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陸上自衛隊幹部學校校長樋口讓次近日發文指,為轉移疫情蔓延世界的責任,中共啟動了一場沒有硝煙的「信息戰爭」。樋口指中共是「信息戰爭」的忠實實踐者。

樋口讓次是陸上自衛隊幹部學校校長、日本東千歲駐屯地第7師團司令,日本安全保障戰略研究所董事,政府的軍事智囊。3月31日他在日本JBpress網站發表題為「因新冠病毒,中國(共)啟動『信息戰爭』的實際」的文章。文章說,中共初期隱瞞疫情,給世界帶來巨大災難,無法估量的尊貴的生命被至於危險之中,世界陷入迷茫之中。

中共啟動「信息戰爭」

樋口說:「作為釀成大禍的中共黨首習近平本應該面向世界真誠道歉,徹底反省,這是對國際社會最基本的態度。但是中共操控世衛秘書長譚德塞輕描淡寫掩蓋爆發初期的疫情。」他表示,之後中共就踏上了轉移疫情責任的「信息戰爭」的不歸路。

樋口說:「譚德塞從初期開始就充當了中共的共犯,按中共意圖向世界發布錯誤疫情,改病毒名稱等為中共做出有利的宣傳工作。」

樋口認為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拋出「可能是美軍帶入病毒」是信息戰升級的標誌,意圖明確地指明要進攻的對手--美國。明確進攻目標後,鋪開了大規模地把責任推給美國的輿論情報戰。

美國國務卿彭培奧開始回擊,指「疫情大爆發的根本原因是中國共產黨隱瞞疫情所致,使世界陷入病毒的危險之中。」

之後,彭培奧多次指中共正在啟動「信息戰爭」,並感到緊迫的危機。他警告世界中共在這場信息戰爭中,有序地摧毀著民主、自由的基礎。

中共是「信息戰爭」忠實實踐者

樋口表示中共對信息戰爭早有準備,他說中共在2016年7月宣佈把信息化概念作為國家戰略納入「國際信息化發展戰略綱要」,明確稱經濟、社會的發展需要信息情報支撐。

他認為,綱要內容表明中共升級了對信息戰的定位,在國際競爭領域,信息戰被列入中共增強整體實力至關重要的角色,強調在軍事領域,戰爭的本質已轉變為「信息戰爭」的信息化時代。

綱要中,中共將「信息」定位是將來打造總合國力的基盤,以及未來戰爭取得勝利的關鍵要素。針對經濟上的競爭對手,戰略上的敵對國,如何快速正確收集、分析、活用信息情報的同時,妨礙、破壞對手的能力發揮,從而獲得信息優勢是信息戰的核心關鍵。

樋口從IDA循環模式分析了中共在病毒信息戰的展開手段。所謂IDA模式是指①信息(Information)→②決斷(Decision₋making)→③執行(Action)的反覆過程。

樋口說:「目前的現階段來看,中共在『①信息』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做了系統部署,中共似乎認為第一階段做好了,『②決斷』、『③執行』就佔據主動,就可取得這場信息戰的勝利。」

他說:「在『①信息』階段,中共向對手的政治核心人物、社交媒體、報刊電視等媒體展開了攻勢。具體手段採用了如:謊言、欺騙、威脅、惡作劇、虛假信息以及政治宣導。」

他舉例說,新唐人披露了一份中共發放給網軍的手冊--「關於新冠狀病毒媒體策略指南」 ,手冊涉及的問題細緻入微,比如實際在網絡宣傳時可能遇到的問題。

問1:如果美國沒有爆發疫情,如何在網絡上發布信息?
答:新冠狀病毒是美國向中國發動的一場生化戰,中國是受害者。

問題2:如果美國爆發疫情,如何在網絡上發布信息?
答:美國的政治體制無法控制疫情,強調中國的政治體制的優越性。

樋口還舉例說,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利用「人民日報」造假義大利人唱中共國歌、感謝支援救災的虛假報導在社交媒體傳播,混淆視聽的事例。

樋口表示,介紹「信息戰爭」的資料,書籍不少,都列舉稱體現在宇宙空間、網絡、各種媒體。而就在當前,圍繞武漢病毒疫情蔓延的責任,中共啟動了一場規模宏大的「信息戰爭」,正處於初期階段。

日本需要驚醒

樋口說,為推卸疫情責任,中共成為「信息戰爭」的忠實實踐者。目前中共的進攻主要停留在製造假消息,歪曲事實,同時像擴散病毒一樣在社交媒體,世界的新聞電視中大規模擴散。下一步中共是否把戰火延燒至網絡攻擊,電波干擾,以及經濟、外交、文化、法律等領域備受關注。

樋口表示,日本時不時遭到來自中共網絡部隊的攻擊,政府、民間企業、個人均有受害,但並沒有意識到那是一場小的戰爭,信息的戰爭。日本國民沈靜在和平的錯覺中,感受不到中共的威脅就在身邊。但通過當前進行的「信息戰爭」,必須清醒意識到在整備信息基礎設施,強化與盟國建立堅韌的網絡防禦能力勢在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