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萬源市法輪功學員楊躍富遭新華勞教所酷刑迫害兩年,後長期遭本市「610」、當地派出所、公安局、鄉政府、本村村委等部門人員的蹲坑、抄家、綁架、非法監禁、洗腦等迫害,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於2017年5月7日含冤離世,終年54歲。

楊躍富,男,生於1963年5月10日,萬源市廟子鄉農民,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

長期騷擾 非法關押

1999年7月22日至2010年期間,萬源市廟子鄉政府人員饒簡義、楊吉田、施玉昭、馮德述、王顯然、付雪松等人,常年不定期地對楊躍富家進行監視、隨意侵入室騷擾,干擾其家庭生活達十餘次。

2000年16日,萬源市大竹河派出所所長蔡大德等人夥同廟子鄉政府鄉長符必態、治安室主任李遠仁等人非法侵入楊躍富家抄家、蒐查。

2000年3月2日,楊躍富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要求討還公道,爭取合法的修煉環境。在天安門廣場,楊躍富被一群警察綁架,被劫持到駐京辦事處,非法關押兩天,隨後萬源市公安局被通知接人。

3月5日,萬源市國保科王強、劉萬清與大竹河派出所李軍、廟子鄉政府治安室主任李遠仁四人來北京,將楊躍富押回萬源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27天。期間,楊躍富被戴上腳鐐手銬,遭到獄警用電棍暴打和犯人的拳打腳踢。

3月11日,楊躍富被關押在萬源市看守所期間,萬源市廟子鄉副鄉長、治安主任李遠仁等人威脅要挾他的妻子李治秀,索取現金2,300元,藉口是他去北京上訪,萬源市國安、公安、鄉政府人員到北京接他往返的車船費。

4月5日,楊躍富被看守所釋放的前夕,萬源市國保科長歐成林等人在萬源市太平鎮楊躍富的妹夫家向堂妹索取「保證金」2,000元。此「保證金」的收據在2004年6月10日被萬源市國保王強、葉旭東等人抄家時搶走,將此證據毀滅。

遭受綁架抄家迫害

2004年6月10日上午9點,楊躍富在廟坡鄉石化加油站上班時,被萬源市國保警察王強、郎兵、大竹河派出所所長萬小川等人綁架,送到萬源市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原因是那年年初,楊躍富給了鄰居一張法輪功真相光盤,廟子鄉政府人員饒薦義在鄰居家看到楊躍富後,將其惡意舉報。

6月11日午後,萬源國安大隊長葉旭東、大竹河派出所所長萬小川、廟子鄉政府李遠仁、本村支書賴仕安等人乘楊躍富家裏無人(妻子在外地打工,兒子在學校)的情況下,脅迫鄰居找來梯子,非法翻窗,侵入楊躍富的住宅,翻箱倒櫃,搶走法輪功書籍三十多本、真相資料等私人物品。

這夥人在楊躍富家裏折騰了半天還沒離開。

下午5點後,楊躍富12歲的兒子楊洲放學回家,正碰上這群人在家裏作惡。孩子根本不知道父親被綁架,家裏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警察見小孩放學回家,就開始對他進行恐嚇,威脅和審問,要他配合調查。不讓小孩煮飯吃,也不讓做家庭工作,最後強迫他在筆錄上簽名、按手印。

已是晚上近10點,一位鄰居實在看不下去了,氣憤地譴責那夥人:「不管大人有無錯,這細娃兒(小孩子)有甚麼錯呢?深更半夜地審問!夜飯都不讓細娃兒煮飯吃!人家明天早上還要上學。你們家裏有沒有小娃兒的?你們這叫喪天良!缺德呀!」招到鄰居的怒斥後,這夥人才開車離去。

刑訊逼供

2004年6月下旬的一天,楊躍富被市委「610」人員黃中平和國安大隊葉旭東等人秘密關押在市委辦公大樓的一個「小間」,24小時被禁止吃飯、睡覺休息,遭受洗腦迫害。

7月1日傍晚,楊躍富被非法關押在萬源市看守所期間,萬源市國安大隊長葉旭東、達州市「610」頭目等五人,將他從市看守所押到市招待所,當晚對他進行刑訊逼供。

他們將楊躍富的手腳反銬在木椅上,不准他睡覺、不准喝水、不准上廁所,手持電警棍輪番地電擊、謾罵他,強迫他交代問題,將其通宵達旦地折磨。

10月12日,因楊躍富被長時間的非法關押,家屬李志秀從外地打工回來後,就到市二看守所要求見楊躍富一面。等了幾天,找到值班獄警多次求情,才被允許見面。但她被獄警陳維平利用欺騙手段私下勒索現金500元。

在綿陽新華勞教所遭酷刑迫害2年

2004年12月17日,楊躍富在被關押了6個月17天後,又被非法勞教2年。

12月22日上午,萬源市國安大隊警察王強、郎斌等人荷槍實彈地秘密將楊躍富押送到四川綿陽新華勞教所。從楊躍富被綁架到刑事拘留再到送去勞教,家屬從未收到任何相關的法律文書。

在新華勞教所,楊躍富受到非人的虐待。勞教所獄警張小剛安排三個「包夾」(即勞教所警察指派隨時看管和迫害楊躍富的犯人),24小時輪流對他進行拳腳、打耳光體罰,不許洗漱、不許上廁所,強迫寫不煉法輪功的所謂「保證書」。

在綿陽新華勞教期間,楊躍富先後遭到獄警趙則勇、魏則、黃明、蘇欣、李代君、李昌君、何源、張小剛、楊瑾、樸靜、沈銳、楊兵等人的迫害。

他們使用的迫害手段為:

罰蹲:蹲軍姿從早蹲到晚。受害者承受不住、稍有動彈時,就會被幾個包夾按住拳腳踢打。

罰坐:被逼坐在巴掌大小的板凳上(凳面10平方釐米、高10釐米),雙腿併攏、腳後跟靠凳腳、兩肘夾緊腰部、手掌平放於膝蓋、挺腰抬頭,從早坐到晚。包夾隨時用其它板凳砸受害者的腿、砸腳背。

罰站:被罰站軍姿,從早站到晚,稍有動彈就被惡人用板凳砸腿、砸腳背。

捆警繩(扎雞翼、鴨兒鳧水):受刑人被綑綁,遭電擊、警棍暴打等。

在嚴管期間,獄警操縱犯人禁止受害者喝水、大小便、洗手洗臉、洗澡換衣服。

遭非法蒐查、洗腦班迫害

2007年1月24日,萬源市大竹河派出所所長鄧傑、廟子鄉政府謝正蘭、官宗林、陳聲奎等人,深夜敲門強行侵入楊躍富的住宅非法蒐查,前後長達2個多小時。

在當地「610」、國保警察長期打壓迫害下,楊躍富生活十分困難。2008年5月4日早上,為了生計,他離家去陝西打工,卻被暗中監視他的鄰居廟子鄉政府人員謝正蘭向萬源市國保舉報。

楊躍富乘坐客車,在距萬源火車站還有兩公里外的鞠家壩,被萬源市國保隊長葉旭東、王強、李雷東等人攔截綁架,直接送到達州市龍鳳山莊黑監獄高壓洗腦班迫害。

楊躍富被非法關押、強制洗腦13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