奕繪與顧太清經常邂逅於花園,互贈信物。奕繪以一句:「十分憐愛,帶七分羞澀、三分猶豫。」寫盡了才子佳人的初心與糾結。

按當時的皇家宗室規定,二人的結合絕無可能,這段刻骨銘心的愛與詩詞唱和之姻緣,多年後,奕繪仍感嘆:「曠劫因緣成眷屬,半生詞賦損精神。相看俱是夢中身。」

宋緙絲《和鳴鸞鳳圖》(公有領域)
宋緙絲《和鳴鸞鳳圖》(公有領域)

皇室才子與罪臣之後

奕繪,字子章,號妙蓮居士,中年後號太素道人,他是乾隆帝第五子榮純親王永琪之孫、榮恪郡王綿億長子。榮親王、榮郡王學問深厚,精通漢文、滿文、西洋算法及書法繪畫,兩代都有著作留世。榮王府上下文風濃厚,古董藏書眾多,在當時很有名。

愛新覺羅‧奕繪畫像(公有領域)
愛新覺羅‧奕繪畫像(公有領域)

榮郡王去世後,17歲的奕繪襲封貝勒銜。奕繪自幼好讀書,12歲即能作詩,他曾與王引之合編過《康熙字典考證》,堪稱皇家宗室中的學者。奕繪先後出任正白旗漢軍都統、東陵守護大臣、內大臣等職務,因不喜從政,37歲時獲得道光帝恩准辭官歸隱,專心於學問。

相傳,奕繪少年時曾有一夢,在一個雲霧繚繞的山頂上,一位形象酷似李白的仙人,手拿一支筆,奕繪捧著自己的詩作求教,仙人題寫:「千秋智慧無雙管,一個聰明絕頂人。」奕繪趕忙問:「先生是自稱,還是指我?」

仙人寫了四個字:「無分別相」。奕繪感歎:「李謫仙羽化千載,想不到其靈爽至今猶在。」仙人又寫道:「有本來神」。

據此夢,民間傳奕繪可能為李白轉世。是真是假,自不附會。但奕繪的才學與不奉權貴的性格,倒很像詩仙李白的風骨,這也為這位愛新覺羅宗室嫡系和罪臣之後的姻緣傳奇埋下了伏筆。

奕繪15歲時娶副都統福勒洪阿之女妙華為正室夫人,妙華16歲。妙華父親性格詼諧,也善作詩,奕繪與岳父時常有詩文互贈。奕繪、妙華夫人婚後感情很好,經常寫詩相和,兩人的詩詞彙成一部《妙蓮華集》。

顧太清,原名西林春,滿清西林覺羅氏,字梅仙,號太清,晚年自署「太清老人椿」、「雲槎外史」。清代文壇著名人物,尤工詩詞,為清代第一女詞人,素有「男中成容若,女中太清春」的美譽。

顧太清畫像(公有領域)
顧太清畫像(公有領域)

西林春的曾叔祖鄂爾泰是雍正至乾隆初年的議政大臣、保和殿大學士。乾隆年間,西林春祖父鄂昌因受「胡中藻」案的影響而被賜自盡,鄂昌之子、西林春之父鄂實峰便搬到香山落戶。清朝香山健銳營一帶離北京城內最遠,一般是罪臣之後居住的地方。曹雪芹便是如此。

雖家道敗落、生活拮据,但鄂家未改書香世家的傳統,鄂實峰仍勤於督導西林春兄妹攻讀,家庭文學氛圍甚濃。由此西林春詩文功底很好,親戚眾人中都知她會寫詩,其妹妹西林霞仙也擅長詩詞。

因是罪臣後代,一家人生存、子女婚嫁都成問題,有難處也不敢訴苦,西林春少年時嘗盡了家境的酸辛,也磨練了她性格中的堅強,使她早早成熟。直到進入榮王府後,西林春的命運出現意料不到的轉變。

從詩詞唱和到天促良緣

奕繪的祖父榮純親王永琪的正福晉是鄂爾泰第三子鄂弼之女,即西林春的堂姑。但奕繪的父親綿億並非榮純親王正福晉所生,而是榮親王側福晉所生。即便這樣,榮王府與鄂家也算是老親。

西林春之父鄂實峰與榮王府的關係一直未斷,根本原因是兩家都是文史世家,榮王府向來有注重學術的風氣,鄂實峰一家都有學問,受到榮王府的敬重,榮王府從不避諱與鄂家來往。

榮王府的文化氛圍甚是濃厚,府內包衣家奴都能吟詩作畫,有的還很有成就。不僅如此,僕人也能辯識古董,幫助收集。曹操所建銅雀台的瓦硯,價值一萬兩銀,世人不識貨,認為是瓦礫粗糙,沒人買,被榮王府家僕以一千緡錢換來。又有一家僕用55文錢購得《達摩渡江圖》,立刻歸獻。

榮王府的格格們想請一位善詩詞繪畫的家庭教師,第一人選自然就想到了西林春,覺得她最適合。當時家住香山的西林春離太平湖(今北京中央音樂學院)榮王府很遠,一路顛簸相當疲勞,索性格格們就讓西林春住在榮王府裏了,不必每天往返。

22歲時西林春住進榮王府,奕繪與西林春同歲,因有親戚關係,自然更親近些。奕繪、妙華夫婦經常光顧格格們與西林春的詩社,大家一起詩詞唱和,氛圍愉悅。

一來二去,才子遇佳人,奕繪對西林春暗暗欽佩起來,漸漸心生愛慕,情愫難遣,竟有「算從頭雨夢風懷,有情天亦老」般的感懷。夫人妙華也了解和欣賞西林春的文筆和人品,並不阻攔奕繪對西林春的追求。

王府上下人口眾多,奕繪貝勒對西林春有意但也不敢公開表白,只能以詩傳情。兩人時常趁著無人時悄悄邂逅於花園,互贈信物,見人路過則趕緊躲避。

按照當時清朝皇家宗室規定,二人的結合絕無可能。王爺貝勒貝子納妾只能在府內包衣中選,而西林覺羅氏是滿洲大族,西林春又是罪人之後,更無法做奕繪的側室。

冥思苦想,奕繪終於想出個辦法。王府有位深得倚重的家人叫顧文星,奕繪想讓西林春假冒顧氏之女,然後將她收為側室。可是顧文星老成持重,規勸奕繪:娶罪臣之後,又假冒包衣姓氏,朝廷發現,這不是自毀前程嗎?榮王府的親人們也都一併規勸奕繪,讓奕繪心灰意冷。

奕繪與西林春相戀,遭到王府上下的反對,西林春在王府待不下去了,只得回香山家中避嫌。飽嘗別離之苦的奕繪「相思寤寐,夢為蝴蝶相聚」,恐怕以後只能在夢中化作蝴蝶相見了。

《花甲圖‧蝴蝶(十四)》(公有領域)
《花甲圖‧蝴蝶(十四)》(公有領域)

也是天促良緣,不久顧文星因病故去,其做二等護衛的兒子爽快答應了奕繪的請求。奕繪立即以顧文星之女顧太清為名把西林春呈報給宗人府。道光四年,二人均為26歲,喜結良緣。太清是西林春為自己起的名字,此後西林春改名為顧太清。

奕繪與太清從相識到成婚,歷經數年,眼見無望,又峰迴路轉,幾經波折,方成眷屬,這與奕繪對太清迎娶之心堅決很有關係。多年後,奕繪仍感嘆,稱他與西林春的姻緣是「曠劫」。◇(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