生意?那就可以大致推算出死亡人數。這些外媒的記者會想得到,他們一定會去調查。中共害怕了,所以驅逐他們。外媒記者沒法做調查,將來就沒有東西可以交給美國做證據。這就是中共的思維方法。

中共現在講它在拯救全世界。其用意是在G20上這樣說,然後由外國的媒體拍攝下這些鏡頭,在國內的央視播出,而且只播出習近平講的那一段。把他塑造成一個偉大的習主席。

為何中國醫療隊只去意大利?

記者:中共說它把口罩送給其它國家,事實是賣給人家的;而且好多測試盒是假的。

吳明德:意大利外長在G7前就講了中國運送了一些物資過來,並且組織一個醫療隊過來。但他沒有講另一個原因。為甚麼?因為全世界只有一個地方有中國的公安,就是意大利。

因為意大利是唯一簽了一帶一路的國家。歐盟現在26國(不算英國)只有意大利簽了,為甚麼呢?因為那些意大利製造的奢飾品都是出自當地大陸工人之手。

意大利需要這些工人。中國很多以前在杭州、上海或者溫州那些地方做皮草、做皮具的工人,全部去到意大利。意大利有一個地區,有幾十萬的中國工人,在那裏幫那些名牌工廠工作,所以叫做Made in Italy by Chinese。

中國新年之後,這些人從中國返回意大利開工,就把病毒傳過去了,當(中共病毒)爆發初時,一定會在這個社區內爆發,而且會失控。第一,因為意大利人和政府,甚少和這些地區的中國人溝通;第二,生病了的人不敢去醫院,因為他是非法移民或者非法勞工。疫情大爆發後,就擴散了到其它地區。

所以,為甚麼中共要派醫療隊過去?就是去醫治中國人,等於中共為甚麼要派公安過去管中國遊客,他們可以溝通。

各國政府與中國脫鉤

記者:疫情會怎樣影響中國大陸的經濟呢?

吳明德:受疫情影響的西方國家要跟中共算帳,有甚麼可以做呢?大家意識到,中共這種管治方法,會影響到西方國家的人民,作為民主國家的政府要跟中國脫鉤。

所以,這個疫情將如何影響世界經濟?就是改變世人,重新思考。西方公民社會,民主國家會回到過去一百年前般,只跟他們的人做生意。如果要跟東方人做生意,只選擇東南亞那些有民主的國家。

中國或出現大蕭條

記者:中共不單做不成「救世主」,大家都想遠離它,避開這一個瘟疫。

吳明德:當習近平在G20講話的時候,他一講這些東西(中共是救世主等等)代表甚麼呢?代表會剪接給大陸人看,大陸人不知道這些危機,14億人自己做自己的生意,但是沒有民企,為甚麼?因為中共要「國進民退」,全部生意都給國企。又做不了外國人生意,即是整個經濟收縮。

民企減少,人民還有甚麼心思工作。回去60年代,文化大革命那樣,「做又36,不做又36」(當年流行大鍋飯,工人們做不做都好,都是一個月36元),天天叼著香煙,坐在爛地上,爛地不要修了,修來幹甚麼,沒有甚麼汽車路過,由得它,天天在那裏荒廢時間,我們最擔心就是這個,這個叫大蕭條的景象。

記者:所以,未來的經濟大蕭條,應該在中國首先出現的。

吳明德:是。

記者:那香港會有甚麼影響?

吳明德:香港就做我們沒有回歸前的角色,因為那些權貴家族,仍然在大陸工作的,他自己做自己人生意,都是他說了算,因為它是國企的第一名,或者國企,做各行各業,它負責出資的,即是回到回歸前那樣。回歸前它就用香港做出口,是不是?但是要香港做以前的角色,我們從來都在講一句話,和董建華說法相反,董建華說,「祖國好,香港好」,相反地解讀,就知道了。

記者:所以說,世界回到盤古開初那時,大家回到原本的狀態,等共產主義國家不再侵害其它國家就對了。

吳明德:是的,沒有錯。◇

注:在尊重原文的前提下,部份內容經過編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