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中共病毒疫情在全球大爆發。3月26日,G20峰會召開視像會議,討論中共病毒在全球的傳播和抗疫方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在北京出席。對此,時事評論員、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在3月26日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這是武漢肺炎爆發以來,習近平第一次在全球露面,這兩天中國大陸很多地方開始解封,並非巧合,中(共)國政府是想告訴全世界,它控制了武漢肺炎,甚至可以出手幫助世界各國。雖然中共自我感覺良好,把自己標榜成救世主,但全世界都很清楚,這次全球的疫情是由中國而起,是由於中共隱瞞資訊,導致疫情在全球大爆發。中國政府對此要被問責。

專訪內容如下:

各國將找中國算帳 G20對中國有象徵意義

記者:習近平在北京出席G20峰會視像會議,討論疫情的發展,現在全球的疫情大爆發,你覺得這個峰會會產生甚麼樣的結果?

楊健興:峰會對中國來說是很重要的,它具有象徵意義,自從武漢肺炎爆發以來,國家主席習近平取消了很多國際活動,這次是疫情後首次在全球層面上露面,象徵性地說中國已經打贏了這場武漢肺炎。而這兩天大陸很多地方也開始解封,時間上不是巧合,是中國政府釋出訊息:它已經控制了武漢肺炎。這是一個象徵。

另外一個訊息就是,中國已恢復過來甚至可以出手幫助世界各國。前一段時間中國向歐洲一些地方運輸物資,調派醫務人員。我想習近平是想藉機在外交上扭轉過去的劣勢,讓全球能比較正面地看待中國。可能很多國家之後要找中國算帳,因此,目前中國想通過公關手段來彌補。

記者:中共從病毒元兇變成抗疫英雄、救世主的角色,見到它好像在拯救國家,還要別人學習它的經驗,要全世界感謝中共,你覺得這是否是一個諷刺,中共說的是否是事實?

楊健興:雖然大陸封鎖資訊,但世界都很清楚這次全球的疫情,是由中國而起,特別是初期的時候當局隱瞞疫情信息,導致全球大爆發得如此嚴重,對此中國絕對有責任。就算中共覺得自己是救世主甚至還去幫其它國家,但各國都看得很清楚,這次中(共)國政府的責任是相當大的。

當然目前各個國家都在抗疫,拯救生命,減少傷亡,要等疫情緩和後,才會算帳。

西方國家應清晰警告 中共:不能再隱瞞疫情

記者: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肺炎病毒可能是美軍帶過來的,引起軒然大波之後,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說這個說法很荒唐。他們都是官方的代表,卻發表完全意見不一的說法,這代表甚麼意思呢?

楊健興:第一、這也許是中共當局的一個策略。大陸資訊封閉,就會有人相信是美軍帶入的病毒,是冷戰這一套的。這些話是說給國內的人聽,中共自己都知道它無法欺騙世人。

特朗普已經清楚明言:中國肺炎。美國國務卿在G7成員國外長會裏用:武漢肺炎。這一方面是原則問題,肺炎最早爆發是在武漢。第二就是想告訴中共不要想洗脫責任。

這次G20西方國家應該給中國政府一個清晰的訊息:開放資訊透明度,絕對不能夠再有隱瞞,而且要中共承諾去落實這些事。因為中共封鎖疫情信息已經對其它國家造成了嚴重後果,造成重大的傷亡。

記者:中共以前多數都是對大陸民眾洗腦,今次是對著全世界不同國家,包括很多都是它的「一帶一路」的國家,去製造這個假新聞的輿論戰。

楊健興:我想中共一直都在利用科技,利用現在越來越發達的社交媒體搞輿論戰,這的確會影響到一些輿論。香港社會開放,教育程度高,對中共不信任也由來已久,但有時也會被一些虛假資訊影響。

這次中共試圖把病毒發源地模糊化,否認武漢是病毒源頭,其後又把公眾注意力轉去所謂抗疫的問題上。香港大學袁國勇教授所講的,大陸那些飲食文化、管理、市場、資訊的發放,諉過於人這一種這樣的文化心態。但中共避談這些,只吹噓所謂的成果。

大陸大量假消息輿論戰 爭奪資訊市場

記者:香港媒體扮演甚麼角色呢?

