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武漢多家殯儀館外領取骨灰的長長人龍,再次提醒人們這場疫情的慘烈。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疫情、打壓吹哨人,引發這場史無前例的災難,但至今沒有人為此道歉和負責,民憤難平。武漢一名倖存者撰文稱,對生者而言,有三件事是付諸行動的時候了,更重要的是,手捧的骨灰在催我追責!

日前,網絡上流傳武漢一名倖存者撰寫的一篇熱文,文章寫道:「3月26日上午下著小雨,武漢漢口殯儀館外排著長隊,無數在疫情中失去親人的家屬戴著口罩,秩序井然地一字排開在此領取親人的骨灰。這是他們在疫情趨緩後第一次出門。」

「陰鬱的天氣代表了此刻的心情。在平靜的隊伍裏幾乎聽不到哭聲。數月的痛不欲生、魂不守舍已使他們哭乾了眼淚。當人群中忽然有一陣撕心裂肺的哭聲傳來,有人還是免不了「心裏一陣發酸」。

「對於億萬遠離武漢的老百姓來說,被巨大的悲傷、憤懣感染並流著傷心之淚的,是在《財經》《財新》《中國周刊》《方方日記》以及一些自媒體的報道中所看到的那一個又一個悲痛欲絕的故事。」

文章列舉武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期間發生的慘劇事例:

一個70多歲需要定時透析的老人,因無法透析而不得不從自家涼台跳樓自盡了此殘生;

一個3歲的女孩送走了爸爸又送走媽媽,最後懷抱三口之家的合照在病床上與人間告別;

窘困而有限的醫療資源使更多無法入院而躺在家中的老人小孩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無數亡者苟延殘喘的生命燭火,竟撲閃出毫無做人尊嚴的微弱之光……

不可思議的是武漢人民在花一樣的世界裏所遭受的沈重蒙難。他們發問,這究竟是人禍還是天災……

這位倖存者表示:春天來臨,武漢櫻花已開。疫情趨緩,逝者落地為安。對生者而言,已到了辦幾件實事並付諸行動的時候了!

第一件事:萬眾鍥而不捨不依不饒追責嚴懲禍害者

從去年底至今年3月,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和發展中有許多問題仍沒有釐清,一直未能很好地回答人民的關切。

有諸多疑問使人們百思不得其解以至於喪失了信心;李文亮等一批醫護的冤情和委屈並沒有得到正確地處理;全國人民的心情也未得到合理的紓解;有嚴重失職、瀆職的武漢中心醫院的書記、院長至今逍遙法外;各級職能部門和政府在處理疫情的方方面面被質疑並未得到回應……一句話,人民翹首以盼。在疫情緩解之後,追責嚴懲、以儆傚尤是最好的時機。

第二件事:認定居家亡故的市民並將醫藥費納入報銷以示安慰

據3月26日國家公佈的武漢因疫情死亡的人數為2531人,而實際居家死亡的人數(並未算在此列)遠遠大於此。由於前期中共病毒病人多,醫療資源緊張,病床少、檢測試劑不足,許多等候住院的病人都在家中去世。大多死者至今未能認定為新冠肺炎感染者。

政策規定,凡認定為中共肺炎感染者,所有醫療費用國家買單,未被認定者自己承擔。使得一大批家庭為搶救親人而花錢過多,有的甚至傾家蕩產,落得人財兩空的境地。

如今,不能再讓他們在痛失親人後雪上加霜,應儘快恢復他們「新冠肺炎(中共肺炎)亡故者」的身份,給予應有的醫療報銷待遇,這是施以安慰的最好辦法。

第三件事:為武漢死於「新冠肺炎(中共肺炎)亡故者」修建紀念陵園

發生在2020年的世界性大疫情給人們帶來了巨大的悲痛並有著歷史性的紀念意義。當疫情結束後,死者親人久已壓抑的悲情將會像岩漿一樣再次釋放。安撫他們的情緒應該擺在政府辦實事的議事日程中,也充份體現一屆政府為民著想的理政務實態度。功德一世,善莫大焉。如在武漢市周邊適宜地方修建紀念疫情亡故者陵園,使死者安息,生者心順將是一件得人心的大好事。陵園落成之際,政府出面舉行大型公祭,以告慰亡靈和安撫家人,此可更好地贏得民心。

這名武漢倖存者稱,三件事,人民拭目以待。重要的是,手捧的骨灰在催我追責!#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