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眾議院前議長紐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霍士新聞發表文章指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傳播是由於中共政府管理混亂、官員腐敗和撒謊成性造成的。

以下是金里奇文章的翻譯:

金里奇寫道,在疫情爆發初期,中共獨裁政權就開始掩蓋,然後製造謊言,這真是令人憤怒。 但這對我們了解中共獨裁政權危險性和欺騙性是一個很好機會。

當中國的瘟疫大流行變成全球大瘟疫時,人們已經對中共感到非常失望。但是當中共外交部公開宣稱病毒來自美國時,我們更加憤怒。特朗普總統和國務卿蓬佩奧都堅決地、正確地揭穿中共獨裁政權的這種謊言。

一個簡單的事實是,中共的專制統治一直是中國長期以來各種潛在流行病和大瘟疫的根源。

2005年,勞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站警告:「科學家長期以來一直預測,未來會出現某種流感病毒的大瘟疫,這個瘟疫能夠感染全球40%的人口,而且死亡人數難以想像。最近,一種新的H5N1禽流感病毒就具備了引起全球瘟疫大流行的許多特徵。到目前為止,這種病毒只限於在鳥類中傳染,但是病毒的變異隨時都有可能發生。」

隨後在2007年,香港大學的四位科學家斷言:「眾所周知,冠狀病毒會進行基因重組,這可能導致新的基因型並引發瘟疫的爆發。馬蹄蝙蝠體中存在大量類似SARS病毒(SARS-CoV)的冠狀病毒,再加上在中國南方有百姓亂吃野味的文化,這是一枚定時炸彈。來自動物或實驗室的SARS和其它新型病毒有可能性再次傳播,因此我們需要做好準備去應對。」

儘管發出了這些明確的警告,中共政府仍然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來阻止在海鮮市場上出售野生動物,也沒有對潛在的病毒保持足夠的警惕。

實際上,在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爆發的初期,中共政府就違反常理,極力掩蓋任何潛在的疫情爆發,並希望它能自動消失。下面看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爆發的時間表。

首先,武漢市政府表示,在2019年12月8日,首例確診病例被發現。到12月16日,一名被感染的海鮮市場的工作人員被送進醫院。

到12月21日,大約有32人表現出疑似的症狀(後來被發現是確診或被懷疑是中共病毒疑似病例)。四天後的聖誕節,四家醫院的醫務人員因不明原因而感染病毒性肺炎被隔離。

顯然,到聖誕節後的第二天,一家實驗室已將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的樣本鑒定為一種新型的SARS相似病毒。再過一天,武漢市公共衛生官員和醫院領導被告知,有一種新型的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引起肺炎疾病。

下面是關鍵時刻。

如果中共政府當時決定在那裏召集專家並專注於遏制疫情,那麼整個世界將免於可能會持續一年的大瘟疫,避免成千上萬人的死亡以及全球經濟所面臨的崩潰。

但是,獨裁政權經常報喜不報憂。就像蘇聯最初試圖隱瞞切爾諾貝利核災難一樣,在習近平總書記高壓統治的國度裏,它們(中共)也同樣隱瞞這一消息,而不是試圖遏制這種瘟疫的傳播。

12月30日,當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負責人艾芬醫生分享實驗室檢查結果的圖片和肺部掃瞄的影片時,她卻遭到了嚴厲打壓。

李文亮醫生通過微信與一百多名醫學院的同學分享有關病毒的信息,透露「華南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相似病例」,(中共)政府的反應是調查此信息的傳播並將其從社交媒體中刪除。

在去年的最後一天,即首例確診患者開始出現明顯症狀後23天,國家衛生委員會武漢分局說:「到目前為止,經調查尚未發現任何明顯的人際傳播或醫療人員被感染的案例。」官員們說:「這種疾病是可防的。」

《倫敦時報》報道說,到12月下旬,中國的實驗室發現了一種未知的高度傳染性病毒,但「被命令停止測試,銷毀病毒樣本並不許新聞報道。」

2020年的第一天,為阻止瘟疫信息的傳播,武漢市公安局對包括李醫生在內的八名在微信爆料的人進行傳喚。媒體對這次傳喚進行了廣泛報道,從此知情的醫務人員都被噤聲。

具有諷刺意味的(和可悲的是)1月2日,武漢病毒研究所確定並繪製了一種新的冠狀病毒基因組圖譜,但是圖譜並沒有被公開。

到1月6日,關於傳染病毒的消息瘋傳,以至於美國衛生和公共服務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爾(Alex Azar)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博士提出派遣一個(專家)小組前往中國(幫忙)。 中共政府拒絕這一提議。

但是很明顯,習近平在1月7日之前就知道了這種病毒,幾乎和向美國人請求提供幫助的同時。

1月9日,中共政府官員承認存在病毒傳播,並公開已經繪製了的基因序列圖,直到1月12日才發佈疫情數據。但它們沒有透露關鍵信息,包括病毒感染者的詳細情況。結果,外界對瘟疫爆發產生誤判。

1月12日,「吹哨人」李醫師因感染中共病毒而住院。

1月13日,泰國媒體報道,第一宗中共病毒被確診。

1月14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幫助中共掩蓋疫情,它宣佈中國(中共)當局已經證實「沒有新證據證明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可以人傳人。」

當天,一位WHO官員在新聞發佈會上繼續為中共的謊言站台,說病毒是「有限的人傳人,最多是家人之間的傳播。」

1月15日,第一個被確認感染的美國人離開了武漢,而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應急中心負責人李群在國家電視台上說:「經過仔細的篩選和審慎的判斷,我們最新的認識是人與人之間的傳播率很低。」

最終,1月20日,中共確認,病毒可以人傳人。同一天,南韓確診第一宗中共病毒。

中共獨裁政府在極力掩蓋疫情的真實情況,這給中國人民以至全世界其它地區的人民帶來巨大損失。

南安普敦大學一項分析估計,如果在疫情爆發的頭三個星期實施嚴格的防疫措施,則可以避免95%的感染人數。

中共獨裁政權的舉動給本國民眾造成的損失是巨大的,而且讓疫情失控並演變成全球大流行,這給世界各地的民眾造成了驚人的損失。

一名勇敢(也許是「愚蠢」)的中國商人任志強對共產黨獨裁統治進行了直接抨擊:「那些生活在民主國家的人也許感受不到缺乏出版自由和言論自由的痛苦,但是中國人知道,這種流行病及其帶來的所有不必要痛苦直接源於新聞噤聲和對言論自由的嚴格管控。」

《紐約時報》3月14日報道,任志強失蹤了。

面對因管理混亂和疫情擴散而受到越來越多的國際譴責,中共獨裁者又展開宣傳戰想栽贓美國。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新聞司司長華春瑩在推特上發文說,「將病毒稱為中國(中共)病毒是絕對錯誤和不合適的。」

然後中共又進了一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也在3月12日發佈推文:「可能是美軍將這一流行病帶到了武漢。要透明!公開你的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順便說一下,Twitter在中國被中共禁止了。

作最後一點聲明,支持中共撒謊的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曾讚揚中共對疫情的處理。

即使被指控在埃塞俄比亞擔任衛生部長時掩蓋了三種不同的霍亂流行,譚德塞還是在中共的支持下取得了這份WHO總幹事的工作。這提醒我們,中共的獨裁統治與其腐敗的行為和騙人的謊言還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