楊健興:大陸一些訊息發放不出來,可以透過香港媒體發放。一些香港媒體仍然可以在大陸採訪或收集資料,盡可能將大陸實際情況報道出來。香港媒體仍然有一個這樣的作用。

但目前大陸的網絡宣傳能力越來越強,就是說大量的假訊息、假消息和被歪曲的消息在資訊市場上面爭奪位置,會令人誤信。所以,社會提高警惕,特別是涉及大陸那些的資訊,有水份的,錯的和假的很多。

記者:香港的一些媒體都跟風大陸去報道,在這個輿論戰裏面扮演了甚麼角色呢?

楊健興:暫時來說大部份媒體都是私人企業,而新聞工作者前線、中層相當一部份都仍然堅持一些基本信念。記者協會每年都做民意調查,看到行業內,由於北京的因素而出現的自我審查的情況越來越嚴重。

武漢肺炎的資訊觸及香港核心價值。隱瞞或阻礙資訊流通,這些香港人是不接受的。大陸那些假消息仍然多,影響也無所不在,例如新聞報道用「武漢肺炎」這個詞,老闆會不會不喜歡呢?穩妥點不如用新型甚麼病毒啊,或者用世衛的英文名字,這限制了媒體人在新聞處理上的自由,這一種無形的政治壓力。

記者:昨天爆出新聞說有線財經台編輯,因為報道了中移動用戶消失這件事而被辭職,你又怎樣看呢?

楊健興:這是他在Facebook的一個貼文裏加了一些我們叫做Hashtag(#號),很多時候社交媒體帖文的風格比較調皮、幽默,加一點意見這樣。內部編輯覺得這違反了他們機構的專業的要求,這個問題在我印象中過去都沒有類似的個案。

可能從傳媒工作者來講,是一個新的議題,就是說我們比較傳統的一些所謂新聞觀要客觀、準確、持平,那對於社交媒體,這些問題應該怎麼處理?個人看法是,每個機構它有很清楚的準則,對這種Hashtag,編輯、記者應該用甚麼準則,員工們都清清楚楚,這樣處理就比較公平些。

如果大家可能理解不同的,就容易引發誤會、揣測,特別如果這個機構跟中移動在商業上有往來。實際上,是否中移動有給他們施壓,這個不敢講、不知道,因為我們不能妄下結論。

記者:有線新聞在中國新聞報道方面,每一年他們都拿了不少的獎,你覺得這幾年他們會不會這方面的報道都受到影響。

楊健興:我們看到有線的中國新聞組仍然是相當之進取的,最近在武漢也是留到最後。公平地講我們看不到它報道內容的取向,因為一些股票的變化帶來影響。每個機構的背景都不同,老闆的政治立場可能都不同,讀者最好是看其報道內容如何,有無失實、扭曲的報道,這樣評價一個媒體會比較公平。

外交部要求香港拒發簽證給美媒記者 違背《基本法》

記者:這次肺炎的疫情也影響到媒體,包括中共驅逐了美國三間媒體的記者,特別要求香港和澳門不發工作簽證給他們,以你所知其實他們在香港的工作是不是受到影響?

