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深邃的內涵 都需要經由外表傳達 

有一天,本田汽車前社長本田宗一郎先生跑來找我,他說:「我下個星期要為雜誌拍照,這套衣服可以嗎?自家人都不老實跟我說,我想還是得問你才行。」 

本田先生要為某家摩托車雜誌拍照,他希望我能以讀者的眼光給他意見。 

自從有幸從事本田先生上電視時的化妝工作以來,本田先生需要服裝諮詢時便會來找我。我們常常就不同場合如何扣鈕釦及挑選服裝材質等等討論,創造了許多快樂的回憶。 

有一次,我問本田先生為甚麼對展現自我這麼感興趣? 

他這樣回答:「無論內涵有多麼深邃、豐富,倘若沒有一副可以傳達內涵的外表,也是枉然。」 

促成這個想法的契機,據說是因為搭載了世界一流引擎的本田汽車曾經吃過敗戰,輸給了一家延聘意大利設計師的廠牌。 

無論引擎性能多麼完美,光是這樣還不行;而且,僅靠出色的設計也不夠。只有內外兼具,才能打動人心。 

這個道理也可以完全套用在人的身上。 

在職場上,常常會遇到很多狀況。與談生意的對象進行重要交易時,或第一次擔任主管明明身心俱疲卻仍必須與從未謀面的人碰面時……這時,自己在對方眼裏是甚麼樣子呢? 

對方會根據你的氣色、髮型、領帶花樣、襯衫顏色等等外在看得到的表象,判斷隱藏在你外表底下的心情和狀態。而自己展現出來的外表,則會影響到未來的後續發展。 

我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擔任了40年以上的NHK美容化妝師,除了日本及國外演員之外,從田中角榮等歷屆首相,到松下電工的松下幸之助先生、索尼的盛田昭夫先生、本田汽車的本田宗一郎先生,合計約為11萬人以上「打點門面」所產生的心得。 

我接觸過TOP 1%的專業人士,他們為了達到目的而裝扮門面。這裏說的「門面」,指的是從頭到腳,從化妝、吹整髮型,到挑選衣服、配件,甚至包含動作舉止、表情等等。 

美容化妝師的工作,主要是根據不同目的進行梳髮及化妝,並做服裝及鞋子等的造型搭配,不僅改造外表,也提升內在層面。 

 展現自我 

如果對方為演員,是為了更容易扮演好劇中角色;如果是政治家,是為了在下一次的選戰中獲得一票;如果是經營者,則是為了向顧客展現商品的優點。我總是依照不同目的,為他們打理髮妝,並針對服裝及表情給予專業的建議。 

佩戴在身上的配件、髮型,以及表現出來的動作舉止等等,有時比語言具有更深遠的意義,更能打動對方的心。 

為了讓自己更好過,或者為了與對方保持良好的關係,展現自我是非常有效果的。 

此外,展現自我還有另一個效用,即可以掩飾自己的缺點。 

不停遊走於世界頂端的人們,私底下也是極為普通的人,身體狀況有時也不是很好,也有感到不安或心情複雜的時刻。在這種時候,他們會思考、探索如何展現自我,並親身執行,使心情再度振奮起來,或者恢復到穩定的狀態。 

政治家和演員身邊都有優秀的經紀人、秘書、造型師等專業級的人士。但是,世界上大多數的人都必須獨立完成這項任務。 

我曾受邀擔任課程講師,講述我超過40年美妝師生涯中曾經經手過的客戶,他們如何展現自我,完成頂尖的任務。 

「Sony的盛田昭夫會長曾經說過:『穿上好衣服,自然會充滿自信。』因為好的衣服,可以表現出自己的身體特徵及動作習慣。只要訂做一套西裝,就能了解這一點。西裝師傅會辨別你的身體特徵和習慣……」 

聽完這番話,有一位看起來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舉手問道:「量販店買的西裝,沒辦法做到這一點嗎?為了一套西裝花8萬或10萬日圓,對現在的我來說,負擔實在太重了。」 

「即使是2、3萬日圓的西裝,也可以穿得很體面帥氣,無論跟大企業老闆談生意,還是參加麗池卡登飯店的宴會,依然能營造出充滿自信的自在氣氛。可是……」我告訴他。「可是甚麼?」 

「可是,必須針對外表進行意識改革。」 

有能力的人與沒有能力的人 之間有甚麼不同? 

一般人挑選衣服時,大多只意識到看起來是否帥氣好看,而成功人士總是考量以下2個重點:自己的任務為何、裝扮的目的何在。 

成功人士總是不斷地解讀時代的趨勢,經常思考自己應該如何定位才會比較有利。對商業人士來說,展現自我,指的是思考如何發揮自我的價值,並輕鬆地達到目的。 

商業人士必須跟自己討厭的人打交道。縱使情感上覺得跟這個人不對盤,也得說服自己在不討厭的程度下配合對方。此外,商業人士有時也不得不扮演自己原本就缺乏的角色或任務,比方說,即使沒有整合部屬的能力,也必須詮釋好主管的角色。 

若不能克服這個問題,工作內容也無法進展到下一個階段。這就是現實的情況。 

展現自我,首先必須以自我為前提。一切的表現、演出都是為了自己。 

為了讓自己輕鬆,讓自己愉快地處世,不寵愛自己是不行的。 

為了寵愛自己、疼惜自己,必須對對方好,這樣才能得到自己希冀的回報。對於自己喜歡的人,我們總是期待能得到善意的回應,這是人之常情。 

如果我們可以先表現出對方希望得到的對待,即使我們不走過去,對方也會朝我們靠過來。 

總是受到電影導演青睞的工作人員,有一個共通點。 

他們擁有一雙像鳥類般的銳利眼睛,經常注意著周遭的狀況。這些人總是在稍微有一點距離的地方,觀察自己應該怎麼做才能展現對方的價值。 

當導演說:「在那裏放一個咖啡杯。」這時候,僅僅遵照指示把咖啡杯放在桌上的道具人員,不可能得到下一個工作。導演會觀察在演員觸手可及的範圍內,道具人員如何擺放咖啡杯。 

假設演員為達到喜感的演出效果,刻意穿上緊身的服裝時,為了讓衣服緊繃的感覺更明顯,道具人員會刻意將咖啡杯放在不易伸手拿到的地方。這麼一來,便能順利完成演員一邊遲鈍地把手伸向咖啡杯,同時令人發噱的一幕。 

有能力研判現場要求的氣氛,將咖啡杯放在正確位置的道具人員,監製或導演才會放心賦予其任務。山田洋次導演之所以總是任用同一群固定的工作人員,也是這個原因。 

以鳥類般的銳利雙眼觀察周遭事物,是展現自我時不可或缺的要素。因為自己的裝扮可以讓對方發光發熱,也可以使對方黯然失色。如果是襯托對方,那麼對方應會向你靠攏,然而,要是情況相反,自己還可能會因此遭殃。 

所以才有出人頭地的表現方式及行動方式。 

與歷任首相工作時,我也曾為了該打甚麼樣的領帶而傷透腦筋。如果繫上比首相更搶眼的領帶,恐怕會吸引環伺在側的記者的視線,可以預期一定會惹惱首相大人。顯而易見,這時低調的打扮對自己最有利。 

對方的反應,是根據你所展現出來的外表而產生的。 

「我想出人頭地,我想成功名就!」嘴裏雖然嚷嚷著想成功,身上卻儘是自己喜歡的行頭與花俏的名牌,這樣是不可能往上爬的。

──摘自 《拜託!問題不在專業知識──讓決策者賞識你的外表禮儀》 先覺出版社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