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4日,澳洲維省立法委員會的伯尼‧斐恩議員(Bernie Finn)接受明慧記者的專訪。他明確指出,「要告訴國際社會,中共政權是不可信的。」「和中共走得近的人最危險。」

自2006年11月當選以來,伯尼‧斐恩先生一直是代表西部大都會地區維多利亞州立法委員會的成員。1992年10月至1999年9月期間,他是維多利亞州立法委員會特拉馬琳(Tullamarine)選區的成員。

二十多年來,他一直支持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的義舉,並在各種集會上和維州議會內強烈譴責中共的人權迫害。

「中共病毒」一詞準確反映誰應該為疫情負責

斐恩議員認為,無論稱瘟疫為武漢病毒,或者是中國病毒還是中共病毒,真正重要的是人們應該明白,「它從哪裏開始傳播的、如何變得失控,以及誰應該對此負責」。

他還說,中共政府應對世界各地正在發生的瘟疫大流行負責,這是至關重要的,是人們應該意識到的。他希望,對於這場瘟疫在全球造成的眾所周知的損失,中共將被追責,以賠償儘可能多的經濟損失。

「中共對疫情撒謊、掩蓋並最終讓病毒越過邊界擴散。看看目前世界上都在發生的一切,它對此負有責任,應該被追責!」

他還強調:「如果能使民眾叫它(瘟疫)『中共病毒』,如果我們都叫它『中共病毒』,那將是非常好的一件事,這個名稱能準確地反映誰應該為它負責。」

和中共走得近的人最危險

在專訪中,斐恩議員表示,那些與中共各領域打交道的人,比如商業領域的人,「他們必須意識到自己個人在這方面是很危險的。」

他說,這也是讓他對澳洲特別擔心的事,包括企業在內的許多部門、澳洲各界與中國和中共之間的聯繫非常緊密,因而他非常擔心,「中共病毒也會因此危害澳洲」,所以,遠離中共,「這是所有人都應該關注的」。

他認為澳洲政府應該警示民眾,特別是要提醒那些和中共有直接聯繫的人,因為他們是特別脆弱的,因而應該特別小心,甚麼樣的事情有可能會發生在他們個體上。

他表示,如果有機會與澳洲總理、反對黨領袖、州長或其他任何人交談的話,他定會告訴對方這個事實,即「和中共走得近的人最危險」,因為這是公共衛生的緊急事件,與威脅健康直接相關。

中共犯有滔天之罪

中共病毒蔓延全世界,至今已導致全球六十多萬人感染,3萬人死亡,經濟財產損失難以數計。人們可以越來越清晰地看到一點:疫情重災區及被病毒襲擊的,或是為中共站台的,或與中共為伍的,付出的代價慘痛、教訓深刻。

對此,斐恩議員表示,從此次中共病毒的爆發來看,「我們得到的教訓是,不要信任中共政府。」

「雖然長期以來我們從諸多的教訓中學到了,不能信任中共,但這次要告訴國際社會,中共政權是不可信的。」

在斐恩眼裏,中共是「犯有滔天之罪」的卑鄙政權。他指出,中共「通過(隱瞞疫情)的方式讓病毒肆虐全世界,實際上,它們已經使自己成為被世界其它各國追責的對象。」

「在我看來,中共政權現在已經被國際社會孤立,他們應該這樣被對待。」

斐恩議員還闡述一點,即在疫情過去之後,「我們不應該再承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它目前的所為已讓自己喪失了執政合法性,除了它多年來所犯的所有罪惡外,中共病毒的爆發,使其政權「完全喪失合法性」。

國際社會應幫助和平解體中共

針對十多年來全球「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運動幫助超過3.5億的中國民眾退出中共組織的話題,斐恩呼籲海內外正義力量聯合起來,幫助和平解體中共。

斐恩表示:「現在,中國許多人正在通過中共的所作所為了解中共的邪惡。他們已經意識到自己被騙。」

「我真的很期待『三退』大潮最終能和平解體中共,國際社會和那些在中國喪失自由的人應該在這一問題上團結起來」;他同時認為,如果大家共同努力的話,就極可能使這個成為現實,而前提是:「人們現在必須接受(真相)並拒絕中共,明白中共政權是邪惡的」。

「中國人必須選擇正確的立場,這對身處中國大陸的人們來說的確是非常非常困難的,但是在澳洲的中國人和世界各地的中國人必須為自己的祖國表明立場,為自己的祖國爭取自由。」

專訪結束時斐恩說:「中共犯下這種暴行,最終導致其倒台,那就太好了!如果疫情的爆發能導致一件好事情,那就是中國被賜予一個尊重自由、尊重其人民的政府。」

斐恩議員在法輪功學員舉行的活動中發言譴責中共的迫害罪行。(明慧網)
斐恩議員在法輪功學員舉行的活動中發言譴責中共的迫害罪行。(明慧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