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世界近兩百個國家和地區蔓延,人們不得不呆在家中躲避瘟疫。這場瘟疫對世界經濟造成了重大傷害。有大陸評論人士認為,此次瘟疫對世界經濟造成的傷害可以比肩1929年經濟危機,而經濟最困難的時候還沒有到來。

以下是大陸評論人士「中產先生」《各位,經濟最困難的時候還沒到來……》一文(略有刪改)。

這次疫情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有人說只有1929年經濟危機可以比擬,不管怎樣,最困難的時候還沒有到來。

大陸一季度內需熄火了

疫情之下,中國通過經濟暫時停滯的方式度過了最艱難的兩個月,這兩個月時間,中國新年(黃曆新年)黃金周報廢、餐飲、旅遊、零售從業者苦不堪言,很多小微企業和個體戶老闆倒閉。

隨著近來復工,有專家認為:復工之後報復性消費要來了。

隨後的情況說明,哪有甚麼報復性消費?

街頭小店冷清;白天超市人也很少;商場基本沒啥人,吃飯也不用隔一桌,因為多數店都一兩桌人;影院復工了,可是都是老片,平均每場電影觀影人數不足1人,妥妥的包場。

這些只是日常消費,最能提振經濟的大件消費還沒說呢?汽車銷量暴跌80%,手機出貨量減少38%,樓市銷量降低40%,汽車、家電下鄉又搞起來了,樓市這把火倒是容易點,但是誰敢貿然點呢?

3月還剩3天就結束了,很多地方開始發消費券刺激內需,不過看起來效果不明顯,這樣下去,不知道小老闆們還能撐多久。

最近網上流傳一個影片,某商場店舖租戶集體關門轉讓,然後商場管理過來撕掉轉讓廣告,網友說可能是商場不予免租減租,租客通過集體轉租舖位的行為迫使商場妥協。

總之,都很難。

二季度外需熄火了

禍不單行:內需沒有報復性增加,外需也熄火了,因為國外疫情的爆發。

之前的情況是外部有需求但是國內沒復工,如今是工人復工了,外部需求沒了。

為啥,因為國外人也都躲在家裏隔離了,不出去消費自然沒有需求。

很多製造業工廠好不容易復工就開始放假,因為訂單不是被取消就是被延期了,很多貨物哪怕進港了也沒人接收。

東莞、溫州……工廠停工放假的消息到處都是:

以東莞來看:

苦心經營28年的泛達玩具廠第一個撐不住。3月18日,位於東莞茶山鎮的泛達玩具有限公司因為外貿訂單取消導致業務量驟減,資金鏈斷裂,無法維持正常經營,企業法人失聯。

3月21日,東莞精度表業有限公司在廠內發佈公告稱:當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公司最重要客戶寶利『Fossil』屬於美國品牌,現已全部停止下單,同時要求取消或暫停原生產訂單,導致工廠無法正常開工,公司已出現重大危機,面臨隨時關停的風險。該公司董事會作出了一些決定:如接受員工辭工,急辭工,工資全部現金結算,並安排工廠開始休假三個月。

如果國外的疫情沒法快速好轉,估計中國的失業率又要上去了。

失業率和CPI

內需和外需雙雙熄火,企業沒有利潤,就業立馬就成了大問題。

很多過年在家上班的人沒等到復工就接到了裁員通知,還有很多人選擇減薪的方式和企業共渡難關。

這個時候,不裁員的企業就是有擔當的企業。

然後是CPI,從去年豬瘟到現在都沒降過,過年期間本來就是CPI高企的時候,加上疫情的原因,官方CPI是5.4%,不過現實中肯定更高,豬肉38了,蔬菜快10塊了。

這對低收入的影響就比較大,收入減少,物價上漲,低收入人群需要再關懷一波。

普通人也不見得好過,按揭、車貸、購物支出……如果再疊加失業,更是雪上加霜,很多人沒有儲蓄習慣,或者膽子大槓桿很高,這個時候就要吃苦頭了。

最困難的時間還沒到

現在還不是最困難的時間,因為經濟的傳導需要時間。

目前的壓力主要還是在企業身上,如果繼續下去,員工很快就會感受到壓力了。

而員工肯定比企業抗風險的能力更差,特別是背了高槓桿的人。

病毒會不會捲土重來,或者說全球沒有完全遏制住,病毒會不會第二次爆發,乃至變異。

這是最不好的情況,如果發生了不但對經濟,恐怕對整個社會的影響都會更大,恐怕真的會像1929年那次經濟危機一樣。

G20全球國家已經在採取對策了,希望6月份就能讓病毒退回自然界,希望疫苗早點研發出來,在此之前,我們還要繼續忍耐。

就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