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重災區湖北於3月25日起陸續解封,然而湖北人仍然備受歧視,返崗之路屢屢受挫,消息稱,在貴州,至少有幾千名湖北人遭自費隔離。陸媒說,「很多人看到42開頭的身份證,嚇都嚇死了。」

日前湖北省發佈通告稱,從3月25日零時起,武漢市以外地區解除離鄂通道管控,恢復對外交通,離鄂人員憑湖北健康碼「綠碼」流動。武漢市則於4月8日開始解封。

3月28日,大陸媒體《財經》報道說,早在3月11日,湖北方面就發佈通告稱,要採取「點對點、一站式」的辦法,集中精準輸送務工人員安全返崗,幫助外地滯留在鄂人員安全有序返鄉。

3月20日,湖北省委書記應勇強調,要推動湖北的健康碼與更多省區市互認。3月19日,應勇在湖北荊州站為赴粵返崗人員送行時,呼籲請求全國各地、全社會善待湖北人民,善待湖北農副產品。

然而一些湖北籍人員的返崗之路並不順暢,他們在外仍遭遇差別化、歧視性對待。

包括「湖北籍返崗人員到達目的地高速收費站被勸返」「當地居委會工作人員禁止湖北籍返崗人員下車如廁」「湖北籍返崗孕婦因隔離期未滿不能就診」等等。

湖北人返回貴州復工、復學遭自費集中隔離。(網頁截圖)
湖北人返回貴州復工、復學遭自費集中隔離。(網頁截圖)

「很多人看到42開頭的身份證,嚇都嚇死了。」李巒英26日談及返崗經歷時表示。

李巒英和丈夫吳慶德於3月14日從湖北恩施出發返黔,開車數個小時,在到達貴州銅仁地界時,他們被當地交警勸返。

3月中下旬開始,隨著湖北多個城市陸續釋放解封信號,不少湖北人開始嘗試返黔。如李巒英夫婦一樣,這種嘗試可能不止一次——被勸返一次後,看看風頭和新發的文件,他們會選擇鼓足勇氣再出發。

3月17日,李巒英夫婦再次出發,這一次,他們終於踏上貴陽的土地。但抵達貴陽只是第一步。持有湖北健康碼、健康證明材料、社區證明材料的李巒英夫婦發現,這些在湖北有效的東西,在貴陽卻沒有實際效用。

當時湖北的健康碼並不被貴陽方面認可,所有的證明材料加起來,也不足以給李巒英夫婦一個正常返崗的「通行身份」。

之後,和返黔的很多人的遭遇一樣,李巒英和丈夫吳慶德陷入了與社區工作人員、當地防控工作人員的漫長拉鋸之中,雙方無法就是否需要隔離、能否居家隔離、隔離費用由誰支付等問題達成一致。

李巒英夫婦到達貴陽的第一個晚上,就與社區的工作人員「講道理」講了7個小時,雙方的爭論從晚上10點持續到次日凌晨5點。

最終,李巒英夫婦二人妥協,由工作人員將其帶到貴陽花溪區麗楓酒店進行隔離。開始幾天,按照工作人員要求,李巒英夫婦必須分住兩間房,並支付兩間房的費用。

隔離期間,兩人分別做了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直到3月25日下午,兩人才在貴陽被通知可解除隔離。

陸媒說,「很多人看到42開頭的身份證,嚇都嚇死了。」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陸媒說,「很多人看到42開頭的身份證,嚇都嚇死了。」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健康碼不互認,「我們被勸返了」

李巒英夫婦的遭遇的遭遇並非個案。3月22日早晨7點,齊成從湖北荊門駕車出發,在當日抵達貴陽,上二廣高速時,齊成被要求測量了體溫,並向交管人員出示湖北健康碼和復工證明。

在貴州省界大興收費站,齊成再次被要求測量體溫,並在掃碼填寫了個人資料後才通過。隨後,齊成到達了其單位在貴陽當地為其安排的酒店,接受隔離。

齊成響應當局的號召回貴陽復工,她一開始並未料到返崗會這麼「麻煩」——她擁有湖北的健康碼以及復工證明,但因為健康碼無法互通,到了貴陽後仍需要做核酸檢測、CT檢查,一一「過關」後才能正常復工。

