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英文推特(Twitter)上,CCP Virus(中共病毒)、CCP is terrorist(中共是恐怖份子)、china pay for(中共得賠償)等成了熱搜詞。

用一個黨派命名一個病毒,在人類歷史上還是第一次。一般慣例是用疾病的發源地來冠名,如非洲豬瘟、德國麻疹、西班牙流感、日本腦炎、伊波拉病毒、香港腳等。

最早外界稱來源於中國大陸的新型冠狀病毒為「武漢病毒」、「武漢肺炎」,不過,中共串通世界衛生組織(WHO),不斷給病毒取用新名字,開始是2019-nCoV,後來又變成COVID-19。然而世界各地很多民眾仍用中文名「武漢病毒」。

這就惹惱了中共,一再強調要稱之為「新冠病毒」,不要叫「武漢病毒」,中共外交部和上千萬網絡水軍,甚至到處留言,強制要求人們改稱謂。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忽然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指控病毒其實由美軍帶入中國大陸,這令美國議員很氣憤,認為應該稱為「Chinese Virus」來正本清源,不久,美國總統特朗普也在推文中將之稱作「Chinese Virus」(中國病毒)。

在英語裏,Chinese可解「華人」或「中國的」。特朗普多次表示,他將瘟疫稱作中國病毒(Chinese virus),是想強調這個瘟疫確實來自中國,這明顯是在回擊中共。

3月20日,在白宮請願網站上,署名「X.L.」網民發起「讓我們開始將新型冠狀病毒稱為中共(CCP)病毒」的聯署。請願書寫到,特朗普將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源歸因於中國是正確的,不過,更仔細地觀察,其實是中國執政的共產黨(CCP)使中國人民,乃至整個世界都感到不適,造成這種公共衛生災難的是中國共產黨的極權主義性質和殘酷的不誠實行為。因此,應將新冠病毒稱為「CCP病毒」,以準確反映其起源。讓我們從查明遭受苦難的根本原因開始,「讓我們開始將新型冠狀病毒稱為中共(CCP)病毒」。

不到一周就有2.3萬人簽名支持有關聯署。

有人留言說,稱呼「中共病毒」不涉歧視華裔,十分適當。

也有人說,如果當初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沒有宣傳病毒是由美軍帶到中國的假消息,便不會有特朗普使用「中國病毒」稱號,先撩者賤,怪得了誰?

本港一幅中共病毒街頭藝術畫作。(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本港一幅中共病毒街頭藝術畫作。(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47萬確診 要求「中共得賠償」

截止3月25日,全球已有47萬人被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2.1萬人失去生命。不但在美國出現了起訴中共的法律案件,在推特上,人們也紛紛要求「Made China Pay, China Pay For」(中共得賠償),要求中共要為其罪行承受代價。

有推友說:「病毒於(去年)11月17日起源於武漢,中共12月31日才內部宣佈。在此期間,有500萬中國人前往全球影響國家。與印度在2018年發現後立即宣佈的尼帕病毒相比,為甚麼不能將其稱為中國病毒?中國為甚麼不支付費用?」

推友@LisaSSmiley說:「把冠狀病毒稱為『中國病毒』不是種族主義,我是中國人。實際上,隨著中共繼續推卸責備和散佈陰謀論,這正是我們所需要的。中國撒謊,人民死亡,它必須付出代價。」◇

香港著名媒體人陳翔3月9日在《從「武漢病毒」看「中共病毒」》一文中分析指,中共在處理「武漢肺炎」有幾個特點:

第一,在初發階段中共以「造謠」為由「依法處理」了八名醫務界的「吹哨者」,從而錯過了最佳的防控機會,使得肺炎有可能廣泛傳播。

第二,中共在明知疫情已很嚴重之後,仍繼續隱瞞真相。中共從1月3日起就每天向美國通報疫情,但對自己老百姓卻是1月20日。

第三,到了疫情再無法隱瞞時,則盡量虛報實際的嚴重性。例如,官方1月26日首次公佈的數字是:全國確診病例2,031宗,死亡56例。但「騰訊新聞」同一天公佈的數字是:全國確診:15,701,死亡人數:2,577。

第四,到了疫情失控時,就啟動「人民戰爭」的動員機制。

第五,諉過於人。中共嫁禍美國,這已經幾乎成為中共的「標準行動程序」(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

陳翔還說,「中共病毒」有四個特點:

一,為了維護黨的形象,要把一切負面消極的事情盡可能掃落地氈底(這是最初隱瞞的原因);

二,為了維護黨的執政地位,把所有消極負面的事情動不動就當成是危害國家安全的東西而必須鎮壓下去(這是虛報實際嚴重程度的原因);

三,為了避免黨的利益受損,必須動用各種手段鎮壓下去,而不必理會由此而造成的對人民群眾利益的傷害;

四,為了化解群眾對中共的不滿,中共把輿論導向美國身上,不惜捏造事實把疫情的發生歸咎到美國對華進行生化戰攻擊這個虛假論述。

「中共病毒」──若任由它擴散,則對世界帶來很大傷害。