楊健興:之前我問過他們其中一間機構的香港記者,他說暫時沒有。一方面他們有一些不會受簽證影響到本地僱員。而另外一些需要工作簽證的外籍員工,每個人的工作簽證到期時間未必相同,暫時沒看見當局要提前收回工作簽證或者續簽時出現問題。這個要看中美角力如何發展下去,但不排除日後會影響到駐港記者。

因為實際上也有一個類似的個案,2018年英國《金融時報》的編輯馬凱,在外國記者會搞了個活動,請了香港民族黨陳浩天來,於是馬凱就變成了代罪羔羊。他再去申請工作簽證延期的時候,就沒有批給他,接著還不准他入境。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個案。如果中共對香港自由全面收緊的話,再出現這種事件絕對不奇怪。

記者:我記得之前你們發表了聲明,憂慮對新聞自由的打擊,政府那邊、特首那邊有沒一點解釋?

楊健興:因為外交部的那個決定講得很清楚,說這些被驅逐的記者不可以在香港工作,雖然究竟有沒有法律約束力,這個政府都不敢答。因為外國記者會也都是這樣問政府,外交部這樣說究竟有無法律約束力,港府是否要照辦,政府都回答不了,其實是不敢回答。

出入境是由香港的部門處理,外交部的這個講法其實是明顯和《基本法》一些條文有衝突的,現在索性就不回答了。如果那幾位被驅除的記者調來了香港,會不會讓他們做?中央有多少空間給港府,到時就會看到香港所謂高度自治會剩下多少。

記者:這件事情會不會影響其他的海外駐香港的媒體,他們未來會不會再派記者來香港這裏駐守,和海外的一些機構、金融機構對香港的信心有受到甚麼影響,你有甚麼評估?

楊健興:馬凱事件後,主流國際媒體都討論過這個問題,思考香港的大環境會不會發生急劇的變化。過去香港很自由,記者簽證基本上都會批的。而外媒派一個記者來香港也要做很多準備工作,有些記者的整個家庭都要搬過來,如果有小朋友的,還要考慮到教育,這都是很切身的問題。

如果政府政策急劇變化的話,這些外媒無可避免地思考,短期或中長期後是否還需要維持駐港的規模。而且外國的其它一些駐港機構也都要面對類似的問題,比如做財經、金融、分析等機構,他們會分析中國的經濟、分析習近平的管治、分析這次疫情對中國的經濟和國際的影響,這都很容易會觸雷的。

記者:這次針對五間傳媒,還要公佈記者在大陸的資產,就是他擁有甚麼物業,這種做法以前是否罕見?

楊健興:從中(共)國的角度來說,他就覺得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特朗普限制在美的中共官媒,所以中共也要做出一些限制。但如果外國傳媒退出大陸,其實傷的是中國自己。因為80年代開放改革,都是想讓人更多了解中國,過去這些外國傳媒都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如果趕走他們,他們的報道少一些,這就帶來更多的猜疑和揣測。

記者:中共要記者公佈自己資產,會不會是一種信號,它會凍結記者在大陸的資產、物業這樣的信息?

楊健興:這個不太清楚,但是會使你更麻煩,這是很清楚的。

記者:你覺得這個信號是不是都不尋常。

楊健興:當然,我想也都會使一些機構和一些記者相當焦慮。其實沒有必要製造這樣一種恐慌。

記者防疫注意事項

記者:關於我們記者在前線採訪,在這個疫情的時候有甚麼注意事項?NOW新聞台剪接師已經初步確診,你有甚麼建議給傳媒機構或者前線的工作者,怎樣可以防護自己的安全?

楊健興:從以前開始包括採訪反修例的時候,我們都要準備保護裝備,比如這次就是口罩或者一些消毒用品。我們前幾天都出了一個稿,希望一些傳媒機構老闆都考慮一下安排員工在家工作。有一些傳媒機構可能比較傳統,未必習慣這種方式,習慣於記者採訪,會希望他們回公司。

而我所知道的大部份媒體其實都已採取了在家工作這樣的方案,特別是陸續看到個別媒體有記者、或者工作人員確診。希望不會有太多個案,否則不止影響他們自己,也影響了他們報道新聞,從市民的角度來講也都是會受損的。◇

注:在尊重原文的前提下,部份內容經過編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