3月26日,齊成的核酸檢測結果呈陰性,這意味著她可以解除隔離,返回自己的住所,也基本掃清了返崗障礙。

上述兩例案例比其那些試圖回貴陽復工未果的湖北人算是幸運的了。

數千名湖北人在貴州被強制自費隔離

據《大紀元》3月26日報道說,在貴州,估計至少有幾千名湖北籍人遭自費集中隔離,並受到各種不公正待遇,但是這些消息被封鎖。

中國維權NGO人士楊佔青在推特發帖說,近日湖北人乘坐政府組織的點對點大巴車回貴州復工,卻遭受歧視,被貴州多地政府強制隔離,目前所知被隔離的人數有幾千人,大家遭遇種種情況,處境困難。

他描述,湖北人在隔離中,遇到的各種不公平待遇包括:
1. 強制核酸檢測,健康人也要做,還要多次做;
2. 和國外回來的密切接觸者人群一起隔離。
3. 夫妻或一家人是分開住,加倍增加了隔離費用;
4. 竟然給五個月的寶寶做CT;
5. 有些酒店必須吃飯,強制消費;
6. 如果學生不參加酒店隔離,會影響學生開學報名……

湖北應城的張先生說,3月16日,湖北當地解封後,他們就出來了,出門都有健康證。但是到貴州被要求隔離15天,全部自費。張先生夫婦在花溪區麗楓酒店隔離,被要求一人一間房,需要自費。

他強調,他們身體很健康。之前都是在屋裏隔離兩個多月了,但當地聽說是他們湖北乘客,下車都不讓下,直接都隔離了。這樣針對湖北人,當地政府太欺負人了。

張先生在貴陽租的店舖,從過年回家到現在一直關著。一個月二三千的房租。他說,「這裏有些人都要跳樓,經濟方面他跟不上,都要跳樓了。惱火得很。」

消息稱,在貴州,至少有幾千名湖北人遭自費隔離。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消息稱,在貴州,至少有幾千名湖北人遭自費隔離。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湖北應城的李先生告訴記者,自己是坐飛機到貴陽的,在機場登記時,一看是湖北的,就被要求隔離。包括湖北大學生返黔,也都被強制隔離。

李先生所在的酒店隔離了六七十人,全部都是湖北人。」不管你有沒有健康碼,反正到了這裏就要把你隔離,就這麼一個簡單粗暴的做法。」

湖北十堰的楊先生(化名)在單位開了復工證明後,憑健康二維碼自己開車出來,當時在遵義的收費站被勸返了三次,只得繞道四川浠水。但到貴陽社區後仍被自費隔離。估計,湖北至少有幾千人被隔離,可能上萬人。

楊先生認為,這種隔離是懶政,一刀切,人治大於法治,是體制問題。

事實上,疫情之初至今,湖北人和武漢人在國內一直遭遇全面圍追堵截,處處受到歧視與排擠,甚至被趕出出租屋流落街頭。

最近,雖然中共高層要救復工復產,但湖北人不僅在貴州受到不人道對待,在上海、北京、河南、江西、安徽等地均遇到被勸返、阻攔事件。

而湖北和江西兩省警方更因湖北人經過江西去各地復工而爆發激烈衝突,警察被打傷,警車被掀翻在地。

一場發源於武漢的瘟疫,讓湖北人備受歧視。對此,中共官媒27日晚紛紛發聲,呼籲不要歧視湖北人。央視表示,「湖北人不是病毒,歧視和成見才是。」人民日報強調,「湖北加油」不能只是在嘴上說說,要做出來。

但有網友嘲諷:我不懂邏輯,誰幫忙分析一下哪句話是假的:一, 不讓在湖北出差人員返京;二,禁止湖北人進京;三,鼓勵湖北人出去復工;四,湖北疫情數據零增長。」

有評論說,雖然名義上湖北解禁,但實際上各地的隔離政策依然在延續。即使是上面要求湖北人復工,但基層的官員和民眾並不相信湖北的疫情真的得到了控制。#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