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全世界深陷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中,中國共產黨(CCP)正在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情:將過錯推給其他任何人。

當然,這次疫情爆發的責任完全在中共,而不是其它任何一方。

但是中國政府官員現在公開猜測美國對此次疫情負有責任,甚至指責美軍將病毒帶入中國。與此同時,其他官員堅持用未經證實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解釋此次疫情的爆發。

簡單的事實

在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賴恩(Robert O』Brien)發表評論後,本周至少有兩名中國(中共)高級官員對此作出推諉性言論。

奧布賴恩表示,中共政權的遲鈍反應和欺騙行為「可能使世界損失了兩個月為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做好準備的時間」。

奧布賴恩當然是對的。有充份證據表明,中共早在2019年12月就阻止了對疫情的討論,逮捕了試圖向國家發出警報的醫務人員,審查了有關疫情的互聯網內容,從而將預防措施的部署推遲了數周甚至數月。

所有這些由中共領導的失敗導致一個可控的疫情爆發,迅速蔓延成全國範圍的流行病,並最終發展成全球大流行。同樣,這個時間線也是有案可查的。

當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就奧布賴恩的評論在推特上用英語回應道:

「美國的零號病人是甚麼時候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甚麼?可能是美軍將疫情帶到武漢。信息要透明﹗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毫無疑問,這樣詳細的答覆是得到了黨的最高層的命令和批准,他們一定感到有必要作出回應。更重要的是,回應的語氣表明了黨的領導層對其在中國人民心中信譽受損的深切關注。

中國人民有理由為他們的政府粗暴虐待李文亮等醫生感到憤怒,在疫情爆發的最初幾天,李文亮被(政府)阻止向人們發出危險警告。李醫生被強迫簽署了訓誡書,他因感染病毒於2月7日不治身亡。而中共表示,該病毒對大眾健康沒有威脅。

中共最近審查另一名醫生艾芬,她在武漢中心醫院工作,她的故事在市民裏掀起了一波新的大規模的怒潮。艾芬因揭露中國(中共)錯過了控制病毒的時機而被審查。

對審查的大規模回應

然而,在中共的審查制度下,中國人民發揮聰明才智轉發艾芬的故事,甚至用上了3000年前的甲骨文,以表達對政府的憤怒,政府在抗疫中拖延、轉移注意力、否認,並消滅任何敢於猜忌它的權力或能力的人。

美國稱北京對中共肺炎疫情的爆發應對滯後,致使情況變得更糟。(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對此回應稱,美國「既不道德,也不負責任」。

此外,中國官方媒體在各種意識形態領域攻擊美國,宣稱西方價值觀和民主不足以對抗中共肺炎,種族主義和收入不平等將意味著不平等待遇等等。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環球時報》指責美國「將病毒政治化」,以便在貿易戰中獲得談判優勢並懲罰華為,並醞釀「反亞裔情緒」和其它邪惡的動機。

伊朗炒作陰謀論

毫不奇怪,在疫情大規模爆發之後,伊朗將其宣傳提高到了一個全新的水平。

德黑蘭政權指責美國針對伊朗「發動生物戰」,這可是相當嚴重的指控。為甚麼德黑蘭會提出這樣的指控?答案很簡單:伊朗政府幾乎是這個國家的疫情爆發點。疫情摧毀了伊朗的領導層,執政的政府官員中有10%受到感染或生命垂危。

但是,鑒於伊朗與中國的密切關係以及明顯的對中共肺炎疫情爆發準備不足,伊朗的高感染率是預料之中的。但是事實對德黑蘭沒有用,兜售陰謀論更容易,也更有幫助。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很自然地懷疑,伊朗支持的民兵最近對在伊拉克的美國和英國士兵發動的襲擊是否是一個有策劃的行動,將伊朗公眾的注意力從感染率高的中共肺炎轉移開才是真正原因。

那麼這次攻擊是否意味著將中共病毒的說法重新界定為美國的錯?還不知道。但是由於該地區的局勢緊張,此舉在任何情況下都是高風險的舉動。

這也使伊朗政府陷入政策困境中,普通伊朗人可能會問自己:應該做甚麼適當的回應?是生物戰攻擊政府嗎?

德黑蘭對這些問題有答案嗎?伊朗是否正在為更大的回應做好準備?

雖然宣傳,顧名思義,是為了誤導和控制公眾,以支持統治政權,但也有挑釁性的危險。煽動性的訊息,撒一個大謊以至於無法收回,可以驅使政權精心策劃報復行動,為自己的謊言辯護,維護自己的權力地位。

通常衝突升級會隨之而來,如果能避免的話,可能很快會讓我們所有人走上一條對每個人都更好的道路。

詹姆斯‧格利(James Gorrie)是南加州的一位作家和演說家。他著有《中國危機》一書。

原文China Goes on Propaganda Offensiv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