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強失聯了,很遺憾以這種方式認識你。我也想發出自己的聲音,呼籲大家把面前的牆推倒……」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中,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中共的謊言和罪責,站出來要求共產黨下課。

山東的青年程序員張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他最近在朋友圈發了兩條消息:「習近平下課」;「共產黨下課」。然後他的微信號被永久封禁,不可解封,理由是違反相關條例,惡意散佈謠言。

張先生對此表示抗議,「我沒有做錯,為甚麼不讓說!我想要一個言論自由的環境!」

張先生在朋友圈發了兩條消息:「習近平下課」;「共產黨下課」,微信號被永久封禁。(受訪者提供)
張先生在朋友圈發了兩條消息:「習近平下課」;「共產黨下課」,微信號被永久封禁。(受訪者提供)

張先生從2016年開始翻牆,最初只是為了用Google,或者上Youtube看個影片,後來過段時間才開始了解8964的真相。

「就是這段時間翻牆出來,看到發生了很多事情,我有對比國內媒體和國外媒體的報道。很心痛,也開始慢慢認清中共的邪惡。」他說。

「通過8964,還有計劃生育,以及對法輪功的迫害,我知道他們在過去有很多謊言。去年5月我去過香港,6月份香港就全面爆發了反送中運動,之後又了解到了中共在西藏和新疆的種種罪行……我才發現,原來他們一直都在說謊,不再是過去從網絡知道的,而是很多親眼看到的事實。」

「這次疫情算是導火線,讓我有說出共產黨下課的衝動。我感覺最接受不了的還是中共通過謊言的教育蒙蔽大家的雙眼,把人們都囚禁在高牆裏。」

張先生表示,看了任志強的文章,很有共鳴。「那個老師的例子深深觸及到我,給了我說共產黨下課的勇氣。」

3月12日,大陸知名地產大佬任志強被當局帶走,有消息指,中共北京市紀委已對任志強立案調查。

據傳近日署名「任志強」的一篇網文,是導致其失聯的原因。該文題為「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內容直指中共最高領導人隱瞞疫情而釀成災難。

文章指出,當前的所有舉措都是在失了先機的情況之下的補救。「不改變這種體制上的弊病,則無論用甚麼樣的舉國體制,能解決了此次的疫情問題,也還會再出現下一次的災難。」

任志強失聯後,他2012年在北大講演的一段「推牆」影片被熱傳。影片中,任志強批中共體制已經「爛透了」,並呼籲國人把「面前的牆推倒」。

張先生認為,中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恐怖組織。其洗腦功能讓民眾深受其害,張先生自己高中同學、朋友,也被中共的謊言所欺騙。

「現在我跟朋友說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疫情是因為前期封鎖消息而擴散,朋友都會覺得我是港獨,覺得我不可理喻。」張先生表示,自己的同學不少以教師為職業,「跟他們聊天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就是中共的小粉紅、自乾五。這樣他們教育出來的學生也都是小粉紅啊……我很喜歡歌手李志的一句話,『你會被教育成一個壞人,見死不救吃喝拉撒的動物』。」

微信微博QQ都遭控評

張先生表示,微信控評的手段越來越高了。他沒有屏蔽任何人,但是所有好友卻看不到他的動態,在微信發的朋友圈被屏蔽了。

張先生描述,前天晚上,我發了任志強的演講,呼籲大家推牆,但是大家沒有任何反應,我的好友也挺多的,所以這很不正常。然後我聯繫了一個好朋友,他告訴我根本看不到我發的動態,這時候我就知道被屏蔽了。

接著又發了「習近平下課」,「共產黨下課」。到晚上帳號就被永久封禁了。

張先生使用的是英文版的wechat。之前紀念六四的時候發過一首歌《自由花》,被以違規影片刪除了。其後沒有再發過敏感內容。

QQ空間的動態也被屏蔽了,也是只有自己能看到那條動態,別人都看不到。QQ帳號目前還可以使用。

同時,他的微博帳號也異常了。而他僅僅在微博發了一個擋起右眼的自拍,以及轉發了一篇懷疑病毒是由P4實驗室製造出來的文章。他平常喜歡在微博搜索、驗證一下敏感詞。

張先生表示,「我感覺國內外媒體最大的不同就是,國外媒體允許有不同的聲音。」他呼籲言論自由,可以暢所欲言,可以接納不同的聲音,哪怕是錯的聲音;媒體自由,媒體不再都姓黨,不再是黨的宣傳工具;還有出版的自由等等。

3月12日晚,湖北孝感應城多個小區業主聚集,抗議當地政府的菜價、供應。民眾發出「 共產黨下課」的呼聲。

張先生說,「真的要團結起來對抗它(中共)了。很佩服六四那群學生,他們真的是中國的脊樑;很佩服這次疫情中能夠站出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