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翰

在中共黨史中,將1927年5月21日發生在南京的「馬日事變」描述為「反革命政變」,稱是「武漢汪精衛集團準備與南京蔣介石集團合流的信號」,因為該事變導致中共黨員、國民黨左派及工農群眾百餘人被殺,中共組織的總工會以及農民自衛軍武裝被解除,而且此後一段時間內,國民黨右派繼續抓捕、屠殺中共黨員,被中共反覆頌揚的那個「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的黨員夏明翰就死於1928年。

一個根本問題是:是甚麼原因導致國民黨右派「分共」、「清共」?為何夏明翰等人被殺?中共到底做了甚麼事情惹惱了國民黨在黨史中卻一直語焉不詳。也許,當我們將前因後果展現在讀者面前時,讀者就會有了自己的判斷。

夏明翰誤入歧途

1900年,夏明翰出生在湖北一個豪紳家庭,12歲時隨全家遷居湖南。17歲時,他違背祖父心願報考新式學校,之後在衡陽參加學生運動。

20歲時,夏明翰結識了毛澤東,成為毛創辦的湖南自修大學的第一批學員,次年,經毛與何叔衡介紹,加入中共,後成為中共在湖南的主要負責人之一和毛的重要助手、秘書,曾任湖南省委組織部長、農民部長和長沙地委書記,極力主張武裝農民。期間,他還將自己的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拉入了中共的隊伍,發動農民。

湖南衡陽縣夏明翰的故居。(網絡圖片)
湖南衡陽縣夏明翰的故居。(網絡圖片)

1926年,由毛做媒,夏明翰與鄭家鈞結婚,其後,二人與毛夫婦同住一個院子中。夏明翰與毛的關係顯然不一般。

國民黨緣何「清黨」

1921年中共建立,在建黨之初,中國人中信仰三民主義和國民黨的人多,而很少有人相信共產主義和共產黨。如何讓中共在短時間發展起來,並在中國建立共產主義政權,成為蘇共當時要務。

蘇共遂根據自身「背叛與奪權」的經驗,指使中共加入國民黨,「借國民黨的軀殼,以發展自身的組織」。

中共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後,卻沒有遵循孫中山提出的「應該服從紀律,不應該公開批評國民黨」的要求,而是不斷發展自己,並攫取了國民黨宣傳、組織部門以及黃埔軍校的領導權,同時製造國民黨內部的左派和右派之分,即以「親俄親共」和「遠俄反共」為劃分界限,開始了左派對右派的反對和鬥爭,將不親俄親共的國民黨人罵成了「反革命派」,直至將他們開除出黨。

1926年1月,國民黨「二大」召開,中共的奪權計劃在此次會議上得以完全實現。國民黨中央各部部長中,中共黨員占了大多數,國民黨中央的重要領導職務幾乎全部被共產黨所占據,國民黨各級地方組織幾乎全部為「代國民黨建立黨部」的共產黨所把持。

此時,孫中山提出的三民主義已經無人問津。同樣,蔣介石在國民黨「二大」上提出的北伐建議,遭到了全體蘇俄顧問和中共的反對,中共更在廣州市區到處散發傳單,廣貼標語,公開反對國民黨北伐,並散佈流言,首指主張北伐的蔣介石為「新軍閥」。

中共對國民黨的侵蝕引起了國民黨內包括蔣介石在內的有識之士的不滿。為了限制中共在國民黨內的擴張,蔣介石於3月下旬利用「中山艦事件」提出了整理黨務,收回了一部分黨權,並決定北伐。

就在北伐軍不斷取得勝利的同時,一方面,蘇俄和中共利用廣州國民政府遷都武漢、而蔣介石又駐節南昌的機會,一手導演了一場由中共和國民黨親俄親共派共同發動的政變,免去了蔣介石的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等職務,重新奪取國民黨的領導權。

另一方面,則在北伐地區發動農民運動和土地革命,其目的是通過煽動農民造反,以造成發動中國共產革命的基礎,並阻撓北伐。在湖南、湖北兩省出現的紅色恐怖最為嚴酷,而主導這些紅色恐怖的就是毛和夏明翰等人。

湖南湖北紅色恐怖

由毛澤東領導建立的湖南各級農民協會號稱有518萬人,協會不僅形同各級政府,有權有槍,而且自設公堂刑獄,動輒批判鬥爭,隨意逮捕殺人。

中共領導人李立三的父親即為農民協會所槍決,而北伐軍中許多出身於小地主的湖南籍中、下級軍官和士兵,其家人未能逃出者,亦多被批判、鬥爭、關押或捕殺,財產被沒收。

而夏明翰則受命領導了長沙人力車工人的罷工、組織暴動力量奪取政府團防局槍支、參與領導武漢暴動、組織宣傳秋收暴動等。

中共所為將正與軍閥作戰的國民黨將士和湖南士紳逼上了反共之路。如國民黨軍人熊震在衛戍長沙時,表現很左,及到郴州,聽說其岳父被捉了遊鄉,勃然大怒,而開始極端的反共。

國民黨元老、同情共產黨的譚延凱也因女婿(長沙大資本家之孫)受到農會勒索而不得不發電報向共產黨說情。殺死楊開慧並發動「四一二」政變的國民黨第三十五軍軍長何鍵的家則被抄,父親被遊街。

而最讓國民黨震驚的是湖南大知識分子葉德輝的被殺,他只不過寫了一副諷刺農會的對聯,即被中共以「封建餘孽豪紳領袖」的罪名公開處決,這導致湖南士紳紛紛加入反共行列。

在武漢情況也差不多如此,由中共發動的武漢工人運動,「不僅隨意罷工,隨意要求增加工資,而且自組法庭監獄,隨便捕人施刑,動輒檢查火車輪船,隨便斷絕交通,隨意沒收分配工廠店鋪的現象,更是隨時可見……在北伐軍占領武漢後的兩個月中,工人、店員罷工可考者達三十六次之多……頻繁的罷工,不僅加劇了勞資糾紛,而且為武漢國民政府帶來了重重困難。」

夏明翰被殺

中共的暴虐讓不僅讓堅決反共的國民黨人,也讓那些曾經糊塗的國民黨人和軍閥清醒地意識到了共產主義的危害,從而選擇了分共、反共之路。

1927年5月21日,駐守武漢的國民黨軍官許克祥率軍隊襲擊了省總工會等中共機關、團體,解除了工人糾察隊和釋放了所有在押的土豪劣紳,並屠殺了中共黨員和暴動群眾百餘人。因21日的電報代日韻目是「馬」字,故稱這次事變為「馬日事變」。

而領導了武漢暴動的夏明翰在1928年2月於漢口被捕,3月被殺,時年28歲。臨死前夏明翰留下了「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殺了夏明翰,還有後來人」的詩句。只是夏明翰若活到今日,看到他所為之奮鬥的中共政權如此殘忍、如此禍國殃民,是否會長嘆一聲:自己上了個大當?!

簡評

無論是「馬日事變」還是夏明翰被殺,都是緣於中共的一系列暴行。當中共在咒罵著國民黨「反動派」、讚美著手上沾滿鮮血的所謂「革命烈士」時,中共是否有膽量也將自己的血腥曬一曬呢?是否有膽量將「烈士」被害的原因公諸於眾呢?

從中共迄今為止竭力隱瞞真相來看,中共是一點膽量也沒有的,因為當所有人瞭解了真相的那一天,就是其壽終正寢之日。(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