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疫情(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蔓延全世界,目前已導致全球60多萬人感染,3萬人死亡,不僅各國人民生活型態與交通一夕巨變,世界經濟與金融也遭受重創,短期內似無趨緩的跡象。

三月二十四日,澳洲維省立法委員會的斐恩議員(Bernie Finn MP)接受專訪表示,「如果能使民眾叫它『中共病毒』,如果我們都叫它為『中共病毒』,那將是非常好的一件事,這個名稱能準確的反映誰應該為它負責。」他說,「中共對疫情撒謊、掩蓋並最終讓病毒肆虐全世界,它對此負有責任,應該被追責」。他希望澳洲政府警示民眾:和中共走得近的人最危險。

無獨有偶,同一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接受《華盛頓觀察》廣播節目採訪時,批評中共仍然隱瞞疫情,給全世界人民帶來了風險。「中共專制政權對瘟疫大流行負有最終責任」。蓬佩奧強調,「中共知道瘟疫發生,但沒有做正確的事,反而懲罰那些試圖向世界通報武漢發生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醫生。這讓更多的人暴露在危險中,從而使全世界的所有人,以及中國人民,面臨不必要的風險。」「中共繼續散佈謊言,造謠說病毒來自美軍,就是想逃避責任」。

與此同時,美國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和眾議員伊利思‧斯蒂芬尼克(Elise Stefanik),提出一項決議案,呼籲多國公共衛生官員展開國際調查,追究中共如何加劇疫情的全球大流行與對美國及全世界人民造成的傷害。共和黨籍眾議員吉姆‧班克斯(Jim Banks)和民主黨眾議員賽斯‧默爾頓(Seth Moulton)引入了一項跨黨派決議案,要求中共對早期不當應對疫情的錯誤行為負責,包括刻意隱瞞疫情的假信息傳播、拒絕和國際衛生專家合作、對醫生和記者的內部審查與惡意忽視少數民族健康等,議案呼籲譴責中共公開否認疫情源頭、編造病毒源於美國軍隊或來自中國以外的謠言。目前該議案已獲二十多名議員簽署。

澳洲議員的說法,與美國國務卿的直言批評、參眾議員的兩項決議案,絕非無的放矢。人們可以越來越清晰地看到:所有疫情重災區和被病毒襲擊的,或是為中共站台的,或是心底錯把自己當作中共一分子的,代價慘痛,教訓深刻。

三月二十日,美國白宮「We the People」網站新增一項請願「讓我們開始叫新型冠狀病毒為中共病毒」,指出新型冠狀病毒應當被稱為「中共病毒」,這樣才能準確表明它的起源。截至三十日,該請願的連署已收到28,436個簽名。僅僅十天,正名「中共病毒」的活動反響熱烈,說明此舉深契人心。

中共不僅隱匿疫情,且忽視疫情,才衍生至難以收拾的地步,其實它危害深鉅,遠甚於新冠病毒。早在二零一九月十二月三十日,武漢市中心醫院的醫生等八位「吹哨人」向外界發出防護預警,卻遭公安抓捕訓誡。中共早知該肺炎可「人傳人」,但聲稱不會「人傳人」,後來才改口說低效率「人傳人」,直到呼吸系統疾病專家說肯定會「人傳人」,中共才宣示新冠病毒危險,但重大傷害已經造成而難以遏阻。

中共迫於內外壓力,直至一月二十日才向民眾承認疫情。其後,中共只在全國範圍進行了兩星期的全面防控後,就迫不及待地要求復工。但對於復工必然帶來的聚集性感染風險,中共的選擇是持續造假與宣傳,讓「官方」數據來統一民眾的言論和思想。根據「山東省疾控中心病毒所」上報給省衛健委的「全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檢測信息統計日報表」這份文件,可知官方疫情的數據明顯造假。由於中共持續隱瞞疫情和操作謠言,導致全世界遭受難以彌補的重創,歸根結底都是它一手造成的。

「中共病毒」的連署,更能讓人明確區分「中共」與「中國」兩者迥然不同。中共掩蓋疫情,致使新冠病毒傳播全球,其禍害猶兇猛於肺炎本身。正因為中共已化為巨型毒瘤,直接叫「中共病毒」比其它名稱更準確,也更直接的向世人指明:中共是造成全世界大瘟疫的罪魁禍首,它無法逃脫罪責。

依照中共肺炎在世界各國的擴散趨勢表明,任何和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或個人,都可能成為病毒選擇性感染的目標,淪為中共敗亡的陪葬品。現實情況也是一盞指路燈,揭示了消解瘟疫、趨吉避凶的康莊大道:認清巨禍的根源,拒絕中共,就能遠離災厄、不受瘟疫侵害。

藉著這次疫情的悲劇式發展,很多人看清了中共是世上的撒旦,是危害人間的禍根。舉世只知戴口罩、勤洗手與遠離密閉空間,有幸能躲過病毒;追本溯源,切莫忽略了更急迫的是剷除中共毒瘤,早日擺脫紅魔烙印,方可遠離瘟疫之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